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82章 再賣萢脯2
"姑娘,我身上錢不夠,先買兩盒,你再等等我家少爺可以嗎?我家少爺在上課,一會兒他們就下學了,我到時候看看我家少爺身上有沒有帶這麼多銅板."王貴想來想去,這才想出這麼一個折中的辦法.

聽他這麼說,冬至自然明白他心里的想法.從背簍里拿出兩盒萢脯,遞給王貴,臉上帶著笑意,說道:"這樣也行,那你就先拿這兩盒,我這也得等到他們下學,等等你家少爺要是買,我就賣給他,要是他不買,我就賣給別人了."

兩人商量好了,就站在一塊兒等下學.

"小姑娘,你咋每次都一個人過來,你爹娘呢?這年頭雖說還算太平,這拍花子還是不少的,你個丫頭可危險了."閑著沒事,王貴拉著冬至說話.

"我爹娘就在不遠處,我這兒賣完了就去找他們了,不會有啥事兒的."冬至應了,隨即想到這王貴長期在這學院外,應該會了解些學院的情況,便起了向他打聽的心思.

"王小哥,這華岳學院是個啥情況?學生是不是要考試才能入學的?"

王貴為人好,聽到冬至問他,他向冬至詳細地講解了一番.

這華岳學院是鎮上最好的學院,里面上學的學生要麼天資聰穎,要麼家大業大,因此這華岳學院是鎮上大多數學子心心念念想進的地方.也由此,這學院對學生的要求也更高了.

學院每年七月會有一次招生考試,只要交十個銅板的報考費,便可以去參加考試,考得好的學子,可以入華岳學院.

如今已是十月中旬了,今年的考試也早就過了,只能等明年了.不過二郎和三郎才學習不久,要是今年就去考,能考上的可能很小,明年再考就能給他們更多的時間准備,到時候考上的可能性也大.這麼一想,也是好事.

兩人正聊著,學院的門打開了,里面的學子,往外面湧.雖說人多,冬至還是一眼就認出了王清源.就他那一身白衣,和那輕蔑不可一世的神情,就是在人群里,也是如此出眾,讓人一眼就能認出他.

王貴見自家少爺出來了,立馬迎了上去.

王貴彎著腰,對王清源說了什麼,王清源將目光轉移到冬至身上,見她站那兒,他帶著一幫子人,緩緩地向她這邊走來.

"聽說你這兒還有萢脯?那我全買了."王清源走到冬至面前,停住後,將手中合著的扇子敲著自己的手心,頭微微傾斜,對冬至說道.

就喜歡聽別人說"全買了"的冬至,心里一喜,報了價後將之前自己對王貴說的那番連著簍子一起賣的話再說了一次.

王清源自然不會在意這麼十幾文個銅板,所以冬至說完,他便示意身邊的王貴給錢.

王貴解開錢袋子,從里面拿出一兩銀子,遞給冬至,冬至沒接.她抬起頭,正視著王貴,開口說道:"王小哥,我沒錢找."

"既然沒有錢,那麼明天你再給我送."王清源"唰"地一下抖開自己的扇子,拿到自己胸前慢慢搖著,頭揚起,雙眼斜視著冬至.由于身高的差別,冬至只能看到他的兩個鼻孔,至于他高傲的眼神,她是完全看不到.

能這樣,冬至自然是願意的.他這話,就意味著自己已經多賣出了十幾盒.所以聽到他這話,冬至毫不猶豫地點了頭,答應了明日再送過來.

"我告訴你,明日午時前你得送過來,要是你敢不來,我就讓你知曉得罪王家的下場!"王清源冷哼一聲,威脅冬至.這王家,在團山鎮盤根已久,一般人還真不敢得罪,所以王清源也不怕冬至拿了錢跑了,畢竟找出冬至對于王家來說,不是多困難的事兒.

冬至應了,拿起背簍准備走,一頂寶藍色的轎子從她面前經過,隨著轎子的擺動,小窗上的窗簾擺開一道空隙,冬至無意中瞥見里面一名男子掩唇輕咳,即使是蒼白的臉色,也掩飾不了他的風采.

這人,正是她上次遇到的咳嗽小正太,當時她小聲調侃了一句,還被他聽到了.

"又是那個病癆,真晦氣!"一旁的王清源見冬至的目光投向他身後,他也跟著轉身看過去,一眼便認出了這頂轎子.他一臉嫌棄,仿佛倒了大黴.

一旁的書童聽到自家公子這麼說,連忙湊過去小聲提醒道:"公子你小聲些,老爺可是交代過這沈公子咱們不能招惹,您這話要是讓老爺知道了,又得挨罰了!"

王清源聽到"老爺"二字,不自覺地縮了縮脖子,反應過來時,又覺著在丟人,隨即梗著脖子,吼道:"我又沒錯,那姓沈的就是個病癆,還不興人說?都病成這個摸樣了,還來學院,也不怕他自己豎著進去,橫著出來!"

"少……少爺,您小聲些,被人聽到了!"書童臉色一變,急急地勸說了句王清源.

"我為什麼要小聲?就他還能和我打一架不成?就是他敢我還不敢呢,要是我出拳重了點,他一命嗚呼了,我我還不得賠命?"王清源對于書童的勸說,嗤之以鼻.他早就看看這個沈墨軒不順眼了,之前他找沈墨軒麻煩,結果被無視了,他就憋了一肚子火.結果他爹知道了,揪著他的耳朵去沈家給那個沈墨軒賠禮,這口氣他咽不下去,沉寂了幾個月,今日終于借機發泄出來了.

王清源發火了,書童和一群小厮也不敢再勸了.他們跟著少爺的時日久了,也就摸清楚了自家少爺的性子,這種時候你要是不順著他,他就越帶勁,回頭再說出啥不好的話,那就更難收場了.

見大家都不說話了,王清源這才意識到自己都說了什麼.說的這些要是傳到爹耳朵里,那他……

越想心里越怕,不行,今日不能回家,不然就得挨大棒子了!

"轎子呢,趕緊過來,咱們去舅舅家!"王清源環顧四周一圈,嘴里急急地吩咐著.得趁爹還沒得到消息前趕緊溜,不然就大難臨頭了!

冬至站在一旁,就見著一群人慌慌張張,抬了王清源急急匆匆地逃走了,如同逃難.臨走,王清源還不忘吩咐小厮將萢脯帶走.

ps:各位小天使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