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進山1
中午吃完飯,李小柱坐在屋子里編著竹簍子,手指翻飛,一個竹簍已經初現原形.二郎坐在他旁邊認真看著,以後這編簍子簸箕之類的他都得會,這不僅可以供應給家里用,還能拿到鎮上換錢貼補家用.

整個李家莊,李小柱簍子是編得最好的,不僅結實,還很是精致.每次農閑他就編些簍子之類的,趕集時拿去賣.當然,換的錢一分不少地交到了楊氏手里.

"娘,我想去後山撿柴火,屋子里的引柴快沒了."冬至與三郎一起坐在炕上,和柳氏聊著家常.冬至想去山上看看,趁著說話的空隙,對柳氏說道.

"柴火沒了?趁著沒事,我去山里砍些樹回來,過段日子玉米熟了可就沒功夫了."冬至話音一落,李小柱就答道.李大柱在鎮上的雜貨鋪里做工,每個月只有兩天回來,家里里里外外的重活都是李小柱的,這砍柴自然也得他出馬.

說完後,李小柱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原本便是為了讓二郎學著編簍子,他放慢了速度,現在要砍柴,只能以後慢慢教了,以後機會有的是.

"爹,屋子里還有不少柴,我是想著,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去山上撿小樹枝,好引火."沒想到自己隨意找的一個借口,爹竟然就打算去砍柴了,這可不行.自從她來到這個地方,她就沒看到李小柱坐著歇會兒.每天早上天沒亮就起來挑水,挑完水就下地,等時間到了就回來吃早飯,然後再帶著二郎三郎下地.

就算是不下地,他也會把柴都劈好堆在院子里.他就算是累了歇著,手里也是在編著簍子之類的.除了要吃飯睡覺外,簡直就是個不斷勞作的機器人.

想想自己上輩子,每天上八小時的班,偶爾加班都覺得很累,和爹比起來,簡直汗顏.難得爹現在歇會兒,可不能讓他再去砍柴.還有就是,家里本來就有柴火,她就是想去山上看看,要是爹去了,自己可就不能亂逛了.

二郎和三郎還小,可李小柱還是帶他們下地.兩人是男孩兒,以後是家里的頂梁柱,農活兒都得精通,帶著他們,就是要讓他們將地里的活兒都學會.這個年代,男娃是寶,可承受的太多了.可以說,他們得養活一大家子.女人除了農忙,平時是不下地的,不過家里的活也不輕,還得做繡活兒貼補家用.

"那讓二郎吧,你在屋子里讓你娘教你繡帕子,年紀不小了,得學了."李小柱手下動作不停,簍子已經快編完了.

聽說要學刺繡,冬至是一個頭兩個大.作為一個上輩子拿鐵錘的女漢子,實在是做不了刺繡這樣精細的事.

"是要學了,我家冬至都十歲了,是大姑娘了."柳氏接著李小柱的話說了,她這幾天也在尋思著這事.前幾年她就有這想法,可大嫂說冬至還小,怕糟蹋東西,當時就把她給拒了.她當時心里是不舒坦的,立春五歲就開始學了,冬至八歲學還小嗎?

不過她性子軟,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如今,冬至都十歲了,自然是要開始學著這些了,不然以後可找不到婆家.

"娘,我還小,過兩年再學吧?"冬至搖著柳氏的手臂,開始賣萌撒嬌,可惜柳氏不買賬,態度很強硬.

"二郎,你去撿些柴火回來,就在淺林里,不要進深山."看著娘兩兒鬧了會兒,李小柱對旁邊正幸災樂禍的二郎說道.

二郎應了聲,起身就要往外走.冬至見了,連忙下炕,在他背後喊道:"哥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話音未落,冬至已經跑到二郎身邊了.二郎見冬至喊他,停住了腳步,用詢問的眼神看著李小柱.李小柱見冬至這麼想去,也就同意了.

他一點頭,三郎也掙紮著下了炕,想一起去.扛不住他渴望的小眼神,李小柱和柳氏對望了一眼,也同意了.

三個孩子一聲歡呼,都開心不已.村里的孩子,上山下海地野著.可前幾年深山里沖出了一只狼,咬死了兩個在山里玩鬧的孩子後,村里的長輩就不怎麼讓孩子去後山了.不過這幾年也沒什麼事,如果是在淺林里還是很安全的,畢竟那里時常有獵戶,還有上山打柴的人.

"爹,娘,我們先走了!"冬至打了招呼拉上三郎的手就要往外面走.此時的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原始的山是什麼樣的.在前世,她看到的都是鋼筋水泥,偶爾去旅游,也是被人工修飾了的,能有機會進山了,她自然激動.

"二郎要照顧好冬至和三郎,不要太進林子了,天黑之前記得下山,不要玩得忘了時辰!有事兒就大聲喊人,淺林里應該是有獵戶的.還要仔細,別讓蛇咬了."柳氏見幾個孩子高興地往外面走,不放心,又一一叮囑.

三人應了聲,表示知道了,柳氏又重複叮囑了遍,才放過他們.

"等等,我去拿個背簍."走出院子時,冬至叫住二郎三郎,說道.

"冬至,幫我拿根草繩來,過會兒我捆柴用."二郎對冬至說道,冬至應了聲,去舊棚子里拿簍子和草繩.

草繩,是用稻草搓成的,平時用來捆些柴火之類的.如果潮濕了,會腐爛,所以用不長久.如果是籮筐之類要用很久的物什,要用麻繩.

拿了個雙肩的背簍,背在背上,背簍的底到了她的小腿處,走路都不方便了.她將兩邊的肩帶都打了節,這才背緊了些.

今天先將就著用,等回來了讓爹給編個小點的簍子.有個能干的爹,真幸福!

不知道前世的老爸現在怎麼樣了,會不會又是約幾個好友到家里品嘗他泡的藥酒,然後再炫耀一番?還有老媽,會不會又去給美容店的人送錢了?

想到這里,鼻子一酸,眼眶一熱,眼淚已經在眼眶里打轉了.

"真丟人,都奔三的人了,還哭鼻子!"冬至自嘲了番,隨即安慰自己,家里還有妹在幫她照顧老爸老媽,他們都應該好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