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分家1
等粥煮好後,大家陸陸續續地都起床了.

早餐是在一片安靜祥和中過完的,當李小柱吃完,准備去給菜地澆糞時,被馬氏李大柱叫住了.

"趁著我今日還在家,有些重要的事還是要在今日解決為好."李大柱放下手里的筷子,將吃完粥的碗往桌子中間推了推,開口說道.

李小柱已經站起身,正要往外走,聽到李大柱叫他,轉過身,走回了自己位子上做好.

這時,大家都已經吃完,放下了碗筷.

看李大柱的架勢,這事情不簡單.家里李大柱和李小柱是頂梁柱,馬氏是長輩,有事自然是這三人商量,柳氏是媳婦兒,這大事她也插不上話,所以她還是照常起身,收拾碗筷.

冬至見柳氏都開始收拾桌子了,她也不閑著,趕緊站起身,幫忙.

等兩人將桌子都收拾乾淨了,抱著碗筷就往廚房走去.

原本家里的活應該是柳氏和楊氏分攤的,現在卻全是柳氏一肩挑了.雖說不是什麼大事,但冬至也曾在柳氏面前小小地表示抗議,結果柳氏卻笑著說人活著就是要干活的,多做點事也累不死人,就這麼把冬至擋回來了.這之後,家里的活就都落在冬至和柳氏身上了.

兩人將碗筷都放到鍋里,舀了幾瓢水,柳氏拿著絲瓜絡開始洗碗.冬至見廚房沒自己什麼事了,就想著去喂豬.

拿起小木桶,提了桶水,往豬圈的方向走去.這豬圈,在屋子前院外面,她要去豬圈,還得經過堂屋.

正剛走到堂屋的後門,就看到三郎往這邊沖,三郎人小,速度卻不慢.她還沒來得及提醒,兩人便已經撞到了一起.冬至被三郎撞倒在地上,原本提在手里的木桶也翻了,水流了一地.

地上都是土,此時和水活在一起,變成泥,沾了冬至一身.

"三郎你干啥跑地這麼快?"冬至將把她當肉墊的三郎輕輕推了下,示意他起來.這地雖說是土地,可她摔下去也是很疼的,更何況還是兩個人的重量.

三郎掙紮著爬了起來,又將冬至拉了起來,急切地開口說道:"姐,大伯說要分家,奶答應了,我們得趕緊告訴娘!"

"他們說咋分?"聽到"分家"兩個字,冬至一把拉住了三郎的手,焦急地問道.

這家,遲早是要分的.李大柱提出分家有可能,可馬氏也會同意分家,那就不正常了.這分家,對于馬氏來說百害無一利,她會同意,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大伯說這家要分四份,他要拿大頭,然後就是奶和小姑一人一份,最後是咱爹,咱爹只能分一點!"說到這個,三郎就氣憤,語氣自然也就好不起來了.

果然,馬氏會答應分家,就是有鬼!

"三郎,你去叫娘到堂屋,我去看看!"冬至交代完,也不管自己衣服背後全是泥水,就這麼急匆匆地就往堂屋趕去.

"小柱,你也知道,大郎要考科舉,這是爹在世的時候定下的.這考科舉要費多少錢,這不用我說,你也能打聽到.筆墨紙硯,書本,束脩,還有這往後進京趕考的盤纏,這些可都不是小數目.大哥我一個人也是沒那個能力供他,這也只能指望你嫂子在家里侍弄莊家,在地里多刨點兒.大哥也是太困難了,不然也不會開這個口."

冬至剛到堂屋,就聽到了李大郎的聲音.她放輕腳步,慢慢地走到李小柱身後,站定,聽李大柱訴苦.

"再說娘,娘如今年紀也大了,這總得給她幾畝薄田養老吧?咱們做兒子的,總不能看著娘挨餓啊!還有冬芬,這年紀,說句不好聽的,往後是嫁不出去了,這要是在家里,咋所也得給她留條活路.咱們不能幫她找個好人家,就只能把她當個兄弟,給她分些田地,這往後她也能靠這些過活了."

李大柱一一數著各自的困難,說的是合情合理,讓人無從辯駁.果敢不愧是知識分子,這話說的,大家還不得都感激他?這自己爹要是不同意,那自己爹就是個不孝不義的人.這李大柱一張嘴,可真會說!

冬至在一旁認真聽著,心里暗暗吐槽.

"小柱啊,我也知道你困難,可你年輕力壯,又有手藝,就是沒有田地,你也過得下去,你也體諒體諒你大哥我的苦,往後多照應照應,啊?"李大柱最後,做了總結性發言.

李大柱說完,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李小柱坐在自己位置上,雙手放在長板凳上,木著一張臉,什麼也沒說.誰也摸不准他的想法,這是同意了還是不不同意.

多年的母子,見李小柱這個樣子,馬氏知道他心里不痛快,怕他不同意,趕緊開口說道:"小柱啊,娘這沒幾年能活了,這往後冬芬就是娘的牽掛.這要是娘去了,冬芬咋辦?總不能真把她趕到尼姑庵出家吧?娘別的也不說了,你就當你爹娘多生了一個兄弟,將家里的田地分了!"

馬氏說話間,三郎已經將柳氏拉到了堂屋,一家四口全站在李小柱身後.馬氏說完,見李小柱還不說話,柳氏有些擔心地喊了句:"他爹……"

"娘,我也是你兒子."從冬至進屋子到現在,只聽到李小柱說了這麼一句話.

李小柱的話,讓馬氏心里升起了那麼一絲愧疚.從小,李小柱就不大講話,是個老實巴交的孩子,她一心撲在李大柱和李冬芬身上,也沒太關注他,如今聽他這麼說,心里也生出一絲不忍,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塊肉.

可一想到李冬芬,她就按下了心里那好不容易生出來的一絲不忍的情緒.這麼分家對小柱是不好,可要是不這麼分,這往後冬芬的日子咋辦?冬芬都二十了,過了年就二十一了,往後除了給人當續弦,是嫁不出去了,不管咋說,她得讓冬芬後半輩子有個依靠!

冬至剛過來不久,這具體怎麼分,她還不知道.不過這種時候,她是不能插嘴的.這家里,當家的是自己爹,自己爹沒開口,連自己娘都不會開口,更何況是她這麼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