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再進城3
"爹,咱們往後就賣這個吧?能掙好多好多錢!"三郎到底年紀小,今日又賣刺萢換了錢後,他整個人都高興不已.

"是啊爹,咱們往後多來賣刺萢吧?"二郎也跟著附和.

李小柱來鎮上做短工,三天都沒刺萢賣一天的錢多,況且這還是幾個孩子摘了賣的,這要是他去山上摘,應該能摘更多,換的錢也多,他也心動了.

"爹,哥,三郎,這眼看著就要十月了,這刺萢就快沒了,往後也不能指望了."見父子三人興沖沖的樣子,冬至忍不住潑冷水.

刺萢生長周期長,四五月到十月都有,旺盛季節在五月到中旬,如今已是九月末,馬上就十月了,生長周期基本快完了,往後也找不到了,只能等明年.

"冬至,這刺萢還能摘多久?"李小柱沉吟了一會兒,開口問道.

旁邊的二郎和三郎,也睜大眼睛盯著冬至,就怕她說馬上就沒了的話.

"十月份吧,爹,到時候山上好多果子都熟了,咱們可以賣別的果子."冬至怕打擊到大家,趕緊安撫.

李小柱笑了下,摸了摸二郎三郎的頭,開口說道:"咱們原本就沒指望這果子能掙錢,如今換了錢,那就是賺的,做人不能貪心.今年賺了錢,明年不是還可以摘嗎?這山上的野果子有些是有毒的,你們還是別亂碰,這要是有個好歹可咋辦?"

沒想到自己這個老實的爹有這樣的心態,冬至心里暗暗佩服.她這次被一窮二白的家都逼得有些浮躁了,自己爹竟然能抗住壓力,真的不是一般人.

"爹,今日你和娘掙的錢攢著,刺萢換的錢咱們拿去買些鹽巴和油吧?"冬至提議道.

雖說現在家里啥都沒有,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得攢些錢.況且他們今日賺了75文錢,足夠買鹽和買油的了.

"好,咱們去糧店."李小柱同意了,帶著幾個孩子往他平日里去的糧店.

往日,他都是去賣糧食,如今進店,是為了買油,這麼一想,李小柱心里竟生出一些感慨.

在糧店,李小柱讓伙計給他稱油,而冬至和二郎三郎眼睛是四處張望.幾個孩子都沒來過糧店,如今見到糧店里密密麻麻堆放著各種各樣的糧食,眼睛直放光.這些可都是米面吶!每日吃的干紅薯,如今看到米面心里竟然有些小激動.

李小柱稱了二十文的油,讓伙計裝在一個葫蘆里,用木塞子塞好,確定它不會倒出來後,房到自己的背簍里,帶著幾個孩子往外走.

接下來是要買鹽,李大柱在的雜貨鋪里有賣的.李小柱原本是打算過去買的,想想還是算了.自己要是去他那個店子,大哥會多給他一些,讓他占便宜,這不是為難她大哥?所以還算了,去別家好些.

李小柱帶著三個孩子來了一家之前沒來過的雜貨鋪,說了要買鹽後,伙計麻利兒地給他稱鹽.

稱完鹽,用油紙包好,再用一根麻繩系好,遞給李小柱,李小柱接過鹽,再將數好了的銅板遞還給李小柱.

李小柱將鹽放到自己背簍里,用布巾蓋住.做完這些,他准備往外走,卻被冬至叫住了.

"爹,您再買些糖吧?"

一聽說冬至要買糖,二郎急忙拉了一把她的衣袖,對著她連連搖頭.家里如今這麼窮,哪兒有閑錢來買糖啊?這冬至,就是想吃也不能這麼不懂事啊!

"爹,您再買些糖吧?我不是想吃糖,我有大用處的."冬至掙脫開二郎,走到李小柱面前,祈求道.

幾個孩子還小,想吃糖也是自然的.李小柱微微猶豫了會兒,還是走到櫃台前,問小二:"你們這兒糖咋賣?"

"這糖有十文的,有十五文的,也有二十文的,您要哪種?"沒想到一看就是窮人的一家子竟是舍得買糖,伙計心里驚訝了番,不過面上卻是帶著笑意介紹著.

"爹,您別聽冬至胡說,咱們不買糖!"一聽到伙計報價,二郎更是急了.他娘繡一天的帕子,都不夠買點糖的,這麼貴,還不如去買些糧食!

見二郎那急躁的樣子,李小柱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別急.

"爹,三郎不吃糖!"三郎此時也立馬表態.他是家里最小的,可長這麼大也只是在很小的時候吃了兩塊爺爺給的糖,所以他現在是壓根不記得糖是啥味道.雖說他是想吃的,可家里窮,他不會這麼不懂事要爹娘花這種冤枉錢.

二郎說的話,李小柱還沒往心里去,畢竟二郎已經十二了,懂事了.可三郎也說這話,這讓他心里一陣心酸.

"你們這三種糖能拿出來瞧瞧嗎?"冬至走到櫃台前,詢問道.

伙計家里也是不富裕的,看到這情形,心里對冬至有了些看法.這小姑娘,咋這麼不懂事?連那個比她小的孩子都知道不能花這閑錢,她竟是不管不顧地要買糖,連個毛孩子都不如!

見伙計不動,看著她的眼神里還帶著厭惡,冬至一怔,隨即明白過來,這是以為自己是貪吃呢.不過這伙計咋想的,冬至可是沒往心里去.

"伙計,你把糖拿出來瞧瞧吧."李小柱見伙計不搭理冬至,開口說道.

既然是大人開口了,伙計自然是不能再怠慢了.他走到貨櫃下,搬出三個壇子,放到櫃台上.打開壇子上的封口,一一向李小柱介紹.

"這種有些黃的,十文;中間這白些的,十五文;右邊這最白的,二十文."

冬至探頭看向壇子里面,發現這些糖都是麥芽糖,除了顏色外,其余差不多.

"爹,這十文錢的,咱們買一斤回去吧?"冬至指著伙計最開始介紹的那個壇子,轉頭對李小柱說道.

"冬至,你別胡鬧!"二郎見冬至這樣,心里是真惱火了.他一把抓住冬至的手,往後一拉,將冬至拉離了櫃台,然後拖著她就往雜貨鋪外走.那臉色,難看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