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制果脯6
冬至向李小柱投入了詢問的目光,娘的態度堅決,這事就得由爹決定了.

李小柱看向柳氏,正好看到她那堅定的目光.知道這次他攔不住,況且她身子也差不多好了了,她要幫忙就讓她幫忙吧.況且幾個孩子也忙不完.這麼一考慮,李小柱開口對冬至說道:"就聽你娘的,讓你娘幫你吧."

老爹開口了,冬至自然是乖乖聽話了.

"爹娘,咱們還是先吃飯吧,吃完了再來做吧?"見大家都躍躍欲試,冬至提醒道.

到現在,他們還沒吃飯,可能是太興奮了,他們竟然毫不感覺,也就只有她一個人還記掛著晚飯沒吃.

"對對對,我先去做飯."經過冬至的提醒,柳氏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沒做飯.她放下筷子,幾步走到屋內,去拿干紅薯,煮晚飯.

等柳氏將紅薯煮好了,大家圍在一起吃了飯,柳氏和冬至便開始將刺萢倒到盆里,然後倒了清水在盆里,將刺萢表面的灰塵洗掉.

李小柱去李小山家借了挑水的桶和扁擔,到井邊去挑水,給冬至和柳氏准備充足的水用.二郎和三郎負責將堆在屋子角落的刺萢,用背簍背到冬至和柳氏面前.

這幾日背了不少刺萢,家里又只有一個木盆,一次弄不完,至少得弄三次.等刺萢將盆堆了一半之後,兩人不再搬了,直接蹲下來,幫冬至和柳氏一起洗刺萢.

洗好後,柳氏和李小柱一起,將木盆推起來,將里面的水倒了,二郎和三郎幫著冬至再用木桶化了草木灰水,倒到木盆里,等盆里裝滿了草木灰水後,他們都不再往里面倒水了.

"好了,咱們今日可以歇息了,這得泡一個晚上才行的."做完這些,冬至站起身,對幾人說到.

這次泡的刺萢比上次多了不少,雖說全家出動,那也花了不少時間,畢竟是吃食,自然得弄仔細.

上次冬至做這些,他們也都看過了,冬至一開口,他們便找了凳子坐下來歇一會兒.

"你們先歇會兒,我去把這水桶還給小山哥,他明日還得跳水."李小柱說著,挑起地上的空桶,就要往外走.

見他要走,柳氏叫住了他:"他爹,你帶些萢脯給小山哥家的幾個娃把,這老麻煩他們,也怪不好的."

"娘,這不行!如今這萢脯是咱們家最重要的秘密,誰都不能說!要還人情,咱們就去別家買些雞蛋給他們家送去."一聽柳氏說要往外送萢脯,冬至立馬反對.

柳氏一驚,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她是覺著老這麼麻煩李小山一家子不好,得哪些東西去還人情.可這家里除了這萢脯外,也沒別的能拿出手的,所以一時就說要將萢脯那過去的話.經過冬至這麼一提醒,她瞬間回過神了.

"咱們過幾日在村里買些雞蛋再給小山哥送去吧,他們家也不是計較的,沒啥."李小柱說完,挑著兩個空桶,往李小山家去了.

"冬至啊,雖說咱們這刺萢不能讓外人知道,可咱們畢竟是在村兒里生活,該有的人情世故都是要有的.咱們對人,得和善些.你這性子,有些強硬了,姑娘家,還是得柔和些."

自從冬至醒來後,性情大變,比之前的性子要硬了不少.她看到這種變化,心里也是高興的.可最近,冬至的性子未免太強硬了些,都快不近人情了.她想說說冬至,一直沒找到機會,今日趁著這個時候,趕緊開口.

她也知道冬至這樣都是為了這個家,是她這個娘沒本事,才讓她幾個孩子都受了這些罪.可姑娘家,這麼硬的性子,往後是要吃虧的.

性子軟了不好,受人欺負,可要是太硬了,那也不好.性子太硬了,男人就不知道疼人了.

"娘,我知曉了.人情世故咱們要顧及,我也沒說要和村兒里的人都不來往.只是咱們得分清楚該咋走.這要是咱家如今不愁吃喝,又沒人找麻煩,就是告訴他們刺萢是能換錢的,我也不介意.可如今家里的情況,不許咱們這麼干.這要是他們來學做萢脯的法子,你教不教?"

柳氏一向與人為善,她說的話,有她的道理在.可這套法則,並不能讓全家過得更好.她不反對與村里人關系好,互相送人情.可這人情,也得看咋送.既然村里人都用雞蛋之類的東西來送禮,她們照辦就是了.等往後他們家有實力了,那時候就可以幫扶別家.至于現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對不起,她只能自私了.

被冬至的問題問的啞口無言,柳氏嘴巴開開合合好幾次,都說不出話來.就是她待人再友善,可要是將這說出去了,往後別人來問,她咋辦?

雖說這萢脯還沒拿出去賣,可這味道好,他們心里都知道能賣出去,只要比點心鋪子里的點心便宜,應該是有人買的.

她要是不教別人,別人心里會咋想?往後他們在村里恐怕就住不下去了.要是教了,她家就起不來……

"是娘糊塗了,冬至說得對."柳氏扯出一個勉強的笑,說道.

"娘,您太心軟了,我性子硬些,咱們母女不是正好嗎?"冬至一把抱住柳氏的腰,撒嬌.

自己雖然希望柳氏不要這麼好欺負,可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變的.要是她執意要柳氏按照她的想法來處理人際關系,想來柳氏是會痛苦的,她可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既然柳氏是好人,那壞人就由她來當吧.

"這傻丫頭,胡說啥?"柳氏被冬至逗笑了,她用食指點了點冬至的額頭,輕笑道.

"娘,別人對咱好,咱就對人家好;人家對咱們不好的,咱們也不用給他們好臉色!"在柳氏和冬至說話的空隙,二郎插了句嘴.

打從心底里,二郎是贊同冬至的.人善被人欺,這是他從小到大被家里的環境教會的道理.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他還是站在冬至這邊.

"你們也沒錯,好了,娘也不說啥了,往後你們別成那忘恩負義的人就成了."柳氏感歎一聲.

"娘,不會的."冬至和二郎異口同聲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