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去李大夫家
冬至回來後,拿了葫蘆瓢,在水桶里舀了瓢水,將手里的竹筍沖洗了一番,這才遞給旁邊等著的柳氏.

柳氏接過後,用菜刀將竹筍外面的皮都削乾淨了,再切成薄片,放到鍋里焯水去了澀味後,撈出來,將鍋里的水舀出來,再倒入油,將油燒好後再將筍子丟到鍋里翻炒,中途撒了些鹽巴下去,炒了會兒,熟了之後盛起來,放到兩個碗里裝著.

炒好後,放了紅薯到鍋里,加水煮.

柳氏手腳麻利,不一會兒,紅薯就煮好了.家里原本只有五個碗,如今有兩個碗裝了筍子,就只剩下三個碗了.

碗少了,就只能輪著吃飯.在李小柱的指示下,三個孩子先吃了碗紅薯,柳氏趁著這個空檔,又切了一根放在簸箕的一邊,這才將菜刀送回主屋.等兩個小的吃飽後,將碗洗乾淨了給李小柱和柳氏吃.二郎正是張身子的時候,飯量格外大.俗話說:半大小子,吃窮老子.如今二郎比李小柱還能吃,但是長期的營養不良,也導致他個子長得慢.

冬至和三郎雖然沒吃紅薯了,但沒放下筷子.這是分家以來第一次吃到煮干紅薯之外的東西,還是好吃的竹筍.今日柳氏還很大方地放了不少油炒,即使冬至有著成人的靈魂,也忍不住一直向筍子伸筷子.

"娘,這筍子真好吃,咱們往後去挖了筍子來炒著吃吧?"冬至一邊吃著筍子,一邊提議.

柳氏笑著搖了搖頭,"這東西吃油,油水重了才好吃,咱家可沒這些油來炒筍子.再說,咱家也沒把菜刀,咋切?今日是去借了你伯娘的菜刀,這往後總不能天天去借."

難怪前段日子娘沒去挖竹筍回來炒著吃,原來是這原因……

這真是沒錢寸步難行吶!想當年,自己也是各個公司爭著挖牆腳的工程師啊,收入雖說不能算很高,好歹衣食無憂,休息日還能去娛樂場所瀟灑一番.如今,竟是連把菜刀都買不起,說出來真是心酸.

這頓午飯,早早就吃了,由于今天炒了碗菜,有油水,一家子都吃得心滿意足.

吃完後,李小柱就開始擺弄竹子,還用借來的看到,削了三個扁擔出來,再慢慢加工.

柳氏則找來麻搓麻繩,冬至在一旁看得感興趣了,抓了幾根麻學著柳氏的樣子搓,可惜搓出來的松松垮垮,和柳氏的一對比,簡直不能看.這事兒,作為農家的姑娘,是得學會的,往後到了婆家,屋子里但凡要用到的繩子,都得她搓.以前是見她還小,手不會用巧勁,所以一直沒交她,如今她有興趣,柳氏自然是詳盡地教她怎麼搓麻繩.

"你先別拿那麼多麻,一只手三四根就可以了.先在開頭打個節,節打結實些.在把兩撮麻放在掌心,隔開些,同時搓這兩撮麻,讓它們自己扭自己,等搓緊了,它們就自己纏在一起了.這樣搓出來的麻繩,才結實."

柳氏一邊指點她,一邊向她示范.冬至原本手就挺靈活的,不一會兒,就學得像模像樣了.

見冬至掌握了要領,柳氏也不再多說什麼,她比了比長度,繼續編繩子.

這麻是從村里好幾家借來的,明日就要開始收玉米了,得抓緊時間將要用的麻繩都搓出來,今日就要做好簍子,明日收玉米時才能裝起來往家里搬.

李小柱將竹子都處理好後,進屋里拿了竹篾,開始編簍子.

二郎和三郎,這幾日都沒學寫字,有些都忘了,李小柱讓他們繼續學寫字.至于冬至,占著成人智商的便利,倒是沒忘.

柳氏搓好麻繩,就帶著冬至將屋子打掃了一遍.

這段日子家里忙忙亂亂,一直沒時間收拾,趁著今日有空,該歸整的歸整,該掃乾淨的掃乾淨.

前幾日,柳氏出去村口提水時,見別家丟了把掃帚,雖說用得只剩巴掌大小,她還是撿了回來.這總比沒有強,今日就正好用上.

母女二人將家里收拾乾淨,等著明日將玉米收回來就有地兒放了.

休息了會兒,柳氏就帶了兩根竹筍,和冬至先往李大夫家去了.

李家村是個大村兒,冬至家住村口,李大夫家住村中,走過去也有一段距離.

李大夫家是石頭屋子,雖說時間久遠了些,比村里大部分人家的泥瓦房還是好了不少的.屋子外面用石頭圍了一個大院子,院牆是到成人胸口高,院門是厚實的木門,不同與別家大白天的不關門,他家院門是緊閉的.

"李大夫在家嗎?"柳氏敲了幾下門,提起嗓子朝院子里面喊了聲.

"來了!"柳氏聲音一落,李子睿答應了一聲,就匆匆從屋子里出來開門.

門一開,柳氏便笑著開口解釋:"子睿啊,你爺爺還得你照顧著,你又要客氣,要請我們一家子來吃飯,嬸兒怕你一個人忙不過來,就以前過來搭把手."

"嬸兒,這哪要你來幫忙的?你和爺爺說說話解解悶兒,我正在廚房做著呢."

說完,李子睿側過身子,請柳氏和冬至進屋子.

一進院子,冬至就發現李大夫家與別家不一樣.別家的院子中的都是菜,這李大夫家院子里種的應該是草藥.難怪要關著院門,這麼多草藥,要是被村里的雞鴨不小心啄了,還不得心痛死?雖說村里養的雞鴨不吃家里種的菜,可這草藥就不一定了.

"跟嬸兒還窮講究,你這一個人得忙到啥時候?你爺爺那兒,讓冬至去陪著說說話,嬸兒幫你一會兒就把飯做好,吃完就早些休息,這些日子你一個孩子也苦著了.你帶冬至去找你爺爺,我自個兒去你家廚房."柳氏說完,轉過頭,對冬至說道:"你去和李爺爺說說話,他一個人坐屋子里悶."

得了柳氏的命令,一直乖乖跟在一旁不說話的冬至,繞過柳氏,跑到李子睿身旁,拉住他的衣袖,"子睿哥,你帶我去看看李爺爺吧,我娘說了,要我給李爺爺解悶兒!"

那理直氣壯的模樣,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只是個十歲的小姑娘.

ps:謝謝路漫漫童鞋的提醒,文已經修改過了.原諒左左是個做飯白癡,啥都不會……

不過費油是相對來說的,對于現在的李家來說,菜一般都是煮的,用炒確實很費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