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分家4
楊氏當家一來,除了馬氏外和李冬芬外,這還是第一次被氣著.這往日里,就是馬氏和李冬芬胡攪蠻纏,她還能占個理子,到頭了她也是不會吃多大的虧.可如今,她竟然讓一個十歲的晚輩給駁回來了,這讓她羞憤難當.

楊氏的反應,看在冬至眼里,她卻絲毫沒有悔意.難得能有機會打壓下楊氏,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伯娘,大伯和大郎哥可都是讀書人,這往後大郎哥考上秀才了,那您可就是秀才娘了,這往後說話行事可都得注意了.我是個鄉下丫頭,不懂事,可我知道,這指著別人鼻子罵是不對的."

說完這句,不顧楊氏變黑了的臉色,冬至轉過頭,一臉認真地問李大柱:"大伯,是這個道理嗎?我個向下丫頭也沒讀過啥書,不懂這些道理,只要是大伯說對的,我自然是相信的,往後我出去也會跟村里一起玩的姐妹們說說大伯教的道理的."

這話,直接將李大郎給堵住了.他原本還想批判,說冬至不懂事的.結果她直接說了自己年紀小,沒讀過書不懂事,他要是再揪著這個不放,那就是和一個沒讀過書的鄉下小丫頭計較?這要說她說的有道理,那不是打自己媳婦兒嘴巴?這要是說沒道理,冬至那丫頭擺明了會往外說,這傳出去,可不得成笑話?

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一時間,李大柱竟然犯難了.

"冬至,你伯娘是你長輩,說你幾句,對的你聽著,錯的你當沒聽到,咋能這麼跟你伯娘說話呢?"柳氏見冬至將楊氏氣得說不出話,如今又將大伯逼得接不了話,這心里一驚.怎麼說,他們也是冬至的長輩,冬至今天這麼做,不管是出于啥緣由,這傳出去都不好聽.她這一擔心,便開口制止冬至,想緩解此時緊張的氣氛.

見自己目的達到了,冬至也就不再堅持.此時自己娘給自己台階下,自己自然順著就下來了.她收起之前那一臉認真,笑眯眯地對著楊氏和李大柱賠禮:"大伯,伯娘,我年紀小不懂事,有沖撞的地方,你們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個丫頭一般見識了.大伯,您是讀書人,又是長輩,自然不會和我計較的,是不?"

剛開始,冬至還是對著楊氏和李大柱兩人說的,之後那句話,直接就是對著李大柱說了.李大柱自詡是讀書人,又是長輩,總是拿這個身份來壓她,她如今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他也知道知道,身份可以成為武器,也可以成為別人反擊的利器.

李大柱喉嚨里噎著一口氣,不上不下.他今日竟是被個鄉下臭丫頭問得啞口無言,這不禁讓他喉頭更是一緊,說不出話來.

"大伯,您不答應,是要和我計較嗎?大伯,我錯了,我不該頂撞您和伯娘,就是你們把我拿去賣了,我也不該說啥反駁你們的話,我應該乖乖跟著牙婆走.大伯,我真的知錯了!您就別和我計較了."見李大柱不說話,冬至繼續添了把火.

沒想到自己一時沒說話,竟是被說得這麼不堪.這還沒咋地,就說到自己要把她賣了,自己要是再不表態,還不知道地被說成啥樣了!李大柱咽下喉頭的一口氣,硬生生得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沒事,大伯和伯娘不會和你計較的!"

冬至才不管李大柱這話說得多違心,她只需要他這句話就夠了,冬至兩只眼笑成了月牙,嘴咧著露出標准的八顆牙,順杆爬地說道:"這樣就好,我就知道大伯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不會和我個晚輩一般計較!是吧,大伯?"

騎虎難下的李大柱,此時除了回答"是"外,別無他法.

再次得到肯定的答案,冬至自然是更加滿意了,她收斂了臉上的笑意,露出一副悲切的表情,淒淒切切地說道:"大伯,您這麼通情達理,總不能逼著您的侄子侄女去死吧?大伯,我知道您要供養大郎哥考科舉,會很艱難.可您不能為了讓大郎哥考科舉,就不顧您侄子侄女的死活啊!雖說我們不是您親生的,可我們也是您從小看著長大的,您真就這麼狠心?"

冬至這話一出口,堂屋里又是一片寂靜.

李大柱嘴巴張張合合好幾次,還是什麼都沒說出口.他能說啥?說他們的命,比不上大郎考科舉重要?這要是真這麼說了,這往後,大郎還要不要做人了?

楊氏看了眼自己丈夫,她一個婦道人家,現在說話,那是給自己當家的添堵.她這要是一個沒說好,不僅自己當家的名聲毀了,自己兩個孩子名聲也毀了.此時的她,恨恨地盯著冬至,恨不得在她身上剜下一塊肉來!

這冬至,如今伶牙俐齒,竟是給自己和自己當家的挖了這麼個大坑,自己和當家的可咋跳出來?

對了,冬芬!自己和自己當家的不能直接說話,不是還有個李冬芬嗎?她就可以將現在的情況打破,說出自己不能說的話.

想到這里,楊氏轉過頭,向著站在馬氏旁邊的李冬芬使眼色,讓她說句話,打破現在的局面.

李冬芬看到楊氏的示意,想到她們之間的結盟,下意識想要幫楊氏說話.她剛要開口,馬氏用力扯了扯她的衣角,連連向她使眼色,讓她不要趟這趟渾水.

李冬芬猶豫了下,最終什麼都沒說,假裝看不到楊氏的眼色.

這種情況,李冬芬要是開口了,這李冬芬就要背黑鍋了.現在冬至是咬著李大柱不放,並沒有觸及到馬氏和李冬芬的利益,馬氏自然不會開口.當然,她也會阻止李冬芬.

都是自己的兒子,雖說李大柱是長子,可馬氏也覺得他分得太多了,還是分出去一些她心里才舒坦.所以只要冬至不把矛頭轉到她身上,她是不會插手的,畢竟不管結果如何,她都沒有損失.

冬至也正是看到這點,才這麼肆無忌憚地向李大柱和楊氏開火.

ps:大家平安夜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