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58章 制果脯2
"小柱啊,你這家分的,你咋就咽得下這口氣吶?"扛著鋤頭,剛從地里回來的李小山站在李小柱面前,打量了一番李小柱一家子如今住的房子,直搖頭.這人善被人欺,越是老實的人就越被人當傻子.

"小山哥,這些咱們就不說了."李小柱想換個話題,這件事說多了也不是事兒,畢竟兒不說母過.況且這次分家,是他自己退讓了的.

見李小柱實在不想多說,李小山也不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了,"對了小柱,今年這官府征稅說是比往年要加高一層,你這得早作准備吶!"

"小山哥,這事兒是真的?"聽到這個消息李小柱心里一驚,連忙追問.家里的田地原本就少,如今要是這稅收增加了,一家子的口糧可就不夠了,到時候一家都得餓肚子.

李小山歎了口氣,拍了拍李小柱的肩膀,說道:"這是前幾日里正在村口那水井旁透的風,如今這村里都傳遍了.我瞧著你一家子都沒去過村口水井那兒乘涼,猜想你們就是不知道,跟你說聲.這事兒上頭還沒通知,或許有啥變數也不一定."

最後那句話,純粹是自己安慰自己.這無風不起浪,里正都透風了,基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大家都不容易,誰家也沒多余的糧食,所以這增加的稅收對于大家來說都是不小的負擔.不止李小柱,這李小山聽到這消息也得發愁.

"小山哥,我知道了,多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李小柱一個抱拳,對李小山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

李小山一揮手,答道:"跟我還客氣啥?這也就是動動嘴皮子的事兒,你有個心理准備就成.這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吃飯了."

"小山哥,在這兒吃了晚飯再走吧?"見他要走,李小柱挽留道.

柳氏聽到李小柱挽留李小山,趕緊附和道:"是啊小山哥,我這兒馬上就做好飯了,留下吃點吧?"

知道李小柱家如今困難,李小山自然是不會真留下來.他揮了揮手,扛著鋤頭,回家去了.

聽到這一消息,全家人的心情都不好了.

"他爹,這玉米就要收上來了,這要是加了稅收,咱們過年可咋辦?"柳氏此時已經是沒有心思再繡帕子了,她放下帕子,起身,問站在外面的李小柱.

李小柱沉默了會兒,這才開口說道:"這事兒也不是咱們一家遇上了,現做飯吧."

聽說稅收要提高,冬至心里一陣緊迫.這如今的日子就夠難的了,還得增加稅收,這日子不是得更艱難?這麼一想,她更是堅定了要掙錢的想法.

柳氏聽了李小柱的話,默默歎了口氣,轉身回屋子里去拿紅薯煮晚飯.

這袋子紅薯是分家當天,李小柱去主屋要來的,是他們家唯一的口糧,如今已經吃了好幾天了,不知道能不能撐到收玉米.

"娘,我來幫你吧."冬至放下手里的竹篾,幾步跑回屋里,結果柳氏手里的葫蘆瓢,裝了一瓢干紅薯,往外面走.

柳氏在她身後念叨,讓冬至將瓢給她,冬至裝沒聽到.

紅薯至于要用水洗洗,然後丟到鍋里,倒些水,然後點上火,就可以煮了.

柳氏搶不過冬至,只能任她利索地洗紅薯,然後往鍋里加水,最後生火.

由于燒火的是剛從山上看下來的木材,還是濕的,所以煙格外大.

火一升起來,冬至就離灶台老遠.此時,泡在草木灰里的刺萢差不多有半個時辰了,冬至拿了一根棍子在木盆里攪動了一番,然後撈起來,放在竹盒子里放好.將木盆里的草木灰水倒了之後,拿了桶里的水將木盆底部殘留的草木灰洗出去,然後將水全倒到木盆里,再將刺萢倒進木盆里,泡在清水里.

做完這些,冬至回道凳子上坐下,拿了之前編了一半的竹盒子繼續編著.

"爹,娘,咱們家里難過,不是還有人家比咱們家更難過嗎?稅收增多了,大不了往後去山上割野草回來吃.對了,昨日我見到李大夫時,他教我采了一種叫重樓的草藥,可以解蛇毒.我如今認得這草藥,之後要是沒刺萢換錢了,咱們就去摘草藥拿去賣吧,總能換些錢."冬至怕自己這對年輕的爹娘被生活壓垮,趕緊安慰他們.

"冬至,你如今還會認草藥?"柳氏瞪大眼睛,盯著冬至,表情里滿是難以置信.

柳氏那激動的語氣,將冬至嚇得手一抖.一抬頭,發現一家人全都"虎視眈眈"地盯著她.

"我就會一種草藥!"怕他們誤會,冬至連忙申明.

雖然她要鼓舞士氣,可不代表給他們盲目的自信.

"能認識一種草藥也不錯了,多少人一輩子都不認識草藥和毒藥."眾人聽了冬至的話,原本激動的心情,都變得有些沮喪.李小柱見狀,說出了這番話,來提醒大家.

經過李小柱的提醒,柳氏這才驚醒.自己之前是沒這些想法的,自從冬至說服自己用刺萢換錢後,她心里就對冬至抱有期待,可冬至只有十歲,是她這個當娘的太急躁了.自己這個當娘的,還比不上自己閨女,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孩子自己孩子好,兒子好,閨女也好,從小乖巧懂事,如今都是想著法子幫家里掙錢.反倒是她這個當娘的,每日里沒出啥力.

想到這里,柳氏心里更是覺得自己虧欠了幾個孩子.

"就是認識一種草藥,冬至也是有能耐了.這一種草藥,也是能換錢的.往後冬至將這草藥的模樣只給娘,娘去采."柳氏收起自己那些浮躁的心里,笑著對冬至說道.

冬至答應了聲,低下頭繼續編著竹盒子.

她現代的老爸,會泡各種藥酒喝,她多多少少也是見過一些中藥的.可惜,那些都是炮制好的,並不是山上長的模樣,所以就是那些草藥都在她面前,她也不認得.千金難買早知道啊,要是當年能聽老爸的話讀醫,自己現在也不用這麼一籌莫展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