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81章 再賣萢脯
下午,冬至將一壇子萢脯拿出來,一一放在竹盒子里碼好,准備明日里拿去賣.二郎和三郎,則一起去了李大夫家,順帶帶了一些面粉過去.

自從上次去了李大夫家吃飯後,二郎和三郎時不時就要去李子睿那兒借書看.這一來二去,兩家人也走得越來越近.現如今,只要有空,二郎和三郎就要去李子睿那里請教問題,李子睿也樂得幫他們解答.慢慢的,二郎三郎已經改口,叫他子睿哥.

兩家走得近了,冬至才知道,原來李子睿不是想考科舉,而是想考太醫院.每年,太醫院都會舉行一次考試,選出最優秀的一人,錄入太醫院.在這之前,他們得先通過府試,得到府試前兩名的人,才能去京城的太醫院考試.可以說,這考太醫院比考科舉還難.所以知道李子睿有如此遠大的志向後,李家三個孩子對他肅然起敬.

自從李子睿開始指點二郎和三郎後,兩人進步神速,如今李小柱已經不怎麼教兩個孩子了.只有冬至一人,沒啥志向,沒有跟著二郎和三郎學習,所以還停留在認字階段.李小柱每每看到冬至現在不如二郎和三郎,他就忍不住搖頭,暗暗可惜她是個姑娘家,浪費如此好的資質.每每面對李小柱那惋惜的目光,冬至都暗自心虛.

冬至將萢脯都分裝好後,碼放在背簍里.做完這些後,她將之前挖的蚯蚓拿到太陽底下暴曬,曬干了之後,和著螞蚱給家里那唯一一只老母雞吃.與玉米粒相比,這只雞好像更愛吃螞蚱和曬干了的蚯蚓.這樣正好,還能省些玉米.家里收的玉米,大部分都磨了粉,只留了幾斤,等過年炒玉米粒吃.過年,家里沒有什麼吃的,這玉米粒算是為數不多的零嘴.

第二日一早,一家人吃了飯,收拾了一番,再將雞喂了之後,就去鎮上了.

這次,李小柱依舊背著他編的竹簍子和簸箕,其他人背著自己的背簍.柳氏背簍里,是自己繡好的帕子和繡花鞋,還有一些刺萢,冬至和二郎背著萢脯,三郎也背了幾盒刺萢.

到鎮上後,李小柱留下賣他的簍子,柳氏則帶著三個孩子去繡莊.到了繡莊,柳氏拿出自己這段時間繡好的帕子和鞋子,和老板商量價錢,三個孩子,則興奮地打量著四周.

這是冬至第二次來繡莊了,上次與李小柱一起來,還沒來得及看看,就走了.這次再來,柳氏細細地與掌櫃的說著帕子繡的好壞,自然花費更多的時間.這樣一來,她就有更多的時間打量四周了.

這繡莊牆壁上,掛著各種女式的衣裙,那細膩的面料,和精致的繡花,與冬至她們身上穿的粗布衣服完全不同,看這樣子就不便宜,應是供應給大家閨秀的.

四周衣服下面,幾扇精致的屏風,靜靜地立在那兒,等人來觀賞.

掌櫃的身後,是一整面牆的櫃子,櫃子分成一個個的小格子,格子里擺放著各色繡線.

柳氏和掌櫃的談完後,又挑了些繡線,這才結了錢,帶著幾個孩子出去.

等回到李小柱那兒後,柳氏和三郎留下來繼續賣簍子,李小柱,二郎和冬至,還是分散開,各自去賣萢脯和刺萢.

一路走來,竟是有不少在叫賣刺萢的.以前還只有他們一家子賣,現如今,賣的人竟然已經有這麼多了,這麼一來,刺萢就不好賣了.果然,大家都不是傻的,能換錢,他們就不會放過.

這麼一路走下來,冬至遇到了六七個賣刺萢的.她問了價,他們現在都是輪斤賣,一斤一文錢.她們那一盒子,也就一斤多不到兩斤,以前能賣五文,現如今,竟是降了這麼多.

不過這些,早就在冬至的預料之中了.所以見到這種情形,她也只是感慨他們速度快,其余的也就沒什麼了.

剛到學院門口,去了她之前總坐的樹下,還沒放下背簍,旁邊便有人叫她:"小姑娘,你總算來了,你今日帶萢脯了不?"

轉頭一看,是上次買她萢脯的那個少爺的小厮王貴.看他這期待的模樣,便知道他們家少爺愛吃萢脯了.不過,他每次看到她來賣東西,都表現得這麼急切,真的不怕她坐地起價嗎?

"這位客人,我今日帶了些過來,不曉得你要多少?"冬至回著話,將背簍解下後放到地上.

那王貴一聽有萢脯,雙眼一亮,"小姑娘,你這兒有多少,我全買了!"

冬至是最愛聽這句話的,這意味著她這萢脯好吃,能換錢.

"我這兒有十盒,你要是全要,得找個東西來裝."雖說心里高興,不過面上卻不動聲色.她可不想和這個王貴一樣,什麼都放在臉上.

王貴一聽說有十盒,更是高興,聽到冬至說要東西裝,他有些犯難了.他是隨自家少爺一起來上學的,去哪兒拿裝的東西?

見王貴為難了,冬至指了指自己的背簍,開口道:"要不你將我的背簍也一起買了?不過我這背簍里還有六盒刺萢,你要是願意,也一塊兒買了吧."

"你這背簍多少錢?"王貴也覺著買這背簍方便,不過這姑娘畢竟不是賣竹簍的,他也怕她獅子大開口.

"這背簍十文一個,這刺萢我也知曉如今的價錢,一文一盒,如果你要買,一共是五百一十六文,看你買得多,就給五百一十五文吧."冬至算後後,將價錢報了出來.

之前光顧著高興了,如今聽到這個價錢,王貴突然說不出話了.少爺的銀錢是在他身上,可少爺的錢袋子里多半是銀子,銅板也就一百多個.這銅板不夠,可要是給銀子,瞧這姑娘的模樣,也是找不開的,一時之間,他竟是拿不定主意了.再一想想,少爺雖說愛吃這萢脯,可保不定就如同刺萢一般,過段日子就有別家賣了,到那時,這萢脯價錢就降下來了,要是他買多了,那不就虧了?這麼一想,他就不敢全買了,畢竟,這五百多個銅板也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