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李冬芬再發飆2
李小柱一放開李冬芬,李冬芬瞬間便沖到冬至面前,伸出手就要揪冬至的臉.冬至不閃不避,眼睛直直地盯著李冬芬的伸過來的手.只要李冬芬敢把手伸過來,她就讓她知道,自己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冬芬,你夠了!"李冬芬正要落下的手,被李小柱抓住了.

他以前就知道李冬芬是個性子壞的,沒成想她性子這麼壞,竟然在自己面前就要打冬至,這在背後,還不知道她打過多少次了.想到這里,李小柱的臉色更是不好看.

"冬芬,夠了!你往後是真不想嫁了還是咋的?你就是嫁了出去,還得娘家給你撐腰,你是不要這個娘家了?"李大柱實在是忍不住,大喝一聲.

這家,還是得趕緊分了,這冬芬扯不清的性子,往後還不知得吃多少虧.她自己吃虧不要緊,別帶著讓大郎吃虧!分家,這家必須得分!

李冬芬的手被李小柱抓住,另外一只手順勢就要去撓李小柱的手.吃過一次虧的李小柱,這次直接抓住了她另外一只手,不讓她動作,同時腳也壓制住她的膝蓋,不讓她動彈.

"你們這兩個龜兒子!合起伙來欺負我!你們就是一群龜兒子!"李冬芬被死死壓制住,又聽到李大柱明顯威脅的話,心里更是氣不過,直接破口大罵.

作為一個讀書人,李大柱自詡謙和有禮,此時聽到李冬芬嘴里罵的髒話,臉瞬間就黑了下來.此時的他,轉過頭,對著正要去拉李小柱的馬氏,冷冷地質問:"娘,這就是你教了二十多年的閨女?這潑婦,直接剪了發丟尼姑庵里得了,這摸樣,嫁出去也是給咱們家丟人!"

原本就在喋喋不休罵著的李冬芬,此時聽到李大柱的話,心中的火氣更甚,嘴上也更是不饒人:"你個龜兒子,你自己咋不削了發去當和尚?龜兒子!你們全是龜兒子!一群不要臉的!"

李冬芬不懂李大柱話里的意思,不代表馬氏也不懂.和李小柱不同,李大柱是不把她這個娘當一回事兒的,他如今說要將冬芬送到尼姑庵里,要是冬芬還不服軟,這往後還真說不得冬芬的後半輩子就真當了尼姑了.

自己肚子里出來的兒子,自己是最了解的.李大柱這人,可是說得出做得到,那心腸,可是黑的.她可以和李小柱胡攪蠻纏,卻不能和李大柱這樣,不然李大柱往後可不會給她養老送終.

意識到事情嚴重性的馬氏,幾步走過去,捂住李冬芬的嘴巴,嘴里輕聲安慰著:"冬芬啊,聽你哥的話,別鬧了,啊!"

可惜,李冬芬不能體會到馬氏的良苦用心.原本兩個哥哥今日一起訓她,她就相當委屈了,此時竟是連一向站在自己這邊的馬氏也不幫著自己,這更是讓她怒火中燒.想也不想,李冬芬一口咬在馬氏的手掌心,上下牙死死地閉合,直到嘴里嘗到了一絲血腥味兒,她也不松口.

"哎呦,疼死娘了!冬芬啊,你松口,松口啊!冬芬!"被咬的馬氏,一聲尖叫,被咬的那只手想往外抽,可李冬芬咬得太緊,根本抽不出來.

冬至在一旁,看得直發愣.這李冬芬,不按常理出牌啊!這剛剛還在罵自己的兩個哥哥,怎麼一轉眼就和一直站在她那邊的馬氏杠上了?這,她這是想要眾叛親離嗎?

"二郎,幫你奶把手抽出來!"李小柱手腳沒空,只得吩咐二郎.即使馬氏剛才幫著冬芬,她咋說也是他娘,不能這麼瞧著不管.

李小柱的吩咐,二郎自然是聽話的.他剛要上前,被旁邊的冬至一把拉住了胳膊,"哥,你守著娘,我過去."

說完,李冬至順手從桌子上拿起一雙筷子,幾步走到李冬芬身側,眼疾手快地將一支筷子從她的唇和馬氏手的間隙伸了進去,碰到她的牙齦後,用力一壓,李冬芬吃痛,牙齒松開了一些,馬氏還在一旁哀嚎著,冬至迅速將筷子伸到李冬芬上下兩排牙齒中間,一竅,李冬芬的牙就完全分開了.

"奶,你的手可以抽出去了."一旁的馬氏還在嚎叫著,冬至兩支筷子全塞進了李冬芬嘴里,一左一右,蹺著她的兩排牙.直到兩排牙分得老開後,冬至才提醒馬氏.

馬氏收回手,細細地查看了一番,那手掌上一片血肉模糊.馬氏一口口水吐到手掌上,疼得她直呲牙.

等她吐完口水,這才注意到冬至的動作,臉色也變得相當難看,"你這臭丫頭,還有沒有尊卑?你咋能這麼對你小姑?快,快松手!"

"奶,小姑這樣子瞧著倒像是瘋狗病,莫不是被瘋狗咬到了,如今發病了吧?這可不行,得趕緊送到送到尼姑庵里,好好靜養靜養,興許就能好了.這要是不仔細,咬著了村里的孩子們,怕是要亂棍打死了!"冬至抑揚頓挫地說完這段話,手里再一用力,直疼得李冬芬淚珠子在眼眶里打轉.

此時的李冬芬,嘴巴被李冬至撬開,她搖著頭掙紮,想將冬至手里的筷子掙脫開,卻不能如願.冬至看穿她的意圖後,手更是用力,她稍稍動一下,都痛.最後,只能放棄.

"你……你這是胡說啥?你小姑咋會得那瘋狗病?你別胡說八道!"冬至這番話,可比李大柱那番話嚴重多了.這要是傳出去,冬芬就不用再在李家村呆了.所以乍聽她這麼一說,馬氏嚇出了一聲冷汗,心里直發顫,這冬至小小年紀,心腸竟這歹毒!

冬至不再理會明顯底氣不足的馬氏,將頭湊近李冬芬,貼著她的耳朵,輕聲威脅道:"李冬芬,我是從閻王殿爬回來的!你害死了我一次,我可不會輕易就算了!下次記得別惹我一家,不然,我這野鬼可不會讓你活得自在……"

那陰森的語調,還有那話的內容,讓李冬芬不自覺就想到最近冬至的不同.以往那個懦弱,不愛說話的冬至,如今伶牙俐齒,敢跟她作對了.果然,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