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5章 分家5
楊氏向李冬芬連著使了好幾個眼色,看到李冬芬准備幫她說話,她心里一喜,沒成想李冬芬竟然被馬氏拉住了,這讓她又是一陣失望.

經過這一番,楊氏已經是不指望馬氏和李冬芬兩人了.她懷著一絲期望,目光彙集到李小柱和柳氏身上.平日里,他們兩人都不會縱容自己的孩子這麼咄咄逼人的,希望他們此時也能意識到李冬至此時對待他們的態度是不尊敬長輩,然後再制止李冬至.

可惜,今日楊氏的願望終究是落空了.

平日里,李小柱和柳氏教導孩子們要尊敬長輩,不能和長輩頂嘴,要孝敬長輩.可今日,李大柱他們竟是想只分給他們這些田地,這些,根本養活不了一家子.為了自己幾個孩子,他們此時也不會去阻止冬至.

即使是剛開始柳氏給李大柱解圍,那也是怕冬至說話太逼人,這傳出去對她名聲不好,她才開口的.現在冬至說話已經圓滑不少了,他們自然不會再阻止了.自己是為人父母的,自然是不想自己幾個孩子跟著自己吃苦的.

這些想法,導致楊氏目光掃過來時,兩人都低下頭,不與她對視.

雖說他們沒有做錯什麼,但和自己大哥大嫂爭奪田產,這在他們的認知里,就已經是不應該了,所以此時他們竟然不敢于楊氏對視.

"冬至,你這話說得過了,我們這分你們的也不少了,你咋能說你們會餓死?大伯就是再狠心,也是做不來這事的,你們家分得也不少了,加上你爹的手藝,你們家不定幾年後就能起新屋子了."李大柱緩了口氣,組織了下語言,開口反駁道.

冬至也沒指望這自己那番話可以將李大柱壓制住,那番話是給李大柱施壓,讓他慌亂起來,這樣他就容易露出破綻,她也能慢慢達到自己的目的.

"大伯,這人活在世上,總不能只是不被餓死吧?大伯,您是只有大郎哥一個兒子,我爹有我哥和三郎兩個兒子,這過幾年我哥可就要娶媳婦兒了,這屋里要是連飯都吃不飽,還有哪家的姑娘願意嫁進來?到那時我哥連媳婦兒都娶不上,三郎也就是這麼個情況了,大伯,您是想讓我爹絕後嗎?"冬至不給李大柱喘息的機會,又是一個大帽子扣了下來,壓得李大柱喘不過氣.

"不孝""目無尊長"的大帽子,一頂一頂地往冬至他們身上扣,指使著他們做這做那,她就讓他們知道,扣帽子可不止他們會.她李冬至要是願意,可比他們還會扣帽子.

李大柱再次詞窮了,自古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要是李小柱家真的斷後了,這往後別人不得說是他害的?那時不孝的就是他了.

李小柱聽到"無後"兩個字,臉色一變剛想阻止冬至,轉念一想,冬至說得還真是有道理.這今日要是真這麼分家了,過幾年二郎還真不定找不到媳婦.這誰家願意把自己閨女嫁到一家連飯都吃不飽的人家來吃苦?平心而論,他是做不到的.

這種預測,竟是讓李小柱心忍不住抖了抖.之後他給一臉擔憂的柳氏使了個眼色,讓將冬至拉到身後.

柳氏會意,伸出手一把拉住冬至的手,在冬至還沒反應時,便一把將她拉到身後.

李小柱緩緩地站起身,雙眼注視著李大柱,語氣凝重地開口說道:"大哥,從小到大,我沒跟你爭過啥,這次,我要與你爭一爭了.你是長子,論理你是該多分些.還有大郎要科考,我這個當二叔的,也不跟他爭.你們往後用銀錢的地方多,我也不少."

"娘和冬芬的,就按你說的分,我也沒啥意見.可大哥,你這份不是這麼分的.你在鎮上當掌櫃的,這家里的農活你也沒空閑打理.大郎要讀書,也不能下地,只留大嫂一個婦人打理,也是困難."

"這水田好打理,你們要六畝,我也同意,不與你們爭.可這旱地,我還得要兩畝,還有沙地,我要四畝.你要是答應,咱們就叫里正,這家也分了."

李大柱詫異地看著李小柱,見他是認真的,也知道他做了不小的退步.況且他也說得對,自己家婆娘也做不來這麼多農活,到時候還是請短工,這麼一來,他們賺得就少了.這李大柱要的也不多,直接給他,往後他也說不出啥了,最重要的是外人也不會說他欺負自己兄弟,畢竟這是李小柱自己開口的.

在這個時代,水田一畝差不多要賣二十四銀,旱地是十八銀左右,沙地則只要十三銀.這麼算起來,自己家還是虧了,與其說虧了,還不如說是只得了李大柱的一半.不過這是自己爹開口的,冬至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李大柱算了下,點了頭,表示同意了.

冬至心里忍不住自己算了算自己家的資產:水田一畝,旱地六畝,沙地十畝.

這雖說只得了李大柱一家的一半,可與村里其他人家一比,還不算特別少.

冬至算完,心里忍不住直歎氣.其實自己可以讓自己家再多得現在的一半,可惜,自己這個爹啊,一心為著自己兄弟著想.

就是爹不說,冬至也知道,李小柱是顧及著李大郎.李大郎下場子考試要不少錢,李小柱這是在為李大郎的前途讓路.這李大郎考科舉,是李老爺子在世時千叮嚀萬囑咐的,作為一個以孝為先的人,自己爹是不會違背李老爺子的意願的.即使這意願,是分家時連三分之一的田產都分不到.

田產,就在李小柱的讓步中,分完了,接下來就是房子了.

按照冬至的想法,是如今誰住著哪間屋子,哪間屋子就歸誰,這就不用再吵了.可惜,世事往往不如人願.

"這屋子,是我和老頭子年輕的時候,自己修的.咱們家的祖屋,之前就推了,這才建了這間屋子.如今老頭子去了,這間屋子就是我的了.我這屋子是要留給冬芬做嫁妝的,你們今日就給我搬出去!"不等大家決定怎麼分這間屋子,馬氏便態度強硬地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