86.第86章 晚飯1
一回到家,冬至放下手里的東西後,就拿了桶去提水.提了一桶水回來後,她先將豬肝洗乾淨後,將新鮮豬肝放到裝有清水的桶里,浸泡出豬肝內的血水.

處理完豬肝,就要開始最麻煩的大腸處理了.大腸吃著好吃,可要洗起來,那也是相當麻煩的.

冬至拿了木盆,將那副豬大腸放到木盆里,拿了鹽,面粉和筷子,還有菜刀就去了水塘.

豬大腸在家里不好洗乾淨,只能到這水塘里洗才好洗.這個時候剛過正午,不是農忙,大家都在家里歇息,這水塘邊沒人.冬至找了一個好點的位子蹲下來,開始清洗大腸.

她先用倒刮去肥腸外面的肥油,去淨肥油後,用水灌一次大腸初步清洗乾淨大腸內部的髒東西.然後用筷子根筷子,從腸子開口處把外皮往里推,把腸子內部翻到外部.然後將面粉和鹽倒到盆里,再加了些水,使勁反複搓洗豬大腸,直搓到有大量膠液產生後,她才停下了下來.經過這麼一會兒,她兩只手臂已經酸了.甩了甩手,她將盆里的大腸拿出來,丟到水塘里,然後用清水沖洗乾淨,再將盆拿到水中蕩了下,將清洗過的大腸放進盆里,再將菜刀和筷子放到盆里,端了盆,就往水井放下走去.

到了井旁,冬至用井邊的一個水桶打了水上來,倒到盆里,再次將大腸搓洗了一番,然後將盆端到遠處,倒掉盆中的水,再來井邊,繼續提水洗.這麼反複五六次後,她才作罷.這個時候,她已經直不起腰了.這年頭,用水還真不是件輕松的事兒.

洗完後,她才端了盆回家.回到家,她將水桶里的水倒掉,再提了裝有豬肝的桶到井邊,打了水倒入桶里後,再將桶提回來.

這麼來回折騰了一番後,冬至累得坐到椅子上起不了身了.

"冬至啊,你這是來回折騰啥呢?"見冬至累成這個樣子,柳氏心疼地責備道.

"娘,咱們家買個水缸吧,還有桶也得買兩個,還有木盆,咱們家得買個小木盆了.這大木盆,真重,我差點都端不起來."冬至坐下來歇了會兒後,對柳氏提了建議.

"是該買這些了,沒這些不方便,回頭讓你爹去買."這些日子,家里就一個洗澡用的大木盆和一個水桶,很是麻煩.之前是沒錢,能省就省,如今手里有些錢了,這些不能少的,也是得買了.

一回來,李小柱就去地里了,二郎和三郎又去了李大夫家,家里就只有冬至和柳氏兩個人了.

冬至坐著歇了會兒,又去幫豬肝換了次水後,拿了菜刀去切豬大腸.她將大腸切成一指長,放入小竹兜里,再繼續切.等切完,她又拿了邊角肉和豬骨頭去洗,等洗乾淨後,將豬骨頭剁碎了,拿到鍋里,加了水,點了火加柴燒起來.

等水開後,再煮了一會兒,將骨頭撈出來,舀出鍋里的水,再加了水,放入骨頭和切好了的姜之類的,煮了幾分鍾後,再將骨頭丟下去,用大火燉.

弄好這些,她繼續切邊角肉.等將邊角肉切好後,放到碗里.做完這些,她加了幾塊柴後,才回到位子上,繼續坐著歇息.

屋子里面太黑了,所以柳氏一般都是坐在外面繡帕子.她坐在外面,冬至自然也陪著坐在她旁邊.

"冬至,你年紀也不小了,得開始學著刺繡了.過幾年要開始說親了,到時候連女紅都不會,可就不好說婆家了."柳氏繡著帕子,找冬至閑聊著.


說親?自己這才幾歲啊?這要在現代,自己小學還沒畢業呢!

"娘,您咋又說這個了?我這嫁早了您舍得?我看您和爹還是多養我幾年吧.立春姐在我前頭,伯娘都不急,你急啥啊?"冬至無奈地應道.

柳氏將線拿到嘴邊,咬斷後,換了線繼續手上的動作,"你伯娘是想著等你大郎哥考上功名了,再給立春說個好親.你啊,也別不上心,這村里像你這般大的姑娘,都能置辦一家子的衣裳了,你也得早做打算,今日沒事兒,咱們開始吧."

"娘,過幾日吧,今日我還得做晚飯呢,你看這些豬下水,特難伺候,我一會兒還得去折騰它們,要是我挨了針線,一會兒不得全是味兒啊?"冬至找了借口,應付過去後,眼睛往灶上看去,那鍋蓋上已經有白氣了.她起身,過去揭開鍋蓋,里面的湯已經沸騰了.

蓋上鍋蓋,蹲下後從灶眼里抽出幾根柴,就地熄滅了,那灶眼里的火瞬間變小了.

柳氏見冬至蹲在土灶旁邊,控制火候,她忍不住開口說道:"一頓晚飯,你看你折騰的,要是大家都像你這般,那每日就為著兩三頓飯,都不用干活了."

"娘,咱們一天到晚干活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一絲日三餐嗎?這吃得好些也是犒勞自己,再說咱們也不是天天這樣,偶爾折騰一下也不錯嘛."冬至轉過頭,笑著應道.

柳氏無奈,只得說道:"不曉得你哪來的這麼多歪理,這麼會說,娘如今都說不過你了."

"您這還不是讓著我?我說的這可都是有道理的,要是沒理也就站不住腳啊!"冬至笑嘻嘻地回道.

見灶眼里的火小了,冬至又往里面加了兩塊柴.這骨頭湯原本是要加醋的,結果她忘了買,如今也只好將就下了.

骨頭湯要熬的好喝,得用小火煲一個多時辰,火候不能太大,不然很容易燒干了.所以冬至就坐在旁邊,盯著灶眼里的火.

下午的時光很容易就過完了,冬至將湯熬好後,調了味,每人盛了一碗.柳市氏坐在一旁,提醒冬至給馬氏和冬芬送兩碗碗過去.冬至端了兩碗,送去主屋.

李大柱家在起房子,馬氏過去幫忙了,家里只有李冬芬一個人在.冬至送到北屋,端到李冬芬面前,對她說道:"今日我們去了鎮上買了些骨頭回來,燉了些骨頭湯,娘吩咐我送一些來給奶和小姑嘗嘗."

最近李冬芬都是在李大柱家吃的,每頓都有那麼幾筷子肉,她看了眼吃完清湯,滿臉的不屑."看來你們家日子過得不錯,還有錢買骨頭.你放下吧,等你奶回來我會告訴他她的."

李冬芬說完,冬至卻沒動.見狀,李冬芬開口問道.:"咋還不走?"

李冬至這才開口說道:"小姑,你去拿兩個個碗來將湯倒走,我還得把碗拿回去吃飯呢!你也知道,我家窮得只剩下五個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