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78章 曹氏到來3
冬至拿了一個竹簍子,跟著柳氏來到水塘邊,找了個石墩兒,放下木桶,蹲下去後將木桶里的小魚倒到竹簍子里,拿到水里上下左右得晃動簍子,將魚表面的泥土沖洗掉.

水塘邊,還有幾個婆子媳婦,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洗菜,也有的在洗床單,總之,五花八門.

第一次來水塘時,冬至看到這種情形,心里直吐槽:這麼一水塘水,又是洗菜又是洗衣服的,得有多髒?這還不得越洗越髒?這麼一來,還不如洗了.但是這里的人明顯與冬至的想法不同,大家家里有啥要洗的,都是往水塘跑.大家在這兒,可以邊洗邊說說東家長西家短的,好不開心.

不過在這兒洗衣服,大家說著東家長西家短的,也能打好關系.

此時柳氏,直接用手去鱗剖腮,然後將內髒掐出來.冬至蹲在她旁邊,拿了簍子里的魚,也開始處理起來.

邊清洗著手里的魚,柳氏邊加入了她們嘮嗑的隊伍.

村里人大多熱情,七嘴八舌的,和柳氏說著說著,就扯到了李大柱起屋子的事兒.

"小柱家的,你大哥家請了村子里的人起房子,咋不讓你們去幫忙吶?這起房子可是大事兒,你們這做兄弟的不去幫幫忙?"在洗被單的一個婆婆開口問道.

這婆婆冬至認識,是住李大夫家附近的劉二奶奶.

"二奶奶,我們大伯沒去我家說他起房子吶,我們這也不能自己上趕著要去幫忙啊.要真做了這事兒,知道的還說我們是想著去幫襯幫襯,不知道的怕是得誤會我們是想要大伯給我們開工錢."冬至接過劉二奶奶的話頭,說了這番話.

起房子是大事,村里能起房子的人家,就是有大能耐的.李大柱家開始打地基,村里就全知道了.要請村里人去幫著起新屋子,是要付工錢的,所以但凡家里要起新屋子,自己兄弟都是一起幫忙,不說給工錢,就是之後只請兄弟家吃頓飯,那兄弟也是會幫忙的.

除了那些老死不相往來的,一般人家都是兄弟齊上陣.李小柱和李大柱只有兄弟兩,在李家村那算是兄弟少的.在這種時候,兄弟感情應該是好的,這樣才能不被人欺負.可李大柱家就在李小柱家旁邊起新屋子,李小柱一家子竟是都沒去幫忙,這在村里也是個不小的話頭.今日說到這兒了,劉二奶奶就順著話頭問出口了.

"冬至,你胡說啥?"柳氏聽冬至這麼說,心里一驚,吼了冬至一句,見冬至不再說話了,這才笑著對劉二奶奶說道:"劉二嬸兒,小丫頭不懂事亂說話,您別往心里去.我大哥和大嫂是有能耐的,這起房子的事兒他們應付得過來,再說我娘也幫襯著,我們也就不瞎操心了."

說完狠狠瞪了冬至一眼,繼續處理簍子里的魚.

水塘邊的幾個婆婆媳婦這麼一聽,還有啥不明白的?大家互相使了眼神,笑著就將話題岔開了.柳氏見狀,也是長長地松了口氣.對于李大柱一家子,她心里是有氣的.這分家就不說了,這起屋子這麼大的事兒,他們竟是不告訴李小柱這個親兄弟一聲,這太說不過去了.可冬至這番話一說出口,要是被傳出去了,冬至是要壞名聲的.冬至年紀小,不懂這些,她這個當娘的,可不能讓人嚼舌根子.

等她們將魚洗完,提著回家的路上,柳氏開始訓冬至,讓她往後在外人面前別說些氣話,不然名聲就壞了云云.冬至只得點著頭,應著自己曉得了.

對于柳氏口中所謂的"名聲",冬至是一點也不在意.不過再借她一個膽子,她也不敢和柳氏說出她的想法.

回到屋子里,曹氏正和二郎三郎聊著家常,李小柱正在一旁陪坐著.

見母女倆回來了,曹氏起身要去幫忙做法.李小柱和二郎三郎拉住她,要她坐下歇著.曹氏能冷著臉訓斥柳氏和李小柱,卻狠不下心來冷著臉對幾個孩子.她坳不過二郎和三郎,只能無奈地坐了下來.

"桂花啊,我帶了面粉過來,你拿出來做給幾個孩子吃吧,就在那個藍色的布袋子里."曹氏坐下後,對柳氏說道.

"娘,您咋還帶面粉過來了?這您留著自己吃,干啥還拿給我們?"柳氏放下桶,進屋子去拿曹氏說的藍袋子.

"我那兒還有,一個人也吃不完,正好帶些幾個孩子嘗嘗.你們苦著就苦了,可別苦著我寶貝外孫了!"曹氏摟著三郎,笑得合不攏嘴.

冬至見曹氏笑得歡快,她也不自覺笑彎了嘴.這種感覺很奇怪,明明只能算陌生的老人,卻給她帶來溫暖,就像她二十一世紀的外婆一般,這種感覺真好!

"冬至啊,來外婆這兒,咱們幾個月沒見了,和外婆說說話,啊?"曹氏見冬至站在灶旁,她抽出一只手,對著冬至招了招,讓她到自己身邊來.

"外婆,今日冬至做飯給您吃,冬至做飯可好吃了,外婆一定要嘗嘗!"冬至笑著幾步跑到曹氏面前,說道.

聽到冬至的話,曹氏笑開了花,"好好好,外婆今日就嘗嘗冬至做的飯!"

曹氏臉上滿是褶皺,一看便是吃了苦頭的人.她比馬氏年紀大了五歲,看起來卻比馬氏老了十歲不止.此時一笑,臉上的褶皺撐開了,看著卻更是蒼老.

"你淨瞎說,你會做啥飯?也就會煮煮紅薯,做做玉米糊糊,娘還不知曉你?"拿了面粉出來的柳氏聽到冬至的話,無情地打擊了冬至一番.

聽柳氏這麼說,冬至可就不服氣了.雖說自己不能和那些大廚相比,可吃過自己做飯的人沒說不好吃的.來到這個世上後,家里一直都是煮紅薯,或者煮玉米糊糊,調料也就鹽巴,她也一直沒機會大顯身手,今日難得有些材料了,自己手癢了,可自己娘卻不相信自己.不過她也知道,自己身子原主人是不咋會做飯的,所以柳氏說的也沒錯.

"沒吃過豬肉,我也見過豬跑啊,娘,您咋能門縫里看你閨女呢?"冬至應道.

"那今日這頓飯就你做吧,我可是和你外婆等著吃啊!"柳氏見冬至那摸樣,笑著將手里的面粉遞給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