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雞蛋風波3
李冬芬幾步跨過來,伸出手就要抓住再次被柳氏檔在身後的李冬至.

"小姑,你真的要把我打死嗎?"被柳氏擋住的李冬至,側了身子,面無表情地盯著李冬芬的眼睛,問道.

此時李冬芬紅了眼,用力將檔在自己面前的柳氏往地上推去,柳氏沒料到李冬芬會直接推她,一時沒准備,直接被推倒在了地上.

"娘,你沒事吧?"柳氏趴在地上,臉色慘白,渾身開始冒冷汗.李冬至感覺不對,立馬蹲下身去扶柳氏,奈何她小手小腳的,力氣不夠,扶不起柳氏.

李冬芬一把抓住李冬至的衣服,將她提了起來,一巴掌打在她的左臉上,將她打得眼冒金星.

"死丫頭,敢跟我頂嘴,我就是要打死你!"說完,又是"啪啪"兩巴掌.打完後,心理才舒暢了.

李冬至兩邊臉全腫了,直到這時她才想起來,就是眼前的這人將身體原主給推到石墩上,原主才死了.跟這人,完全沒道理可講!

不自覺地,李冬至斜著眼睛去看一旁站著的馬氏,馬氏沒有任何表情,好像這些再自然不過.站在馬氏旁邊的楊氏,雙手插腰,一臉興味地站在旁邊看戲.

李冬至一股怒氣湧上心頭,兩手抓住李冬芬還在揪著她的臉的手,一偏頭,牙齒一和,直接咬了上去.

"啊!你這死丫頭,松開!你給我松開!"李冬芬一聲尖叫,原本抓著李冬至的手,改為使勁往外推.

李冬至死死地咬著李冬芬的手,無論李冬芬怎麼推,她都不松口.慢慢的,嘴巴里彌漫著一股血腥味,這味道很不好受,不過這像是一種鼓勵般,刺激著李冬至更用力地咬著.

"死丫頭,快松開冬芬!你這死丫頭,就該一生出來就拿到湖里淹死!"馬氏見到李冬芬被咬了,急急忙忙跑過來,朝著李冬至的腦袋就是幾巴掌.

頭上受到的重擊,更是激起了李冬至的血性,她被打得越痛,咬得就越狠.

手上火辣辣的疼,讓李冬芬禁不住哭出了聲:"娘,我好疼!"

李冬芬時不時會打架,身上有時也會帶傷,哪次都沒像現在這樣哭過.她這一哭,馬氏心都揪了起來,以至于打李冬至的手更重了.

"娘……我……我肚子……"幾人原本在混戰著,身後傳來了柳氏痛苦的呻吟.

李冬至聽到柳氏的聲音,那完全變了的聲調,該是有多痛才會這樣?

她松開咬住的李冬芬的手,轉過頭,向身後的柳氏看去.柳氏的下半身,那灰色的粗布衣服上,被血沁濕,看得李冬至心驚膽戰.

李冬至一松開口,李冬芬就將手收了回去,捂著直抽泣,而馬氏,幾步沖到她面前,查看著她的手,絲毫沒有理會柳氏的呼救.

"娘,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啊!"柳氏緊皺眉頭,額頭全是冷汗,臉色蒼白如紙,看得李冬至心里更加慌亂.這怎麼看,都像是小產啊,要是小產可最傷身子了,這可怎麼辦?

楊氏原本站在旁邊看熱鬧,聽到柳氏的聲音不對勁,扭頭去看柳氏,這才發現柳氏的異樣.此時,她已經能斷定柳氏是小產了.

"冬至,你娘這是小產了,快把她搬回屋子里!"楊氏幾步走過來,扶起柳氏一邊胳膊,對另一邊的李冬至說到.

雖然平時她也會在柳氏背後捅刀子,不過小產可非同小可,不小心,身子就垮了,嚴重的甚至會丟了性命.此時屋子里只有幾個女人,根本抱不動柳氏,楊氏試了幾次也沒抱起來.看柳氏這樣子,就是嚴重的,此時楊氏也不敢用力挪動柳氏.

柳氏許虛弱的模樣,印在李冬至眼里,格外難受.她像去找郎中,又怕她走了柳氏沒人照顧,左右為難.

柳氏下身還在流血,李冬至一咬牙,站起身就往外面跑.自己就算留在柳氏身邊,也搬不動她,只能讓她半躺在地上,這樣,她還不如趕去去請大夫.

出了屋子的門,李冬至沿著記憶中的李大夫家跑去.李大夫家在村中,而她們家在村口,這要跨過半個村子才能到李大夫家.為了省時間,李冬至

一路氣喘籲籲地跑著.

"爹,那不是冬至嗎?她這是怎麼了?"李冬至的親哥哥李二郎指著李冬至,問旁邊的李小柱.

李小柱順著李二郎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一路跑著的,確實是自己的閨女,那臉色,該不是家里出什麼事了吧?想到這里,李小柱再也忍不住,大叫出聲:"冬至!"

李冬至聽到李小柱的聲音,下意識地轉過頭,她斜對面站著的,正是扛著鋤頭的李小柱和扛著鐵鍬的李二郎,空著手的三郎.

看到三人,李冬至調轉方向,跑到李小柱面前,焦急地說道:"爹,娘小產了,得趕緊找李大夫!"

李小柱和李二郎聽到柳氏小產的消息,臉色瞬間變得不好看了,而李三郎,年紀還小,只有七歲,絲毫不明白"小產"的含義.

"你說什麼?你娘小產了?"李小柱聽到這消息,重複問道.

"娘現在還躺在堂屋的地上,爹,你快回去吧!"李冬至急忙說道,此時的李小柱就是全家的主心骨,他回去了,柳氏才能安心.

"二郎,你快去李大夫家,將李大夫請到家里,我和你弟妹先回去了."再次得到李冬至的確認後,李小柱迅速反應過來,對二郎交代了句後,扛著鋤頭就往家里趕去.

李二郎拔腿就往李大夫家的方向跑去,心里急得恨不得此時有雙翅膀,直接飛過去.

"姐,娘不會有事吧?"三郎看到自己爹和二郎那緊張的神色,這才意識到,他娘是出事了.

李二郎比李冬至大兩歲,又是男娃,跑起來比李冬至快了不少.李冬至見李二郎跑遠了,這才拉著旁邊站著的三郎,往家里趕去.

聽到三郎的話,她不自覺地收緊了牽著三郎的那只手,像是安慰三郎,卻更像是安慰自己般說道:"娘一定會沒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