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呼救聲
這就是有得必有失吧?雖說現在生活艱難了些,但是分家了,他們也比以前自由了,過著也舒心.

放下背簍,冬至開始摘起了刺萢.今天只有她一個人,速度比上次慢了不少.還有就是上次這里也摘了不少,所以今天也不是很多了.

看著情況,再摘個兩三次就摘完了,看來是要找別的換錢的東西了.

邊想著,冬至邊摘著.這里離深山已經不遠了,來往的人少,連獵戶都沒看到多少.冬至可以放心地慢慢摘,不怕被人看到.

整個下午,冬至除了喝自己帶來的水外,其余的時間她全在摘刺萢.到天快黑時,她才將裝滿刺萢的五個竹盒子整齊地碼在背簍里,背起來後,便在林子里晃起來了.在這個時候,她又是一個人,她是不敢到深林里的,所以她就是在周圍轉了起來.

轉了幾圈,都沒看到她認識的野果子.

晃悠了一圈後,沒辦法,她只得背著背簍回去了.

回到棚子時,柳氏已經在煮紅薯了.冬至將背簍拿到屋子里放好後,出來再外面幫著柳氏添柴.母女兩聊了會兒,紅薯就煮好了.

一家人圍著鍋,拿了李小柱剛釘好的凳子,坐下後一人一碗紅薯,開心地吃了起來.吃完後,柳氏執意要冬至去歇著,不讓她洗碗.冬至見她這麼堅持,也就拿了竹篾,開始編起竹盒子來了.

短短的一會兒,李小柱已經釘了兩條長板凳,他們一家並排著,完全可以坐下.

二郎和三郎,見冬至在那兒編竹盒子,他們也拿了竹篾,開始學著編了起來.二郎是長期看李小柱便簸箕之類的,雖然之前沒編過,但試了幾次,也就會了.而三郎,手還小,不靈活,試了好一會兒,也沒編出一個來,不禁有些氣餒.

冬至見他這樣,只得慢慢教他,讓他慢慢跟著學.兩刻鍾後,他就編得像模像樣了.

李小柱坐在另外一條凳子上,編著他的籮筐和簸箕.如今他們一家五口住在這里,啥都沒有,他們幾日連鹽都沒吃到,得早點編些簍子,拿到集市上去賣,好換些鹽巴回來.

柳氏將碗洗乾淨後,就著那口大鍋燒了滿滿一鍋的水,然後讓三個小的先去洗.等她和李小柱也洗完時,天已經全黑了.累了一天,洗了澡,一家人躺在幾塊木板拼成的床上,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天還沒亮,柳氏聽到了聲響.她一向睡得淺,稍有動靜就醒了.睜開眼,看到李小柱正在穿衣服.

"他爹,天還沒亮呢."

李小柱轉過頭,看到柳氏已經醒了,再看了眼旁邊睡著的三個孩子,低聲說道:"吵醒你了?你再睡會兒,我先起來編些簍子,明日趕到集上去賣了,換些鹽巴和油回來."

"我也醒了,一起起來吧.如今也不用喂雞喂豬了,那就起來把衣服洗了,今日再趕幾條帕子起來,你明日一起拿去賣了,多少換些錢."柳氏跟著穿好衣服,抹黑去找大家昨晚換下的髒衣服.

黎明前,天是最黑的.李小柱和柳氏兩人就這麼抹黑干著活.

等到冬至他們醒來時,天已經大亮了.這時候李小柱身旁已經編好了一個籮筐了,而柳氏已經在屋子外面的兩棵樹干之間搭起了一根草繩晾曬衣服.

一家人早上吃的還是煮紅薯,現在冬至對紅薯已經麻木了.三個月前,她一連吃了三天紅薯後,開始討厭紅薯,現在只要能填飽肚子,就是每頓吃紅薯,她也沒感覺了.

吃完飯,李小柱再次扛著鋤頭下地了,冬至和二郎三郎一起去摘刺萢,而柳氏,則在屋子里繡帕子.

到了山上,他們又重新找了片刺萢摘了起來.一個半時辰後,他們昨天晚上編的竹盒子已經裝滿了.接下來,冬至好說歹說,讓二郎和三郎繼續留在那里,接著摘刺萢.摘了的刺萢就直接放在竹盒子的上方,只要不壓著就行.而冬至,則一個人繼續在林子里晃悠著.

在林子里足足轉了一刻鍾,冬至都沒找到自己熟悉的果子.正當她要放棄,回去找二郎和三郎時,耳中隱隱聽到呼救聲,仔細一聽,好像又沒有了.

可能是自己聽錯了吧?冬至搖了搖頭,將背簍的兩根肩帶往肩膀上扯了扯,找到合適的位置後環視了下四周,找到來的方向後,往前走去.

走了幾步,再次聽到之前的聲音,這次,她能確定不是自己幻聽,是真的有人在喊"救命".

瞌睡這聲之後,聲音再次消失了.冬至側著耳朵,靜靜地等著,一會兒之後,那聲音再次傳來.這次,她找到了聲音傳來的方向,是在她的左側.

她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撥開地上的草或是身邊的樹枝,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慢慢向前走著.

山上的路很不好走,樹枝多,各種植被也橫七豎八地擋著她的去路.所以大家都會從固定的方向進林子,走的人多了,慢慢就有路了,像這種沒多少人來的地方,冬至還是第一次來.

越往這邊走,呼救聲也越大,聽那聲音,就知道已經不遠了.

過了會兒,那聲音已經就在耳邊了,冬至試探著喊了句:"有人嗎?"

話剛一說完,立馬有個有氣無力的聲音回道:"我在這里,救命吶!"

ps:今晚十點左右還有一更,謝謝所有投票票的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