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57章 制果脯1
商量好後,李小柱也不編簍子了,與三個孩子一起編竹盒子.

李小柱常年編各種竹制品,如今是閉著眼睛都可以編,他一加入,速度瞬間提起來了,三個孩子加在一起都沒有李小柱一個人編得多.

編了半個時辰,竹盒子已經有六十多個了.這往後可以抽空再編竹盒子,如今最重要的還是去山上摘刺萢.

三個孩子背著簍子,跟在李小柱身後.李小柱則去主屋接連砍柴刀,拿了草繩,帶著幾個孩子一起去山上.

之前李小柱砍的柴都給了主屋,現在他們要趕緊砍些柴火放著,除了平日里做飯外,這做刺萢的干果也是要用到的.

柳氏也要一起上山,冬至執意不肯.她這身子養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恢複得這麼好.這就快一個月了,她可不能功虧一簣.

在冬至的強烈反對下,李小柱也發話,讓柳氏在家里繡帕子,等之後拿到鎮上去賣.柳氏想著,這干果不一定能做出來,就是做出來了也不一定能賣出去.她繡的帕子可是能賣出去的,到時也有個保穩.考慮到這層,柳氏也答應了,只是囑咐幾個孩子上山了要小心.

上了山,三個孩子去到之前他們摘刺萢的地方摘刺萢,李小柱則在他們附近砍柴.這次是搶時間,三個孩子一句話不說,悶頭摘刺萢.

刺萢的藤都是刺,刺萢個頭又小,所以摘起來不容易.一不小心還會被刺刺到,所以幾個孩子還得小心再小心.

這叢刺萢越摘越少,速度也慢慢降了下來,到最後,這處基本被摘完了.

"爹,這里的刺萢摘完了,咱們去別處找找吧?"冬至朝著李小柱的方向喊了一聲.

李小柱抬起頭看了看天色,應道:"這天快黑了,今日就算了,明日再來吧.你們收拾收拾過來,咱們回家了."

說完,他拿了草繩,開始捆地上的柴火.

三人聽他們老爹這麼說了,心里就是還想去找,也只能乖乖聽話了.

背起背簍,走到李小柱面前時,李小柱剛將兩捆柴捆好.見他們過來了,李小柱將砍柴刀掛在一捆柴火上,從地上拿了一根粗壯的枝干,插到兩捆柴之間,他蹲下身子,右邊肩膀放到樹干中間,用力一起身,挑了起來.

四人沿著上山的路下了山,到家時,天色還早.

放下柴火後,李小柱背起一捆柴就要往主屋走,冬至見了,拉著他問:"爹,你將柴火搬哪兒去?"

"借了你伯娘的砍柴刀,她讓我幫她砍捆柴."李小柱回了話後,背著柴火走了.

這楊氏,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一點虧都不能吃的!

冬至心里恨恨地想完,轉身,回去處理刺萢.

作為一個吃貨,她偶爾在網上搜一些菜譜,當時看到了干果的做法.雖然沒做過,但是大體的步驟她還是記得的.

回到屋子里,將他們家里唯一的木桶和木盆拿出來,拿了這幾日燒火留下的草木灰,化成了草木灰水,放在盆里備用.

家里沒有水缸,這幾日用水,都是現去水井提了用的,還好,水井離她家不遠,不然每日里光提水,就要費老大的勁.

"我去提水."二郎不知道冬至要咋做,但看她拿著桶往水井方向走,他頓時領悟了.一把搶過冬至手里的水捅,往水井方向跑去.

三郎見二郎提著水桶走了,心里也開始著急了.他跟在冬至身後,問道:"姐,有啥要我做的?我能干好多事的!"

"冬至,你這是要咋弄啊?"柳氏原本是在繡帕子的,此時見冬至將草木灰加水化好,倒在盆里,一時也好奇起來.

他們一家子都不會做干果,之前柳氏和李小柱也是想著直接將刺萢摘回來曬干了賣.如今冬至有條不紊地做這些,好似都會似的,她有些吃驚.

"娘,我我也不知道該咋弄,就是瞎倒騰.我想著,這果子得先洗乾淨,這草木灰就可以將刺萢先洗乾淨.我只用一小盒試試,要是不行我再想想別的法子."不能說實話,冬至只能推辭著說道.

這個時代,大家一般用皂角洗衣服.有的人家連皂角都沒有的,就會用草木灰水泡了衣服,再洗.所以冬至這麼說,柳氏也沒懷疑什麼,還過來要幫冬至洗.

"娘,咱們多泡會兒,半個時辰後再來洗吧.這麼一來,洗得也乾淨,咱們洗起來也方便."冬至的理由,說得通,所以柳氏還是沒什麼懷疑.

"姐,我干啥?"三郎之前問冬至,冬至沒回答,他不死心,跟在冬至身後,又問了遍.

冬至指著屋子牆角的竹篾,吩咐道:"你去編竹盒子吧,姐一會兒要用."

三郎原本是想著幫冬至做干果的,結果冬至直接吩咐他讓他編竹盒子.雖然心里還是好奇,他還是乖乖地回了屋子,拿了竹篾出來編.

見他這樣子,冬至笑了笑,回屋拿了些竹篾出來,就著外面的光線,和三郎一起編竹盒子.

不一會兒,李小柱回來了.見冬至身旁就有竹篾,他走過去,拿了旁邊空著的板凳坐下,然後拿著竹篾加入了冬至和三郎的隊伍.

二郎提了桶水回來時,看到的就是一大家子坐在門口,各干各的活兒.二郎將水桶放到木盆旁邊後,也加入了大隊伍.

正值夕陽西下,在地理耕作的人們都收拾了往家里趕.

路過李小柱家門口,都笑著打招呼:"還沒吃吶?"

"一會兒就做."

這種對話,一會兒就會發生一次.每次別人一問話,三個孩子就抬起頭對著問話的人笑,還得問好.而李小柱,則負責與那人閑聊兩句.

這種時節,村里還是有不少人會在吃完晚飯後,到村口的水井旁的大樹底下乘涼,順便說說十里八村的閑話.只是李小柱平日里早出晚歸的,沒那功夫.如今分家了,家里快揭不開鍋了,他自然是更沒空閑去那里了.所以趁著這時候,和別人站著聊兩句,了解了解村里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