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初步游說
馬氏拿著掃帚,一把往姜氏門面上招呼過去.姜氏也不是個好惹的,直接一閃身,躲開了.馬氏見一擊不成,又揮起掃帚,繼續往姜氏身上招呼,原本圍在院子外面的人,見馬氏的掃帚到處揮,嚇得全往旁邊躲.

姜氏躲了兩下,便被馬氏的掃帚掃到了胳膊.胳膊上火辣辣的感覺讓姜氏心里火氣上湧,直接"呸"了口,就去搶馬氏的掃帚.

"你個賤人,敢打我?"姜氏邊搶掃帚,便罵馬氏.

馬氏也不甘示弱,立馬還口.

兩人邊打邊罵,周圍人看不下去了,幾個婦女上前,將兩人分開,慢慢勸說著.

冬至站在一旁,看著她們鬧.原本她只是要讓李冬芬受點教訓,免得她以為全世界就她最大,誰知道馬氏竟然直接動手了,這樣更好,省得她多費唇舌.

屋子里已經沒有李冬芬的罵聲了,看來她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名聲的,既然這麼在意,干嘛不自己注意點呢?

默默搖了搖頭,不再理會馬氏和姜氏的對罵,低著頭,回了屋子.

回到西屋,里面只有柳氏一個人坐在炕上.

"娘,你怎麼坐起來了?是不是要喝水?"冬至幾步上前,關切地問柳氏.

柳氏搖了搖頭,回道:"在炕上躺了這幾天,也躺夠了,屋子里還有活,娘得起來做了."

"娘,你現在不能碰冷水,小姑的衣裳,我來洗,你躺著就行了."冬至勸說柳氏.

柳氏聽到冬至的話,瞪了她一眼,這才說道:"哪有侄女給沒出嫁的姑姑洗衣裳的?"

"哪兒有嫂子給沒沒出嫁的小姑子洗衣裳的?"冬至立馬反駁道.

柳氏一噎,說道:"你啥時候這麼牙尖嘴利了,還會頂嘴了?"

冬至按住想起身的柳氏,將她往床上推,聽到柳氏的話,她答道:"娘,這樣不好嗎?我不想再像之前一樣被人欺負了,我也不想再死第二次了."

柳氏怔怔地盯著冬至那透露著堅定的眼睛,一時說不出話來.以前的冬至,時不時就被李冬芬打罵,她心疼,卻不能說什麼,不然馬氏就會出來說她不孝.現在的冬至,待人刻薄了,可也不會再受到欺負了.

一時之間,她也不知道冬至這變化是好是壞.

"冬至,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傳出去,對你小姑的名聲不好,以後更不容易說到好婆家了."即使是在屋子里,柳氏也清楚地聽到了外面的動靜,畢竟這動靜可不小.

柳氏的不贊同,冬至早就料到了.柳氏是一個軟性子的人,什麼都為別人想得多,為自己想得少,所以這種對李冬芬的名聲有害的做法,她是不會贊同的.

"娘,您心腸好,為別人著想,可是小姑為我們想過嗎?不說我差點死了,就是三郎,也是經常被小姑打罵,娘,你看看三郎身上的青腫,你想有天三郎被小姑打死嗎?"冬至正視著柳氏的雙眼,鄭重地說道.

"你別胡說,你小姑……她不……不會的……"柳氏心里慌了神,嘴里反駁著,心里卻沒有多少底氣.

"娘,我就是例子,要不是我命硬,現在恐怕已經不在人世了吧?還有我那未出世的弟弟或妹妹,娘,小姑已經害死了你一個孩子了,你還不相信嗎?"冬至不顧心里掙紮的柳氏,繼續說道.

她知道自己這樣很殘忍,再次提起柳氏的傷心事,會讓她傷心欲絕.可是不下猛藥,她是不會清醒的.可以說,李冬芬已經害死了柳氏的兩個孩子.而李冬芬,卻連一絲的愧疚都沒有,這樣的人,完全沒有被原諒的價值.

第一次見到三郎身上的傷時,冬至都震驚了.這是一個七歲的孩子啊,李冬芬怎麼下得去這狠手?當時的她,差點激動地跑去找李冬芬打架,結果還是三郎怕她被李冬芬打,抱著她不讓她去.不過這件事,她可是記在心里的.

"娘,我是三郎的姐姐,小姑這麼打三郎,我以後要是見了,我不會跟她客氣!我不像你這麼好心,為她著想.要是她以後敢再這麼傷害三郎,我會讓她付出代價!"這句話說完,冬至便不再管柳氏,下了炕,出去看看情況.

門外,馬氏和姜氏被兩撥人拉開後,還在對罵著.而李冬芬,則回到了她與馬氏住的北屋.馬氏可以出去與別人打架,李冬芬可不行,她還得保留她僅有的名聲,不然這輩子是真的嫁不出去了.

"娘?"李小柱的聲音不合時宜地插入到亂哄哄的人群,跟在他後面的,是拿著小鋤頭的二郎和空著手的三郎.

"小柱,你回來正好,給我狠狠地打這個惡婆娘!她竟然敢敗壞你妹子的名聲!"馬氏見李小柱回來了,底氣更足了,對著李小柱就喊道.

"我呸!你那寶貝閨女的名聲還用得著我來敗壞?自己的閨女是寶,別人的閨女就是草!你這殺千刀的婆娘,這麼作孽也不怕以後遭報應!"姜氏毫不退縮,立馬反擊回去.

姜氏這話,真是說到冬至心坎兒里去了.這人就得這麼不怕事,才不會有人欺負.要是柳氏有這個蔡氏一半厲害,她們也就不會過得這麼慘了.

李小柱還弄不清情況,旁邊的蔡氏便將情況向李小柱一一說了,李小柱一聽,直接就是一個躬身,向眾人賠禮道:"各位嬸子嫂子伯伯大哥,我在這里向你們賠不是了,現在也是飯點了,小柱就不留各位了."

話說到這份上,是直接下了逐客令了.大家聽了,也就紛紛散了,順帶著,也將姜氏帶走了.

馬氏見姜氏就這麼走了,心里很不甘.這兒子,不向著自己,怎麼還給那些吃飽了沒事干的人賠罪?

"你這臭小子,沒瞧著你娘我被人欺負了?你這是胳膊肘要往外拐還是咋地?那個姜氏罵你妹子找不到婆家,你就這麼放過她了?"

"娘,你再這麼鬧下去,冬芬她是真的找不到婆家了!"李小柱說完這句話,不再理會馬氏,拿著鋤頭就往屋子里走去,二郎三郎也很識相地跟在他們爹身後,往屋子里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