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流產
等李冬至牽著三郎趕回家時,堂屋里除了躺在門口的鋤頭外,已經空無一人,沒有了柳氏和其他人的身影.李冬至放開牽著三郎的手,彎下腰,交代三郎:"三郎,你去燒鍋熱水,娘一會兒要用."

七歲的三郎,已經明白他娘是出了什麼事.李冬至一吩咐,他答應了一聲,"蹬蹬蹬"地幾步跑到廚房燒水去了.李家三個孩子從小就開始干活,二郎已經下地了,今天李小柱是去給地里除草,就把三郎也帶上了.三郎雖然小,可是燒水還是沒問題的.

李冬至打開柳氏屋子的門,走了進去.

躺在床上的柳氏,臉色毫無血色,下身已經被血完全****了.李小柱站在床邊,聲音顫抖地安慰著柳氏:"他娘,二郎去找李大夫了,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再忍忍!"

李冬至壓下心里翻滾的情緒,走進去,將門關上,避免風吹進來了.

"冬至,你快出去!"聽到關門聲,李小柱轉過頭,看到李冬至進來了,一聲怒喝.

柳氏現在是小產,在鄉下人眼里是不吉利的.要是以後傳出去,冬至就不好說親了.

"爹,三郎去燒熱水了,你去迎迎李大夫吧,我照顧娘就行了."李冬至幾步走到櫃子前,從櫃子里拿出一條乾淨的布巾,走到床前,幫柳氏擦著額頭的汗珠.

"這不是你個姑娘家該進來的地方,快出去!"李小柱瞪著通紅的雙眼,對李冬至吼道.

"爹,這個時候還在意這些?"李冬至將柳氏外面那條褲子脫了下來,轉身放在旁邊的凳子上.她都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自然不會在意那些虛的,眼下,什麼都沒有柳氏要緊.

"爹,李大夫來了!"人還沒進門,二郎就在門外喊道.

李冬至快手快腳地將床上的被子攤開,將柳氏蓋好後,李小柱這才出門迎接李大夫.

開了門,最先進來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郎中.臉上堆滿了褶子,下巴處是巴掌長的胡須,一雙眼睛很有神.

"李大夫,您給我娘看看,看要不要緊."李冬至趕緊走到李大夫面前,急切地說道.

李大夫喘了口氣,慢悠悠地走到床前,坐在李冬至給他端來的凳子上.坐定之後,他才開口說道:"莫急,小柱家丫頭,將你娘手拿出來,老夫給把把脈."

聽從老大夫的吩咐,李冬至幾步走上前,從被子里將已經暈過去的柳氏的手拿出被子,放到李大夫手邊.李大夫轉過頭,朝後面背著他藥箱的二郎招了招手,二郎會意,幾步跑了過來,將藥箱放在旁邊一個比較矮的凳子上.

李大夫打開藥箱,從里面拿出了一張帕子,搭在柳氏手腕上,這才將手隔著帕子搭在柳氏手腕上,閉著眼細細把脈.

旁邊站著的三人,均是一臉緊張地看著把脈的李大夫.

"這是小產了,怎麼就這麼不小心?"李大夫睜開眼睛,轉過頭,責備李小柱.

作為丈夫,竟然讓自己妻子小產了,這可是李小柱大大的失職.

"李大夫,這不關爹的事,是奶和小姑……"李冬至急忙解釋,她可不想李小柱背這個黑鍋.

"大人說話,小孩兒插什麼嘴?"李小柱不等李冬至將話說完,就呵斥李冬至.李冬至不再說話之後,他轉過頭,向李大夫賠禮道:"孩子不懂事,頂撞了您,我代她向您老賠罪了."

被訓斥一頓,李冬至心里沒什麼委屈可言.她原本便知道這話自己不能說完,李小柱開口慢了點,還是讓自己將信息傳達給了李大夫,這就夠了.柳氏被李東芬害得小產,她別想什麼懲罰都不受就這麼脫身.

"沒事,你們家的事我也知道一些,只是苦了你娘子了.她之前生三娃身子就虧了沒養好,現在又遇上這小產,哎,以後想再要孩子,可就難了……"

說完這話,李大夫直搖頭.之前柳氏剛生下三郎幾天,月子里就直接下地做事,身子原本就虧損了,現在又遇到這檔子事,以後基本是沒可能再有孩子了.不過這話,他不好直說,不然一家人還不定傷心成啥樣.

李大夫的話,重重地擊打在三人心頭.

"李大夫,孩子他娘不要緊吧,怎麼暈過去這麼久了,到現在還沒醒?"李小柱畢竟是家里頂天的男人,難受了會兒,還是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自己已經有了三個孩子了,以後沒有孩子就沒有吧,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柳氏沒事.

"二郎娘沒大問題,一會兒就會醒了,我開個方子,你們去鎮上抓兩幅藥,吃了就沒事了.這小月子可得伺候好了,這次可不能再下地了,不然得落下病根了."

李大夫拿出藥箱里的紙筆,開始慢慢悠悠地開著方子,嘴里不停地叮囑著注意事宜.李小柱在旁邊連連點頭稱是,三人心里的大石也落了下來.

"二郎,你去向你大伯娘拿你娘的診金和藥費."李小柱等李大夫交代完了,趁著空擋,悄悄吩咐旁邊站著的二郎.

二郎點了點頭,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

李冬至見李小柱陪在李大夫旁邊,這才退了出去.

到了廚房,李冬至見到小小的三郎正坐在灶旁,往灶眼里填柴,小臉上滿是擔憂.

"三郎,李大夫說娘只要靜養就沒事了,別擔心."三郎年紀雖小,卻很懂事,小小的人兒,就知道不給大人添麻煩,靜靜地在這里燒水,這讓李冬至更加的心疼.

"姐,真的嗎?娘沒事?"三郎一臉欣喜地看著李冬至,想要再次得到確認.

"娘沒事了."李冬至笑著點了點頭,三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小小的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這麼大人化的表情,讓李冬至一陣好笑,卻也心酸不已.這麼小,就這麼懂事,這是受了多少罪?

平靜了心里的情緒,李冬至看向了灶台上的鍋,那上方,已經滿是熱氣,看來水是開了.

"三郎,水開了,不用再添柴了."李冬至吩咐了一聲,走到灶台前,拿出一個粗瓷碗,將鍋蓋打開,用葫蘆瓢舀了一碗水,再次將鍋蓋蓋上後,端著開水,向屋子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