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分家7
人善被人欺是吧?李大柱同樣是馬氏生的,咋就不見她對他這麼橫?

"奶,您這是要把我們一家子趕出去嗎?"拳頭握得緊緊的二郎,聽到自己爹那聲不正常的哀嚎,再也忍不住,對馬氏質問道.

柳氏在李小柱那一聲哀嚎出口後,一步沖到李小柱身旁,扶住了他,就怕他一時想不開,做出啥傻事來.

馬氏手還沒放下來,面對二郎的質問,她心中竟然升起一絲恐慌.不過很快,那絲愧疚便消失不見了.李小柱一家子這麼多口,往後能吃飽就不錯了,她也不指望他們能拿出多少東西來孝敬她.不像李大柱一家子,這大郎往後可是會有大出息的,所以她不能與他們家弄僵.

還有大柱,那每個月可是能拿到現銀的.哪兒像小柱,一輩子在地里刨食,沒出息!

"這是我的屋子,我就是要將你們趕出去!你們找誰都沒用,族長還能拿我的屋子給你們不成?莫說族長,就是縣太爺來了,我也有理!"馬氏對自己心底升起的恐慌,感到離譜.為了掩飾自己,她也不怕撕破臉,大聲直白地開口了.

冬至牽過一旁無助的三郎的手,視線在馬氏,李大柱,楊氏和李冬芬四人之間來回掃視了一番,最終,停在馬氏身上.見馬氏強勢的摸樣,她冷笑一聲,對馬氏說道:"奶,你這是要將我們一家子掃地出門,這是要和我們斷絕關系了?"

斷絕關系,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就是此時如此強勢的馬氏,她也不敢接口這句話.雖說她看不起自己這個小兒子,可畢竟使自己兒子,自己養了這麼多年的,能說斷絕關系就斷絕關系?

被冬至這麼一問,馬氏猶豫了.馬氏不說話,可李冬芬卻開口了:"你這臭丫頭,翻天了是吧?啊?斷不斷絕關系是你能說的?我告訴你,你們今天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咋的,還敢威脅你奶?"

李冬芬今天是格外得意,她近日啥都沒做,就分了田地.雖然看著不多,可自己娘的不就是自己的?還有這屋子,自己娘就是在為自己要,只有趁著娘還在,將二哥一家子趕出去,以後娘去了,她才能將屋子拿到手.不然,到時候這屋子可就沒她的份兒了.

所以馬氏一猶豫,她就怕近日趕不走那一大家子,所以趕緊開口.她現在是巴不得娘和李小柱一家子斷絕關系,這樣這往後這屋子就完完全全是她的了.至于李大柱,他們一家子有錢,也瞧不上這屋子.這一分家,他們就得起新屋子,自然不會和她搶.所以唯一對她有威脅的,就是李小柱一家子.

"奶,我們是您的孫子孫女,我們也想在您面前盡孝.您要是將我們一家子趕出去了,這往後我們要照顧您可就沒現在方便了.奶,等我們家有錢了,我們會起新屋子,這個屋子我們不會和小姑爭的."冬至見馬氏沉默了,她無視李冬芬的話,趕緊說道.

如果是按照她自己的想法,那自然是和馬氏她們斷絕關系的,可爹不一樣.他從小就孝順,對馬氏的感情也不一般.為了不傷他的心,冬至也是盡量不往那條路上走.即使馬氏對他們一家不好,可畢竟是自己這個身子的奶奶,她能將馬氏當做路人或仇人,可李小柱不行.為了自己爹,她還是盡力爭取一番.

"你這死丫頭,不過是舍不得這房子,還在你奶面前說啥孝敬.你們一家子啥時候孝敬你奶了?你們給你奶買了吃的還是穿的?還在這兒說些漂亮話!咋了,想賴在這兒不走了?"李冬芬聽冬至這麼說,心里一緊.這要是娘心軟了,那就完了!這一家子要是今日不搬走,這以後就會賴在這兒,那這屋子還指不定是誰的呢!

以後娘歸西了,族長和里正村長肯定是站在李小柱那邊,誰叫他是個兒子?所以今天李冬芬,說什麼也要把這家子趕出去.

李冬芬的態度也是夠明顯了,馬氏之前還在猶豫,此時想到李冬芬以後的日子,那原本搖擺不定的心,立馬偏向了李冬芬."小柱,你們今天就搬出去吧.那個舊棚子雖說久了點,你修修還是可以住的.你的手藝,熬幾年,起個小屋子還是可以的,到時候你們就熬到頭了.冬芬一個姑娘家的,又沒個依靠,這往後要是連個屋子都沒,這日子可怎麼過?"

說到後面,馬氏的語氣已經是悲切了.馬氏的情緒,感染了李冬芬.她一想到自己往後孤苦無依的日子,心就更是硬了起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她今天放過了二哥一家子,往後背掃地出門的就是自己了.

李冬芬孤苦無依?李冬芬可憐,他們這群十幾歲甚至幾歲的孩子就不可憐了?那個棚子能住人?那是連豬都不住的地方!他們這一家子是什麼?連豬都不如?

"奶,這屋子有您的一半,那也有爺的一半.您要把自己那半給小姑,我們沒意見,可爺爺那半,就有爹的一份兒!您要是執意要將我們趕出去,我就去找里正,找族長!我就不信,這李家村就沒一個說理的地兒!"原本冬至在盡力勸說馬氏,可馬氏這態度,是真的惹怒了冬至.她爹娘聽話好欺負,她可不是軟柿子!

"冬至,你閉嘴!"冬至話音一落,一直沉默不語的李小柱轉過頭,對冬至一聲怒吼.

李小柱開口了,冬至自然閉嘴了.

"娘,您這是為了冬芬要將我們一家子趕出去了?您不用說別的,就說是不是要把我們一家子趕出去."李小柱吼完冬至,轉過頭,正視著馬氏,一字一句開口問道.

"這屋子我是要留給冬芬的,小柱,你們今日無論如何是要搬出去的."馬氏避開李小柱的目光,垂下眼皮,說道.

馬氏的回答,讓一旁的李冬芬舒了口氣.雖說她相信自己娘是最看重自己的,可這種時候,難保她不會心軟.此時她這是表明了態度,李冬芬也就放心了.

ps:謝謝小天使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