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進城3
喊完這句,頭頂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可以嘗嘗嗎?"

冬至聞言,抬起頭,看向說話的人.

那人逆著光站著,看不清臉.一身合身的青色的衣裳,腰間掛著一塊橢圓形的玉佩,就這麼站在冬至面前,擋住了冬至所有的視線.

"可以的,這盒……"剛想拿出之前別人嘗過的那盒給他,卻不知為何,覺得讓他和別人吃同一盒東西,委屈了他.

冬至猶豫了下,從背簍里拿出一盒新的刺萢,揭開蓋子,遞到他面前,說道:"可以免費嘗的."

男子伸出手從冬至端著的盒子里,拈出了一顆紫黑色的刺萢,湊近嘴邊,唇微啟,那粒刺萢便進了他的嘴里.

從他手伸過來,冬至的眼光便不自覺聚集在他的手上.那是一雙格外白皙的手,手指修長,骨節分明,格外好看.

"你剩下的都給我吧."男子嘗完後,那屬于變聲期獨有的沙啞的聲音,再次從頭頂傳來.

"哦哦好的."冬至收回自己的目光,低下頭,從背簍里將剩下的三盒全拿來出來,遞給男子,"這里一共三盒,十五文錢."

男子並沒有接,他身後的一名書童打扮的十三四歲的男孩子笑著接過冬至手里的三個盒子,然後掏出錢,笑著遞給冬至.

"那盒也給我."男子手指向剛剛冬至拆開給他嘗的那盒,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那盒……冬至猶豫了下,還是將那盒遞給了青衣男子身後的書童,書童再次掏出五文錢遞給冬至.

男子見冬至收起錢後,轉身就往旁邊走,他的書童朝冬至他們點了點頭,轉身跟著自家少爺走了.

這人,還真是……淡漠.

冬至搖了搖頭,將心理莫名冒出來的想法甩掉.

"哥,三郎,咱們這全賣完了,一起去找爹吧?"冬至轉過頭,詢問二郎和三郎的意見.

還沉浸在剛才青衣男子一下子買了四盒刺萢的驚喜中的兩人,聽到冬至的話,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背起自己的背簍,跟著冬至一起去找他們的爹.

兄弟姐妹三人在街上晃著,看到一家包子鋪,冬至想起自己之前對三郎說過,等刺萢賣了錢,她就給他買包子吃的承諾,腳步一轉,就往包子鋪走去.

"冬至,你去哪兒?"二郎見冬至轉彎了,怕她在鎮上走丟,一把拉住了她的衣袖.

"哥,我之前說要給三郎買包子吃的,這如今手里有錢了,自然要兌現了."冬至笑著解釋道.

"咱們這也沒掙多少,得存著,往後萬一有個啥狀況,咱也好應付啊!"二郎明顯不贊同冬至的做法,現在他們爹娘手里是一文錢都沒有,雖說今天他們賺了五十文,可也的存著,這以後要是有個啥事,心里也有底,可不能這麼大手大腳地花錢.

二郎語氣凝重地說完後,拉著冬至就要往前走,冬至見狀,只能跟在他身後慢慢走著,嘴里還在勸說著:"哥,咱們這賺錢就是為了花的.這刺萢能換錢,往後也能換錢.你看三郎這麼久沒吃過包子了,吃一個也沒啥."

冬至的話,讓二郎的腳步慢慢停了下來.這三郎是他親兄弟,他從小就心疼自己這個小弟弟,今天賺了錢,給他買個包子吃也還能剩下四十多文,也夠了.

"那你就去給三郎買個肉包子吧,這錢,咱們往後再賺回來."二郎稍一猶豫,還是決定給三郎買個肉包子吃.

冬至見二郎同意了,笑著點了點頭,拉著三郎就往包子鋪走去.二郎怕他們兩出啥子問題,也跟著他們進了包子鋪.

"老板娘,你這包子多少錢一個?"冬至拉著三郎,站在蒸簍面前,問正在賣包子的老板娘.

老板娘一低頭,看到面前站著三個身上衣服都是補丁的孩子.這些補丁,都是用相近顏色的布料,從里面補起來的,雖然還是很明顯,卻不顯得有多丑.

"這菜包子兩文一個,肉包子三文一個."老板娘收起打量的目光,笑著對三個孩子說道.

"老板,我要五個肉包子."冬至聽了價錢,覺得還挺合理的.

冬至的話,讓二郎心里一跳.他向老板娘直搖手,著急的說道:"不不不,老板娘,一個就夠了,不要那麼多!"

對老板娘說完這話後,二郎一把拉住冬至,湊近她耳邊,焦急地說道:"冬至,你咋這麼亂花錢?一個包子你和三郎分就夠了,哪兒用買五個?賺錢不容易,咋能這麼亂花?"

"哥,咱們原本就沒指望這野果子也能掙錢,今天賺的錢原本就是意外收獲.這錢賺來就是花的,我也沒全花了,只是給咱們家一人買一個包子,還剩下三十五文呢,這剩下的一大半都是攢起來的,我不會亂花的.還有這包子,爹娘這麼幸苦,好多年沒吃過包子了吧,今天用咱們掙的錢給他們買個包子吃,也算是咱們的孝心吧?"

冬至一番話下來,再次將二郎說得不知怎麼回話.冬至說的確實沒錯,可花錢這麼大手大腳的,好像也不對啊.

"那……那你買四個,我就不吃了."二郎想了想,提出了一個折中的方法.

如果他不吃,就可以省下三文錢了.

"哥,你不吃,那三郎也不吃了,姐,咱們回去找爹吧?"三郎拉著冬至的衣角,就要往包子鋪外面走.

冬至拉住三郎,安撫了番,轉過頭,對二郎說道:"哥,一家人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要是就你一個人不吃,那我和三郎也吃不下去,是不是三郎?"

三郎聽到冬至問他,他連連點頭,重重地"嗯"了聲,表示肯定.

"更何況,你不吃,爹娘會吃?他們就是咱們吃了包子,也會將自己的給咱們吃,又怎麼會自己吃包子,不管自己的兒子?"冬至說出這番話後,二郎低下頭,想了想,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

"老板娘,五個包子,分開裝吧."冬至見二郎不再反對,轉過身,對他們面前的老板娘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