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制果脯4
將撈起來的刺萢清漂至冷卻後,每次逐個擠壓,去余汁.然後再倒到木盆里,在清水里漂著.

昨晚這些,她才坐下來歇會兒.這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與昨日一樣,柳氏開始燒水,給全家洗澡.而小柱,則帶著三個孩子,繼續編竹盒子.

正在這時,李冬芬在院子里,朝著這邊大聲喊了聲:"二哥,明日你把水缸挑滿,我和娘沒水用了."

分家後這幾日,沒人給她們挑水了,沒辦法,她們只能每日里一人提兩桶水,節約點用還是夠的.

剛開始,她們還硬氣,想著既然分家了,她們就自己提水用.可是經過這麼幾日,她們已經沒有耐心了,那僅有的骨氣,就這麼磨沒了.

最先受不住的就是李冬芬,平日里她嬌生慣養的,哪里做過這種重活?無論如何,明日她不想再去提水了.楊氏這幾日下來,也累著了,她早就想著讓李小柱幫著挑水.可她不能直接去和李小柱說,這傳出去不好聽.所以當李冬芬將桶丟到一旁,說明日不提水時,她便暗示李冬芬來找李小柱,讓李小柱像沒分家前一樣,每日幫她們將水缸挑滿.

李冬芬一聽不用自己挑水,自然就被說動了,于是便有了剛才這一幕.

"小姑,分家時你不是兒子嗎?兒子咋能不挑水,要一個已經分出去過的兒子挑水呢?"冬至冷笑一聲,開口嘲諷道.

分家的時候,就是兒子,以兒子的身份來分家產得好處;這干活的時候了,就不是兒子了?

"你這死丫頭胡說啥?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李冬芬一只手叉著腰,另外一只手遙遙地指著冬至,咬牙切齒地說道.

這冬至,如今是越發可恨了,早知道,當時就該打死她,叫她如今和自己作對!

她的威脅,冬至是絲毫不放在眼里."小姑,這分家文書上課寫著你當了兒子的,我可沒胡說.再者說了,咱們已經分家了,是兩家人了,你咋能叫我爹天天去幫你們干活呢?"

"分家了,你爹就不是你奶的兒子了?分家了,就不能給你奶挑擔水了?誰教你這麼不孝的?是不是你娘?"李冬芬惡人先告狀,繼續指著冬至吼道.

"小姑,爹是奶的兒子,自然是應該幫奶挑擔水的.既然是兒子,我們這一大家子如今已經快沒口糧了,往後沒吃食了,奶總不至于讓我們餓死,到時候奶可得供著我們吃喝一段日子了.還有,這玉米收上來就要交稅了,到時候糧食不夠,還勞煩小姑拿出幾擔糧食救濟我們一番了."

拿奶奶來壓他們?那好,既然是兒子,總不至于讓兒子一家餓死吧?到時候沒糧食,賴在你們家吃喝,你們也沒啥好說的!

雖然她以前面對的一直是各種冰冷的機械,但不代表她連李冬芬都對付不了.

聽到冬至說要去她屋里拿吃食,李冬芬臉色變得相當難看,"咱們已經分家了,你們餓死與我們有啥關系?哼,餓死活該!"

說完這句,李冬芬一甩頭發,轉身進了屋子.

全程,只有冬至在說話,其余的人都沒開口.

等李冬芬進屋了後,李小柱沉默了會兒,開口說道:"往後別這麼牙尖嘴利的,傳出去名聲不好."

"爹,自從我上次活過來,我的名聲就不好了,往後是基本嫁不出去了,還要名聲干啥?"冬至回道.

死而複生,在這里是大忌.死過一次的人,再活過來,別人會認為她身上帶了晦氣.這樣的人,不管人品如何,名聲是毀了的.

冬至這話,說到了李小柱和柳氏的痛處.冬至的名聲,就是他們心里的一根刺,時不時就刺痛他們.往後,冬至要說親就難了,弄不好,冬至就和冬芬一般嫁不出去,到時候,她可咋辦?

"爹,娘,你們別想這些了,就是往後我真說不了親,這不是還有哥和三郎嗎?等我嫁不出來,就讓他們養我.等我老了,就讓我的侄子們養我,這日子啊,自由著呢!"冬至哈哈大笑,借此來緩解氣氛.

"你個姑娘家,說啥嫁不嫁人的,也不知道羞!"柳氏笑著責備了冬至一句,心里的情緒被沖淡了不少.

"莫胡說!"李小柱也責備了句,不過這語氣倒是帶了笑意.

"爹,娘,冬至這麼能干,往後求親的人得踏破門檻,還怕嫁不出去?實在嫁不出去,我和三郎養她,是不三郎?"二郎信誓旦旦地承諾完,目光轉到三郎身上,問道.

見大家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三郎連連點頭,小大人地說道:"以後三郎和哥哥養姐姐!"

"你知道啥就說要養你姐?"柳氏拍了拍三郎的腦袋,笑著說道.

三郎不服氣了,"不就是嫁不出去嗎?三郎知道,以後要是姐姐嫁不出去,三郎就養姐姐!"

"我們三郎對姐姐最好了!"三郎可愛的反應,徹底取悅了冬至.她忍不住沖過去,一把抱住了三郎.

一家子笑鬧了一番,天色更是暗了下來.這時,水已經燒開了,大家輪番洗了澡,再坐到外面乘涼.

坐了會兒,大家回了屋子睡了.

一覺睡到大天亮,起床後,吃了早飯,三個孩子背著背簍,上山繼續摘刺萢,而李小柱,則下了地.

第二日晚上,冬至將盆里的水倒了,拿出刺萢,將里面的余汁擠壓出來.

等全家洗了澡,冬至將之前買的糖拿出來,化了合適濃度的糖水,倒到鍋里,慢慢煮著.煮拂後將一旁的刺萢到進鍋里,先用旺火,煮制1小時左右改用中火,繼續煮.等煮到一定程度,濾起後放到碗里.

"爹,這要入缸,可咱們家沒缸啊?"將刺萢撈起來後,冬至犯了難.這不如缸,味道肯定是要變的.

李小柱聽了,放下手里的東西,去村里的李小山家借了個小壇子回來.

冬至欣喜地接過壇子,里里外外擦洗了一遍,在將刺萢放入壇子里,等著入味.

ps: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