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61章 制果脯5
這幾日,三個孩子一直在山上摘刺萢,李小柱則下地了,而柳氏,除了將家里的活都包了之外,還得給幾個孩子被山上樹枝刮破了的衣服縫縫補補.除此之外,她還有繡帕子賣錢.

冬至之前沒做過這類果脯,所以她自己沒啥信心.這幾日一直都是在實驗第一日摘下山的刺萢.為了刺萢摘回來後方便保存,他們摘的都是那些還沒完全成熟的,這樣便可以多放一段時日.

這日晚上,冬至從壇子里拿出加工了好幾次的刺萢,配制濃度為60/左右的新鮮糖液,待糖液煮沸後再下刺萢,用中火煮制1小時左右.煮制的過程中,冬至還加了一些油進去,去雜質.等糖達到合適的濃度時,起鍋.待稍冷後上糖衣,再經冷卻,便是制作完成了.

冬至手腳麻利地將這一切做完,拿起筷子,夾起一塊塞進嘴里.味道不錯,至少比她預料的要好很多.刺萢原本有的澀味,在制作的過程中全被除去了,留下了酸甜的味道.

"冬至,咋樣?"

"姐,好吃嗎?"

李小柱,柳氏,二郎和三郎忍不住,同時問出了他們心中的問題.

這冬至折騰了好幾日,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你們都嘗嘗吧"冬至吃完,對盯著她的四人說道.

看她面無表情,他們心里猜測是失敗了.

"冬至啊,不想咱們再試試.這不是才第一次嘛,不行也是常事,冬至啊,咱不放心上,啊?"柳氏拉住冬至那只垂在身側的手,安慰冬至.那眼神,全是鼓勵.

冬至見他們的樣子便知道他們是領會錯了她的意思了,自己娘還對著自己說了這番安慰的話,心里好笑的同時也一陣窩心.

"娘,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讓你們也嘗嘗,看味道咋樣.要是味道不好,我再看看能不能再做好吃些.娘,你閨女是這麼扛不住打擊的人嘛?"冬至反手握住柳氏的手,解釋道.

聽她這麼說,柳氏才放心.

眾人拿起筷子,夾了塊果脯,放鼻子下聞了聞,糖的香味竄如鼻中,刺激地嗅覺.放入嘴里,卻並沒有想像中的甜,吃著不膩人.那甜味里帶著一絲酸味,刺激著口水不斷分泌,二郎和三郎忍不住一口吞下,吞完,又覺得丟人,兩張小臉全紅了.

"這味道好!"李小柱率先開口,肯定地說道.

在這村里,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窮的人家連飯都吃不飽,就是寬裕些的人家,也是很少吃這些吃食的,李小柱到這個年紀了,連糖都沒吃過幾次,更不用說是這種點心類的果脯了.這種果脯他還是第一次見,這個時代也沒有這類東西,點心店里,除了各種糕點,剩下用水果制作的干果也就只有酸梅了.

"這個好吃,姐,咱們把屋里的刺萢都做成這種干果吧.咱們做好多好多,拿去賣,一定能掙好多錢!"三郎扯著冬至的衣擺,激動地說道.

柳氏吃了,也是連連點頭,"冬至,你做的這干果,比點心鋪子里的酸梅還好吃!"

柳氏懷二郎的時候,吃啥吐啥,最後連一點飯菜的味兒都聞不得.柳氏的母親曹氏,心疼自己的小閨女,就用自己的私房錢去點心鋪里買了半斤酸梅給柳氏.柳氏吃著酸梅,胃口才好些.這點心鋪子里的酸梅,都是酸的,給沒胃口的人吃的.除了愛吃酸的的人外,一般人是受不了那個酸味兒的.

不過這酸梅,在當時啥都吃不下的柳氏眼中,那是最好吃的東西了.今日吃了這刺萢的果脯後,再與之前吃的酸梅一對比,竟是沒有冬至做的干果好吃!

"冬至,這好吃,咱們趕緊接著做吧,再不抓緊,那山上的刺萢就都沒了!"柳氏話音一落,二郎便急切地開口了.

李小柱和柳氏對冬至是不抱多少希望的,畢竟是冬至的猜想,而三郎,年紀還小,只是單純地希望自己姐姐能做出她想做的干果,然後拿去換錢,沒有其余的想法.而二郎不同,他已經明白,只有他家日子好了,才不會受別人欺負.這次要是他家有啥賺錢的能力,分家時李大柱他們就不敢這麼明著欺負他們一家子了.所以,全家對冬至做干果抱有最大期待的就是二郎.

聽到大家的一致贊同,冬至心里長長地舒了口氣.這幾日,她心里壓力很大,就怕自己做不出想要的味道.這要是做不出來,不僅浪費材料和人力,也會讓家人失望,到時候家里的情況得不到任何改變.現如今,大家都說好吃,她那顆懸著的心總算是落地了.

"爹,娘,哥還有三郎,你們別急,先聽我說.這干果我打算取名叫果脯,這刺萢做的就叫萢脯.這萢脯做起來麻煩,但是味道好,咱們可以先做些拿去賣,換了錢買兩個大壇子,專門放萢脯,這樣可以放好長一段時日,可以慢慢賣."

冬至歇了口氣,繼續說道:"雖說咱們都覺著好吃,可不一定好賣啊.要是大家都不願意掏錢買,那咱們做多了浪費精力不說,還浪費糖和油.咱們可以先去賣著試試,要是好賣,咱們就繼續做,要是不好賣,咱們也省些糖和油.你們覺著咋樣?"

"這麼說也有道理,誰也說不准這個能不能換錢.這麼著,就按冬至說的去辦,先把屋里的刺萢都摘了做那啥萢脯,好賣咱再做."李小柱拍板,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那今晚咱就開始做吧,冬至,娘看著你做的,也學了不少,就讓娘幫你做吧."李小柱一拍版,柳氏便開口說道.

柳氏是個有本事的,這村里人都誇她頂個漢子.剛嫁到李家,她非要跟著李小柱下地.那一大捆一大捆的草垛子,她直接往家里挑.可之後生了三個孩子,尤其是生了三郎後,身子是大不如前了.這次又流產了,那身子就更差了.得虧已經養了近一個月,這才好了.

如今見家里要做麻煩的東西,冬至一個孩子,身子哪兒受得住?所以這次她是鐵了心要將這事兒攬在身上,就是李小柱不同意,她也管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