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 進城5
最終,李小柱還是在三個孩子殷切的目光中,咬了一口手里的肉包子.包子是包菜豬肉餡兒的,一口要下去,滿嘴的油.好久沒有吃過肉包子的李小柱,忍不住一口吞了下去.

吞下後,發現幾個孩子緊緊地盯著他,他不自覺就紅了臉.自己竟然在幾個孩子面前丟臉了,這,這以後還怎麼在孩子們面前樹立威信?

"都……都吃吧,包子冷了就不好吃了."李小柱結結巴巴地讓幾個孩子趕緊吃自己的,不要再盯著他了.

三個孩子相互看了眼,拿起自己手里的包子,開始大口地咬了起來.

一時間,一家四口就站在大街上,捧著手里的肉包子,吃得那叫一個香.

這時候的包子,很紮實,一個大包子下去,冬至肚子已經飽得鼓起來了.三郎吃一會兒,就在路邊走動一會兒,等肚子不那麼撐了,就再咬幾口.就這麼慢慢吃著,最後將包子全吃完了.二郎就不像兩個小的了.他雖說吃得也有些撐,卻比他們好了不少.

李小柱幾口將包子吃完後,就繼續守著還沒賣完的籮筐.原本他想著將沒賣完的籮筐拿到李大柱干活的雜貨鋪,交給鋪子里的小伙計,等李大柱來了之後讓他抽空去賣了,這樣他們就可以趕著回去吃午飯了.

現在吃了包子,他也半飽了,那就等這幾個籮筐賣出去了,再回去,也免得麻煩鋪子里的伙計.

三郎吃完包子,也不停下,還是繼續在街上來回走動著.他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打了個飽嗝.冬至見他這樣,忍不住笑出聲.

"三郎,來爹這兒坐坐,跟爹講講你們今天是咋賣刺萢的."李小柱拍了拍自己做著的那塊石頭空著的地方,對正來回走著消食的三郎說道.

三郎走過去,坐到石頭上,興奮地給李小柱講他們今天是怎麼將刺萢賣出去的.

等三郎說完,李小柱摸了摸他的頭,靜靜地不再說話.

"爹,這刺萢的事,咱們保密吧,這要是說出去了,往後咱們就掙不到錢了."冬至開口說道.

原本以為李小柱會反對,沒成想他竟是點頭同意了.他這一舉動倒是讓冬至大大地吃了一驚,冬至原本還想著要費一番口舌,才能讓自己這個爹同意的,此時竟是直接答應了,這倒是省了冬至不少事.

今日的李小柱,與以往冬至認知的李小柱有些不同.按照以往她認識的李小柱,見她花錢買這麼多包子,應該是會反對的,甚至還會罵他們亂花錢,可李小柱一句多余的話都沒說.看來,李小柱也不像冬至想象的那麼頑固,那麼不開明.

"二郎,冬至,三郎,無論如何,你奶始終是你們的奶,你姑也是始終是你們的姑姑,還有你們大伯,咋樣都是你們的大伯,你們不能忘了根!"李小柱眼睛盯著前方的某一處,沒有看幾個孩子,但那語氣,確實不容置疑的.

"爹,我們知道了."幾人低著頭,答應了.

"記住就好."說完這句,李小柱再次沉默下來,幾個孩子不再打擾他,各自坐在他旁邊,看著路上行人來來往往.李小柱說這番話,就意味著他是同意分家了,這點,冬至還是看得出來的.

正午的太陽越發火辣,溫度也越來越高.李小柱取下自己戴著的草帽,放到三郎頭上蓋著.之後,又拿出擦汗的布巾,蓋在冬至的頭上.他自己和二郎,則頂著烈日,坐著.

冬至將汗巾從頭上取下,要給二郎遮遮太陽,李小柱制止了她."你個姑娘家,不能曬著,你哥不要緊."

"爹,咱們去樹蔭底下吧,要是有人來,也是看得到的."冬至指著不遠處的一棵樹,建議.

這麼熱的天氣,出門的人原本就少,等了這麼會兒了也沒人過來,李小柱也舍不得自己三個孩子曬著,于是點頭同意了.

到了樹蔭底下,幾人頓時覺得舒服了不少.不過在這樹蔭底下,人家不認真看就看不到他們,這也是李小柱一直坐太陽底下的原因.

就這麼曬了會兒,幾人越發口渴.冬至將他們沒吃完的刺萢拿出來,四個人圍坐在一起,吃著刺萢解渴.

"趁著現在無事,爹再教你們認幾個字."說著,李小柱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寫了字,一個一個教幾個孩子認.

冬至自然是認得最快的那個,讀兩遍就記住了.見她悟性這麼高,李小柱心里又是一聲惋惜:可惜了,這麼好的資質,竟是個姑娘,要是個小子,就是沿街要飯,他也供他考科舉.

"爹,下次賣刺萢,要是賺了錢,我想買本書瞧瞧."冬至不知道李小柱心里的想法,她只想買本醫書,按照上面的藥草,去山上采藥材賣,到時候,家里就有固定的經濟來源了.

"你大郎哥那兒有不少書,你們要是想看,可以去借著看看."李大郎屋子里的書,都是祖祖輩輩慢慢傳下來的.李家祖先曾今也出過幾個當官的,直到之後家道中落,這才在李家莊定戶.所以李爺爺總想培養出一個讀書人,重正家威.

不等冬至回話,二郎便回道:"爹,大郎哥最寶貝他的書了,以前我找他借過,他不肯."

二郎的話,再次讓李小柱沉默了.

"爹,等咱家有錢了,再買書吧,如今有爹教就夠了."冬至見李小柱不說話了,立刻安慰著.

"下次來鎮上,你們自己掙了錢就一人買一本自己歡喜的書."李小柱拍板,這事就這麼決定下來了.

接下來,坐了一個時辰後,街上陸陸續續有人過來逛了.李小柱讓幾個孩子坐在樹蔭下,他自己一個人帶著草帽,坐到了之前的石頭上.

不一會兒,有一個家丁打扮的人,過來將李小柱剩下的籮筐和簸箕全買走了.

四個人收拾好後,一起出了鎮子,踏上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