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51章 找草藥
這聲音,聽著很嘶啞,應該是長久呼救導致的.冬至慢慢靠近,一邊喝他說話,確認他的位置,"你這是咋了?"

"我早上上山采藥,不小心被蛇咬了,現在腿不能動了."那個聲音已經有氣無力了,長久的呼救已經耗盡了他的體力,之前一直是靠意志撐著,如今知道有人發現他了,整個人的精神都松懈下來了.

那人剛說完,冬至便從一堆灌木中走了出來.出來後,看到的是一小塊比較平坦的草地,草地中央有棵大樹,身子半靠著樹干,坐在地上的人,竟然是幫柳氏看病的李大夫.

此時的李大夫,穿著一身灰色的細棉布衣服,頭上戴著一頂布帽子,整個人軟趴趴地靠在樹干上,兩條腿筆直地放在地上.他的右腳踝處,褲腿泛起,露出滿是血跡的小腿.離他五尺左右,有一個背簍,那應該就是他的藥簍子了.

"李大夫,你沒事吧?"冬至見到李大夫這個樣子,幾步跑過去,蹲在李大夫身邊,問道.

李大夫沒想到過來的竟然是冬至,這個季節,山里是不安分的,孩子一般都是不上山的,所以看到冬至心里很是驚訝.

不過現在可沒工夫想這些,他這再不解毒,恐怕命就要交待在這兒了.

"冬至啊,你去幫我找個叫重樓的草藥,這個草藥可以解我中的蛇毒.一株七到十片葉子,根狀莖粗壯,具多數環狀結節,棕褐色,具多數須根,中間果子是紅色的,一小粒一小粒疊在一起的.你要把整株都挖出來,塊莖才能解毒."李大夫一口氣,將藥草的形態講完後,冬至起身,去找草藥了.

李大夫咬文嚼字,說了一堆,冬至前面聽得云里霧里,但是七八片葉子,和最後的果子那里,她還是聽懂了的.雖說山里有不少草藥,但是這種這麼明顯的特征,還是好找的.

在李大夫的提醒下,她拿著他平時采藥用的小鋤頭和之前開路用的樹枝,低著頭,慢慢在地上找著,她不敢走得太遠,怕一會兒李大夫暈過去.

地上高高矮矮各種草紛雜著,還有樹葉枯枝,全都堆在地上,冬至用樹枝慢慢撥著,慢慢找著.萬綠叢中一點紅,在圍著李大夫不遠處找了一會兒後,她無意中掃到了一處紅點.

蹲下身子,將上面堆著的樹枝和樹葉撿開,那下面,赫然是紅色的小果子,那葉子,只有七片.這大體上,與李大夫的描述相符合.她不確定是不是這,只能先挖了,然後拿過去給李大夫辨別了.

要塊莖,就要將整棵挖出來.冬至拿著小鋤頭,圍著植株一圈,一點一點地挖著旁邊的泥土.

周圍的草慢慢被她挖完了,怕傷到根莖,冬至改用雙手慢慢挖.挖了一會兒,整個塊莖呈現在冬至眼前,她小心地拔出來,拿著小鋤頭就去找李大夫.

"李大夫,是不是這個?"冬至蹲下身子,將她挖來的這株植物捧到李大夫眼前,詢問道.

李大夫此時已經沒有氣力了,他看了眼那株植被,點了點頭,回道:"是這個,你幫我搗碎了敷到我右腳腳踝上……"

說到這里,他沒繼續往下說了.這是山里,可沒有工具來將藥材搗碎了幫他敷.

冬至看了眼李大夫的小腿,那血應該是李大夫自己擠出來的毒血.

見李大夫欲言又止,冬至看了看四周,沒有什麼容器.她一咬牙,將重樓塊莖上的泥放在衣服上擦乾淨,湊到嘴邊狠狠地咬了一口,快速地嚼了起來.

第一次直接嚼這種沒炮制過的草藥,那味道真不好受.整個口腔充斥這一股泥土的味道,還又苦又澀,那苦澀的汁水一直往喉嚨里灌,嗆得她鼻子直泛酸.

"冬至……"李大夫見冬至這麼干脆就嚼了起來,有些吃驚,想讓她別嚼了,可再想到自己的身子,又默默地將要出口的話收了回去.

將嘴里的那口塊莖全嚼碎後,冬至用手接著吐了出來,敷到了李大夫的傷口上,再將自己背簍里蓋著刺萢的布巾拿出來,包住藥系在他腿上.

做完這些,冬至揭開竹盒子的蓋子,抓起一捧刺萢就丟到自己嘴里,壓下自己嘴里難受的味道.

"李大夫,你要是渴了,就吃點刺萢吧,可以解解渴."冬至將竹盒子端到李大夫面前,李大夫今天一早就出門了,之後又一直在喊人,嘴巴早就干渴地厲害了,此時見到面前的野果子,他也不再多說什麼,抓了幾顆就往嘴里塞.

刺萢酸甜豐沛的汁水,稍稍潤濕了他的口腔.

渴久了的李大夫,不再想起他,連續抓了好幾把刺萢往嘴里塞.再吃了大半盒刺萢後,嘴里終于不再感到那麼渴了.

見他臉色好些了,冬至將竹盒子放在他腿上擱著,站起身,拿起自己的背簍背在背上.站定後,對李大夫交代著:"李大夫,你先在這兒休息一會兒,我去叫人來.我哥和我弟就在不遠的地方,我一會兒就回來了.你要是渴了,就吃刺萢."

李大夫知道冬至搬不動他,剛想讓冬至去叫人,冬至竟然先開口了.一個十歲的小姑娘,竟然知道事情輕重緩急,還這麼沉著冷靜,真是難得.

"我知道了,你去吧,路上小心,別被蛇咬了."李大夫此時已經恢複了些氣力,他將手搭在冬至放到他手邊的鋤頭上,回道.

冬至看了眼李大夫的臉色,發現比之前要好些了,人也精神一些了,她將背簍放下,從中又拿出一盒刺萢,揭開蓋子,放到他手邊.再次看了眼李大夫後,她拿著她之前的那根樹枝,只身往二郎他們的方向走去.

沒背背簍,她走得比來時輕松些,速度也快了不少.一路上,她四處張望,就想找到進林子里砍柴的人或者是獵戶,可找來找去,一個人也沒看到.中間她還試著喊了幾聲,也是一點回應都沒有,之後她也就不再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