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學編竹盒
得到肯定答案的冬至,興奮不已.回了西屋後,就將李小柱的話告訴了二郎和三郎.二郎三郎聽到這個消息,興奮地晚上睡不著,拉著柳氏聊著,一家人很晚才睡.

李小柱見幾個孩子這個樣子,不知道是該斥責他們,還是該心疼他們.這是他的孩子,這些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心里苦澀的李小柱,翻來覆去,半夜才睡著.

第二天三個孩子起床,神清氣爽.因為前一天的收獲,三郎還想上山去掏鳥窩和吃刺萢,可惜李小柱這次沒讓他們上山,而是抓著他們兩個蹲在他身旁,教他們寫字.

李小柱最先教的就是他們兩個各自的名字,在地上寫出來後,他就繼續編著簸箕和簍子,留下二郎和三郎兩個人蹲在地上,拿著小樹枝一筆一劃地模仿著畫著.

李冬至站在旁邊跟著看了會兒,拿了個樹枝就在地面上寫了出來,悟性之高,讓李小柱連連稱贊,弄得二郎三郎漲紅了臉,憋著一口氣,將自己的名字寫了出來.最終結果,自然是冬至完勝.

這個時代的文字,有些像古代的繁體字,冬至半蒙半猜,還是認得一些的.此時在地上,她看兩遍就會了,再寫也簡單.李小柱誇她是最有悟性的,弄得她都不好意思了.她原本就認識這些字,現在只是換種寫法,一個奔三的人了,還和兩個小孩子爭悟性,說出去還真丟人呢.

冬至拋下正練習寫字的二郎三郎,跑到李小柱身旁,盯著李小柱翻飛的手指好一會兒.不得不說,李小柱編竹簍子,速度簡直是快得不可思議,冬至看了好一會兒,都沒看到他是怎麼編的.

"爹,你教我編個竹盒子吧,就是那種方形的,一掌大,帶蓋子的."冬至邊說,邊比劃了一個盒子的大小.

"你要編這干啥?要是好玩,爹給你編一個就是了.這竹篾傷手,時間長了手都糙了,你個姑娘家別學這."李小柱說著,將手里編了一半的簍子放到旁邊,拿起一根竹篾,照著冬至比的大小,手指翻飛,不一會兒就將竹盒子編好了,還有一個精致的蓋子,看得冬至愛不釋手.

冬至拿著那盒子左看看右瞧瞧,嘴都合不攏了.自己這個爹,放到現代,那可是一個藝術家啊!

"爹,你教教我吧,我保證不會經常編的!"冬至伸出一只手,抓著李小柱的袖子,搖著撒嬌,臉上還堆著討好的笑.一邊撒嬌著,心里一邊吐槽.自己一個奔三的人了,竟然像個十歲的小姑娘一樣跟自己老爹撒嬌,真是可恥!

李小柱扛不住自己閨女的撒嬌戰術,無奈之下,只好繳械投降.

拿起一根竹篾,一步一步交著冬至編著.冬至拿著竹篾,跟著李小柱一步一步認真學著.這盒子,看著李小柱編著容易,自己動手時,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啊!

等冬至終于編完時,那小盒子都是歪的.

冬至看著自己好不容易完成的第一件竹制品,禁不住熱淚盈眶.自己編的簡直拿不出手,特別是自己爹編的就在一旁放著,這一對比,冬至更是拿不出手了.

李小柱看了冬至編的盒子,忍著笑,指點了一番,然後再安慰一番後,拿起自己之前沒編完的簍子,繼續編了起來.

昨天冬至和他說,讓他給她編個小點的簍子,趁著現在有時間,趕緊幫自己幾個孩子都編一個,過段時間可就沒空了.

冬至將自己編的盒子放到地上,拿起一個竹篾,繼續編起了盒子.

等第二個編完,放到第一個旁邊一對比,明顯比第一個要好些了.這一發現,讓冬至斗志昂揚.只要有進步,她聯系一段時間,一定可以也編出精致的盒子!

心里暗暗給自己鼓氣後,再次拿了一根竹篾,繼續練習著.

地上的二郎和三郎,還在聯系寫自己的名字.雖然他們現在會寫了,可是那東倒西歪的字體,李小柱看了很不滿意.旁邊冬至寫的端著漂亮的字還沒擦掉,這就像是時刻在提醒兩個孩子沒有冬至厲害,不服氣的兩人拿著棍子繼續在地上畫著.

炕上的柳氏,拿著針繡著帕子,時不時抬頭看看地上正認真的三個孩子,臉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不一會兒.李小柱就將三個小號的簍子編完了.目光先轉到二郎三郎的身上,不錯,字寫得比之前好了些.再看看冬至編的盒子,雖然這盒子簡單,不過第一次能編到這個樣子,也不錯了.

"他娘,你歇會兒,不要繡了,這小月子也不能刺繡,傷眼珠子."李小柱將目光轉到柳氏身上,發現她還在繡帕子,忍不住開口說道.

"沒事,大哥過兩日就回來了,這幾日趕幾張帕子出來,他好帶到鎮上賣."柳氏換了個顏色的繡線,繼續繡著.

柳氏的話,讓冬至只想長歎口氣.娘啊,親娘啊,你這拼死拼活地繡帕子,那賣的錢都被大房存成了私房錢,又不會給你幾個孩子一頓好的吃,干啥子這拼命啊?這難得的修養時光,就這麼被浪費了!

心里默默吐槽的冬至,到底沒將這些話講出口.不過大伯要回來了,這倒提醒了冬至,之前說要去鎮上看看的,結果因為娘的事給耽擱了,這幾天得找機會去看看了.

來到這個世界三個多月了,除了知道這是一個叫大越的王朝外,其余的一無所知,連物價都不知道.還有人們的審美觀都不知道,家里除了少量的面粉,是給大郎和冬芬吃的之外,其余的就是玉米粉和干紅薯了,這個朝代還有哪些農作物她也不知道.這種兩眼一抹黑的情況,可不能這麼一直持續下去.

可是這鄉下的人,不到非去不可,一般是不到鎮上去的.這不僅是因為李家莊離鎮上遠,還有鄉下人對鎮上人天生的敬畏.再有一點,就是去了鎮上,難免會花錢,這年頭,大家都在地里刨食,可沒那個閑錢買這買那的.

怎麼找個借口去鎮上,這也是個難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