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再賣萢脯3
這是個什麼狀況?這才這麼一會兒,人就走光了,那明日自己將萢脯送到哪里?

冬至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去找柳氏和李小柱他們.今日全賣光了,連簍子都賣出去了,她空著手走在街道上,格外的輕松.

"姑娘,您留步."正東張西望著,旁邊一人趕過來,攔住了她的腳步.冬至認出這人,真是那個沈墨軒旁邊的書童,之前還在她這兒買過萢脯.

冬至順勢停住了腳步,笑著朝他點了點頭,開口問道:"這位小哥有啥事?"

這是大街上,人來人往的,冬至也不怕他有什麼不良的居心.

"這位姑娘,上次你賣的那刺萢,我家老夫人很是喜歡,這之後聽王公子說他在你這兒買了萢脯,味道不錯,你還賣嗎?"那書童打扮的男子,笑得很是親切,莫名地讓人信任他.

"我明日還會來賣的,你到時候在學院外就可以買到的."冬至笑著應道.

那書童得到了答案,也不再糾纏,向冬至打了招呼後,轉身就朝著不遠處那頂寶藍色的轎子奔去.到了轎子旁,對著四個轎夫吩咐了句,轎子被抬起來,轉了個彎後,便不見了.

冬至收回目光,繼續往前走.今日的她心情是格外好,今日帶來的萢脯不僅全賣出去了,明日的都已經有人預定了.還有今日,她見識到了銀子.來到這個世上,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銀子,這怎麼能不讓她高興?

心情好了,時間過得也快了,就連路程都變短了,感覺不一會兒,她便來到了柳氏和三郎面前.

"娘,三郎,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帶來的萢脯全賣出去了,就連我的背簍都一塊兒賣出去了!今日還有人和我約好了,明日再拿來賣."一見到柳氏和三郎,冬至便迫不及待地分享了這個好消息.

"真的?"柳氏不敢置信地問道,這萢脯賣得貴她是知道的,今日冬至可是拿了不少過來賣,要是全賣出去了,那得賣多少個銅板吶!

見柳氏不相信,冬至湊到她耳邊,悄聲說道:"娘,您連自己閨女都不信?我身上現在可有一兩一錢銀子,是今日賣的和明日預定的."

柳氏聽到那個數字,震驚地盯著冬至,"多……多少?"

見柳氏這個表情,冬至抓住她的手,盯著她的眼睛,堅定地說道:"娘,就是您聽到的那個數字,我沒騙您."

她原本便沒打算著這萢脯能賣錢,直到上次冬至賣出去了,她心里才有些期待,今日冬至告訴她,竟然全賣出去了,而且還買了這麼多銀錢,她更是不敢相信.一兩銀子,她的嫁妝才二兩銀子,到如今,她手里都沒摸過銀子,乍一聽冬至的話,竟像是在做夢.家里共有五壇子萢脯,這連一壇子都沒賣完,要是將五壇子全賣出去了,得多少錢?

想到這里,她已經不敢想下去了.

"冬至,冬至,這在大街上,你……你可別拿出來!"柳氏想到冬至說的她身上的銀子,趕緊提醒冬至.財不露白,這要是冬至拿出來了,被人瞧見了,保不齊就被小偷盯上了.

"娘,我知曉的,不會分不清輕重的."聽到柳氏的吩咐,冬至笑著點頭應道.

等母女兩商量完了,一旁一直安靜的三郎這才湊過來,拉了拉冬至的衣袖,輕聲問道:"姐,你到底賣了多少個銅板?"

見他那濕漉漉的小眼神,再搭配上他那稚嫩的小臉,竟是讓冬至有種捏他小臉的沖動.這個時候的三郎,多像一個要肉骨頭吃的小狗啊!不過這麼想,好像與她姐姐的身份不符,所以冬至壓制下了想伸手的沖動,湊到三郎耳邊說了一個數,三郎瞬間笑眯了眼.

這個三郎,就是這種時候格外可愛.雖說心里彎彎道道的多,可到底年紀小,不自覺就會露出這些可愛的小表情.

"你這簸箕多少錢一個?"三人正高興,一個中年男子站在柳氏面前,指著摞著的簸箕,開口問道.

柳氏見有客人了,立馬招呼客人去了,冬至和三郎小聲地在一旁說著話.

"三郎,要是姐能將家里的萢脯全按今日的價錢賣出去,姐明年就勸爹娘,讓你去華岳學院讀書!不過這華岳學院收學生一向嚴格,不好考進去,不少人都二三十了,還在參加華岳學院的入學考試.你這才識字,姐姐怕你考不上,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讀書,就是考不上華岳學院,也能考其他的學院."冬至小聲地和三郎說完她從王貴那兒打聽到的關于華岳學院的事兒後,對三郎說了這番話.

三郎聽了這話,沒有冬至想象的高興.他沉默了會兒,這才開口說道:"姐,咱家如今沒這能力,我跟著子睿哥念書也挺好的.子睿哥就是自己看的醫書,還去鎮上醫館學習,他能這樣,我也能的."

"子睿哥哪兒是自學?李爺爺不是從小就教他嗎?他還要去鎮上醫館學習,那些大夫也是會指點他的.讀書就得有良師指導,才不至于眼界狹窄.咱們家現如今是沒這個實力,所以姐的意思就是掙到錢之後再說,你要做好准備."冬至是真想送三郎去華岳學院讀書,奈何如今沒有能力.她可不想浪費三郎如此高的智商,這三郎要是真的往後在家種田,那就太可惜了.她是沒看出來三郎有要考科舉的打算,所以今日才對她說出這麼一番話.就是如今沒去學堂,她也希望他能認真讀書,打好基礎.

見三郎沒說話,冬至繼續說道:"就是往後你沒進學堂,自己念書,要是將來能考個秀才,咱麼家也不用這麼被欺負了.三郎,就是再在困境中,咱們也得有好的期盼,這樣人才有心氣,咱們這叫人窮志不窮!"

"這個我懂的."聽了冬至的話,三郎咧開嘴,露出大大的笑容,應冬至.

這個時候的三郎,是如此純真.誰能想到,多年後,這個如今笑得燦爛的李三郎,會讓大越朝各個官員"聞風喪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