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風波之後
兄妹三人,圍著柳氏,說說笑笑,緩解之前的氣氛.

母子四人正說得開心,他們屋子對面東屋的情況,卻不同.

"你小姑說要分家?"楊氏再次問出聲,之前她就讓立春跟著過去打探消息,沒成想立春竟然會帶出這樣一個消息,一時間,她竟然有些不敢相信.

"娘,小姑親口說的,要不是奶極力勸說,現在咱們已經分家了!"立春煩躁地說道,她原本就不喜歡自己叔叔一家和小姑.她爹在鎮上的一家雜貨鋪里當掌櫃的,每個月都是有月銀的,她哥哥馬上就可以考秀才了,哪像叔叔一家.

叔叔那一家就是一群泥腿子,啥都不懂,自己每天還得和他們吃住在一起,想想就掉面子.還有小姑,一個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整天在屋子里作威作福,自己和她一家子,以後還不知道會不會影響自己的名聲!要是分家就好了,分家了,就不用再和這群人住一塊兒了,她可是直到她爹娘已經攢到了做新屋的銀子了……

"你這傻丫頭,你小姑有這個心,就夠了.你奶攔得下一次,攔不下第二次!但凡你小姑動了這麼點心思,你娘我就可以讓這事成了,到時候你奶還不是得聽你姑的?"楊氏點了下立春的額頭,胸有成竹地說道.

這丫頭,也不知道像誰,性子這直,啥都寫在臉上,以後得認真教教了.

經過楊氏這麼一提點,立春顧不上被楊氏戳紅了的額頭,興奮地問楊氏:"娘,您是說咱要分家了?啥時候?"

"你爹過幾日便要休沐了,到時候娘再和你爹合計合計,看你爹是個啥說法,你爹要是松口了,娘就去找你小姑,到那時,咱們就分家.你現在得沉住氣,仔細別說出去了,要是他們整出啥幺蛾子,到時候就麻煩了!"楊氏興沖沖地講完心里所想後,語調一變,吩咐立春.這事兒,還得從長計議,萬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打算.

立春得到了肯定答案,臉上的喜意已經克制不住."知道了娘,我不會和他們說啥的,那群人,懂啥?"

"不說這了,立春,你的帕子繡得咋樣了?過幾****爹可就要回來了,等你爹走時可是要帶到鎮上去賣的,到時要是繡不完,仔細你的皮!"楊氏轉移話題,半是詢問半是恐嚇地對立春說道.

"娘,我的帕子還剩一條就繡完了,爹回來之前,我能繡完的.娘,你干啥不讓冬至也學著繡帕子,這樣咱不是能賣更多錢嗎?"立春這點想不通,從小娘就教她刺繡,還讓她繡一堆帕子拿去賣,可冬至卻不需要做這些.以她娘的性子,不是要讓冬至學會修帕子後,一天要繡一兩條地拿去換錢嗎?這些錢不管咋樣都是在娘手里,干啥有錢不要呢?

"冬至那丫頭要是也學了修帕子,這屋里的活誰干?還有,這學不好也就罷了,這萬一學好了,以後壓你一頭,你還咋說到好婆家?哪兒像現在,村里人人知道你有一手好繡藝,再加上你哥還在讀書,要是今年能中秀才,以後你的婚事還能差了?"楊氏拿起繡籮里沒繡完的帕子,開始繡了起來.

說道婚事,立春兩頰緋紅.一想到自己可以說個好親事,又欣喜,難得羞澀的她,爬上炕,拿起沒繡完的帕子,埋頭繡了起來.只是臉上的紅潤,卻沒有馬上褪去.

離炕有一段距離的李大郎,拿著毛筆蘸了墨,繼續在紙上奮筆疾書,完全不在意楊氏和立春的對話.

屋子里安靜了下來,誰也不知道屋子里的母女兩人有這麼一場談話.

西屋里的冬至,還和二郎三郎一起,與柳氏聊著家長里短.

柳氏心情也慢慢開朗了,幾個孩子呆在身邊,都自己開心,自己有再多糟心事,也不放在心上了.

看了看窗外,這天快黑了.今天這事一鬧,馬氏她們也沒人做飯.婆婆大嫂不願意做飯,自己是個小輩,自然是要去做飯的.

心里想著,柳氏往炕邊挪了挪,腳放到地上的鞋子上,就要下地.冬至見到柳氏的動作,問道:"娘,你干啥去?"

"這天都快黑了,娘給你們做晚飯去."柳氏邊說著,邊穿鞋.

冬至拉住她的手,制止她:"娘你歇著,我去做.晚上咱就吃煮干薯,這煮起來也快."

說完,不等柳氏反對,冬至在炕上挪了幾天,就到了炕邊,穿上鞋子,站到地上,環顧了全四周,房間因為之前李小柱和李冬芬的一番動作,已經混亂不堪了.原本李小柱編簍子的竹篾散亂地到處都是.還有那已經編好的簍子和簸箕之類的,也是東倒西歪,一副台風過境的樣子.

"哥,三郎,你們把屋子整理下,我去做飯,等我做好了,你們得把屋子收拾好啊!"冬至轉過身,笑著對二郎三郎說道.

二郎和三郎拍著胸脯表示,他們保證在她晚飯做好之前將屋子收拾好.

冬至笑著點了點頭,走出了屋子,往廚房方向走去.

經過堂屋,正要往後門出去,到後院的廚房時,竟然看到李小柱披散著頭發,坐在後門的門檻上.

那落寞的背影,那坐著的姿勢,和上次二郎坐著的姿勢一摸一樣,這就是父子啊!

冬至腳步頓了下,提起腳繼續往前走,到了後門門口,李冬至站在離李小柱的背後,開口說道:"爹,我要去廚房做飯,你讓讓吧?"

李小柱已經在這兒坐了好一會兒了,他心情不好時,習慣坐在這里,慢慢冷靜著.這個習慣,已經有二十多年了.

背後突然傳來的冬至的聲音,將李小柱的思緒拉了回來.他站起身,往後院走了幾步,讓冬至過去.

冬至一步跨過門檻,走到後院.兩步遠處就是狼狽的李小柱,李冬至想了下,開口對李小柱說道:"爹,廚房的柴有些濕,我點不著,你幫我燒燒火唄?"

聽到自己閨女的請求,即使現在的他情緒低落,也拒絕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