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分家6
馬氏話音一落,堂屋里的人臉色全變了.

今日搬出去?那不是大家都無家可歸了?這屋子,大家一直住著的,如今就這麼被趕出去了?不止李小柱一家,連李大柱都吃驚地看著馬氏.這,可不在他們計劃里.這屋子,怎麼說也是兒子繼承,如今看馬氏這架勢,是要將這屋子留給李冬芬了?

"娘,這屋子的房契可在我手上,你要讓我們搬出去?"李大柱回過神後,斜著眼看著馬氏,如同看一個笑話.這屋子,還指不定誰搬出去!

李老爺子去世時,就將家里的房契和地契給李大柱保管,等往後分家再拿出來.今日分家,馬氏竟是出了這麼一招,這李大柱心里很不是滋味.雖說他是打算分家後就起新屋子,可自己不要和被人趕出去,可不是一個意思.

況且自己是長子,這屋子就是要給,也是給他,憑什麼留給李冬芬?要不是為了能順利分家,又不留下不好的名聲,他會分田地給李冬芬?做夢去吧!

房契在李大柱手里,馬氏是知道的.但是她如今只想將屋子留給李冬芬,自然也就顧不上這些了.就是自己沒房契又咋地了?自己是娘親,他們還敢把自己趕出去?

"大柱,娘要這個屋子養老,大郎往後要是考上秀才了,不是還得去鎮上的學院讀書,你們干脆一起搬到鎮上得了,這屋子就留給娘養老吧."面對李大柱,馬氏心里還留著一絲顧及,所以說話也就要委婉些.

不等李大柱開口,楊氏便尖著嗓子說道:"娘,瞧您說的.大郎就是考上秀才了,我們哪兒有銀子去鎮上買屋子?娘您也知道,這家里開銷大,哪里能存到啥錢?咱們一家是個啥情況,娘您能不知道?"

李冬芬知道今日她要是說錯了啥,那可會讓她分的財產變少,所以今日她大部分時候都是不說話的,讓馬氏來為她說話.可現在,聽到楊氏這麼說,她沉不住氣了:"大嫂,你當我們都是傻子?咱們屋里每日過得是個啥日子?吃的那都是豬都不吃的,這銀子都去哪兒了?大郎讀書,能花這麼多錢?你自己攢了多少私房錢,讓我們去搜搜就知曉了!"

楊氏一聽這話,雙手一拍大腿,彎下腰,大聲哭嚎道:"哎呦,這沒法兒活了!我這是為了誰啊,還不是為了你們老李家?我這辛辛苦苦,要死要活地為了你們這一家子操碎了心,如今竟是讓人這麼扣屎盆子,這還讓人咋活啊!"

楊氏哀嚎地起勁,那大嗓門,配合著她拍腿的動作,簡直就是震撼人心.

冬至冷眼看著他們表演,這群人,真是利字當頭,其余的就不管不顧了.特別是馬氏,自己爹好歹也是她兒子,她竟然是不顧他一家子的死活,想想都讓人寒心.

"行了行了,大柱家的,別的我也不說了.你也別在我面前哭窮,你們攢了多少銀錢我心里有底,這家我也當了這麼多年了,你瞞不住我.你們攢的錢,我和冬芬也不要了,但這屋子,得給我們!"馬氏一擺手,對楊氏和李大柱說道.

楊氏聽到這話,轉頭看向李大柱,看他咋答複.

不要自己家攢的錢,那就好.聽到馬氏的話,李大柱心里松了口氣.雖說就是馬氏開口要,他也不會拿多少出來,可還是得損失不少的.現在她說不要了,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至于這祖屋,這麼多年也舊了,他也沒打算要了.原本他便打算分家後就起新屋子,一家人搬過去住的,只是後來像是被他娘趕出去般,他自然是不滿.既然他娘這麼說了,他心里那點不滿就消失了.

他略一沉默,便開口說道:"娘,這屋子可以給你和冬芬,可我們一時也沒地兒去,我們一家子得住一年再搬出去.不然一時之間,我們也沒地兒去.要是你不答應,那我這房契,可就不知道放哪兒去了."

最後那句威脅的話,聽在馬氏耳中,那是格外刺耳.不過聽到他說一年後搬出去,她也就不再說啥了.畢竟,她只是要這屋子,還不想和自己這個大兒子一家鬧翻.

冬至看到他們完全無視自己一家子,就這麼達成了協議,心里一陣氣憤.自己這一大家子,被趕出去了,能住哪兒?睡山洞?他們倒是想得好,也不知道自己家答不答應?

想到這里,她環視了下站在自己身旁的柳氏,發現她一臉傷心.而二郎,睜著大眼瞪著馬氏和李大柱,握緊的雙拳,顯示出他的不服氣.三郎也是恨恨地盯著對面的人,嘟著嘴不說話.而李大柱,她只看得到他的後腦勺,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他放在兩側顫抖的兩只手,顯示出了他的不甘心.

果然,不一會兒,李小柱便開口了:"娘,大哥,我們這一大家子也是沒地方住.這屋子給娘養老我也不反對,可也不能把我們一大家子往外面趕吶!"

原本與自己大兒子商量完了的馬氏,沒想到自己這個平日里格外聽她話的小兒子,今日竟是再次違背她的意思,心里那股無名火越燒越旺.她手往堂屋大門外一指,尖聲說道:"院子外面那個棚子不是就可以住人?咋就沒地兒住了?咋了,說我這個當娘的不給你們地兒住?好,我現在就把那個棚子給你們一家住,沒話說了?"

屋外的棚子?那個放柴火和豬食雞食的地方能住人?那以前就是一個豬棚子,之後漏雨太嚴重,就新修了了豬棚子,之後便放些雜物.連豬都不能住的地方,讓他們一大家子去住?她是咋說出口的?

"娘!你這心咋偏得這厲害?"李小柱發出一聲悲鳴,那聲音,如同受傷的野獸般.

馬氏也是第一次聽到李小柱這樣的聲音,心里也是一抖.不過一想到李冬芬,她這心便再次硬了起來,"你是我兒子,我生我養的,孝敬我是應該的.我如今就是要我自己奔起來的房子,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