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摘刺萢
接下來兩日,日子過得還算平靜.每日李小柱都會教兄弟兩個認一些字,沒錢買紙筆,兄弟二人只能拿著樹枝在地上練習寫字.每當這時候,冬至也會蹲在一旁,跟著認字.有前世記憶的她,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字全記住了,這一點引得李小柱和柳氏紛紛稱贊.

有冬至在旁邊作對比,二郎三郎就顯得慢了不少.被比下去的兄弟兩人不甘心,格外認真了起來.如果沒有冬至做對比,二郎和三郎的資質還是不錯的.李小柱在心里一對比,驚訝地發現二郎和三郎都比大郎資質好.

有這一認識的李小柱,之後下地都沒再帶著兄弟二人,如今他們的主要任務是認字,往後分家了,他攢些錢,將他倆送到私塾里念念,有本事就考科舉,他就是去要飯也供他們倆讀書.要是讀幾年,連秀才都考不上,那就回來繼續種地,左右不會餓死.

這幾日冬至除了認字外,一門心思都撲在了編盒子上.從開始的歪歪扭扭,到現在也像模像樣.雖然沒李小柱編的精致,不過也拿得出手了.

冬至將編得好的都挑了出來,擺在一旁,數了數,整整二十個.這就是她兩日來的成果.

這日吃過午飯,李小柱用木頭訂了三個小盒子,里面裝滿了沙子,供兄妹三人練字用.兄弟兩個拿到手後,立刻在沙子上畫了起來.

冬至接過之後,將盒子放在一旁,走到李小柱面前,對他說道:"爹,我想再去山里一趟.上次我們在山上看到一種能吃的野果子,我想著摘下來,明天趕集拿到鎮上去賣,或許能掙幾個錢."

原本釘完盒子,現在在修凳子的李小柱,聽了這話,停下了手里的活.抬起頭,盯著冬至,語氣嚴厲地問道:"你咋知道那野果子能吃?"

李小柱的語氣,嚇得二郎三郎原本就低著練字的頭,更是抬不起來了.

"之前去外婆家,和村子里的孩子一起去山上耍時,見到一個獵戶摘著吃了.他告訴我們,他上山沒死時,就會摘些打牙祭,之後有不少孩子都摘著吃了,沒事,還很好吃的."冬至面不改色,撒了個小謊.她可不是二郎三郎,被嚇一嚇,就把實話全抖出來了.

李小柱這才面色柔和了些,他是怕幾個孩子趁著自己不注意,亂摘野果子吃,如果是那樣,他今日非得打他們一頓,讓他們長長教訓.這山上的野果子,有不少是有毒的,他們要是胡亂摘著吃,萬一遇上有毒的,那就遲了.

"這野果子咋換錢?誰家有錢也是去糕點鋪買糕點吃,咋會買野果子吃?"柳氏出聲,向冬至潑冷水.這鎮上的人是比鄉下人寬裕,可誰家沒事買野果子吃?

冬至料想到會費一番唇舌,所以也沒什麼失望的情緒.面對柳氏的問話,冬至回道:"娘,這野果子味道很好的,比鎮上的點心味道也不差,別人嘗了覺著好吃,如果便宜,自然也會買的.再說,這野果子是山上張的,我就去摘,也不花錢,賣不出去自己吃也成啊!"

李小柱和柳氏一聽,想了想,確實是這麼回事.這家里也沒錢去給孩子買些吃食,要是那野果子能吃,摘些回來也不錯.心里雖然同意冬至去山上摘野果,卻從一開始就不信野果子也會有人買.

"那你們兄妹三個一起去吧,記得就在淺林里,別往里面跑.還有,冬至你得把屋子里的活都干完,二郎三郎得把字都認全了,才能去."李小柱和柳氏交換了下眼神後,松了口.

沒想到這麼順利,原本以為還要再多費一番口舌的冬至,心里高興地不行.

"爹你放心吧,我屋子里的事已經做完了,我相信哥和三郎一刻鍾內可以將今天的字全寫出來.是吧哥,三郎?"冬至前面一句話是對李小柱說的,說完後,轉身對身後正蹲在地上豎著耳朵偷聽的兩人問道.

"啊,這……"二郎沒想到冬至竟然會這麼為難他們,剛想說時間能不能延長些,冬至卻大手一揮,豪氣地說道:"我相信哥和三郎,我都能在一刻鍾內學完,哥和三郎不會比我差吧?"

二郎到嘴邊的話,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雖說他確實不如冬至,但要他承認並親口說出來,他男人的自尊還不允許.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里,二郎和三郎拼了命,注意力全在自己眼前裝沙的盒子上.一刻鍾後,李小柱將今日叫的生字一個一個地考,二郎和三郎竟然全答出來了.果然,人都是要逼著,潛力才會被挖掘出來.

冬至將自己編好的竹盒子一個一個整齊地碼在她的新背簍里,然後帶著二郎三郎一起進了山.

到之前摘刺萢的地方,放下背簍,蹲下身子開始摘刺萢.

"哥,三郎,你們挑那些紅紫色的摘,最好是長得飽滿的,那些長殘了的就不用摘了.摘好後放到我編的竹盒子里,不要弄破了啊."

冬至邊摘著,便吩咐二郎和三郎,二郎三郎應了聲後,開始小心地摘那些看起來就想吃的刺萢.

刺萢原本就不好摘,藤上全是刺,三人在摘的時候還得注意不被刺刺到,所以速度比較慢.好在這里的刺萢張得多,到處都是,這才稍微節約了些時間.

三人悶頭摘著,一個半時辰後,帶來的二十個空竹盒子已經裝滿了十二個.

這時天色已經不早了,再摘下去天就要黑了,于是兄妹三人決定下山.

"冬至,這野果子真能換錢嗎?"二郎背了六盒刺萢,冬至背了四盒,三郎也背了兩盒.雖說不是很多,對于三個孩子來說還是有些重的.

"姐,這個真好吃,要是能換錢,咱們就全賣了,要是不能換錢,咱們就吃了吧?"三郎背著個小背簍,想到自己背上的東西可能能換錢,就很高興.要是不能換錢,又怕冬至傷心,所以才說出後面的話.即使年紀還小,三郎也知道要體諒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