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交代,這一次是死無對證
"清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長樂好端端的怎麼會中毒?"皇後不怒自威,語氣里沒有半分斥責的意思,然而明顯她這是要沐清歌給她一個交代.

剛才時間緊急,她為了長樂的性命,並沒有質問沐清歌,而現在卻不一樣了,長樂所中的毒她若是解不了,她絕不會放過她!

沐清歌自然聽得懂皇後的意思,她將眸光看向長樂道:"長樂,你是不是用了藥物來改變懷孕的脈象?鎊"

長樂依舊咬著唇不說話,只是她卻不敢與皇後對視.

沐清歌接著道:"若是我猜的沒錯的話,你所服用的藥物里面有一味三夏草."

她的話音剛落,孫醫女雙手不由自主的緊握在一起.

"還有,長樂,我留給你的藥膏你沒有用吧."沐清歌再次將視線落在了長樂的臉上.

"不,我明明就是用的你留下的藥膏!"

"長樂,這個時候你就沒必要說謊了!栩"

"本公主就是用的你的藥膏,就是你害的本公主!"

沐清歌聞言在心底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長樂的腦子是進水了麼,剛剛是她救了她,她卻一轉眼就給她扣了一頂謀害她的帽子!

真是不識好歹!

"皇後娘娘,麻煩你讓人將我留下的藥膏和那日貞妃留下的藥膏一同拿出來."

皇後不知道沐清歌賣的什麼關子,可是看她神情自若,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眸光微斂,支使身邊的宮女去取藥.

沐清歌直接拿起貞妃送來的藥膏,用醫生系統仔細的檢查了一遍,分析了里面的主要成分,結果卻發現了翎花這味藥.

果然,她的猜測是對的!

翎花加上三夏草,則可以產生在兩個時辰內讓人暴斃的劇毒!

貞妃送來的藥膏的確可以消癢去腫,是外用的良藥,可是如果將翎花換成情花的話,則效果會更好!

而情花和三夏草一起服用,卻是無毒的!

沐清歌微微眯起了眼睛,配制藥膏的人不選情花而選擇翎花,這倒是是無意的,還是巧合呢?

想到情花,她便不由自主想起上一次她被人陷害謀害三皇子一事,當時梁貴妃還提醒她小心皇後.

長樂再不好,也是皇後的親生女兒,俗話說虎毒不食子,皇後總不會為了除去她搭上長樂一條命.

若不是皇後的話,那又是誰在暗算她?

沐清歌意識游走在醫生系統內,看著醫生系統智能識別功能將翎花,三夏草等藥物一一記錄下來.

這幾種藥物都是她從未見過的,在現代也根本沒有,然而她現在所處的朝代在前世也是沒有的,故而沐清歌認為這里的藥材和原來世界不同也沒有什麼令人覺得大驚小怪的.

可是,令她驚訝的是,她的醫生系統雖然也沒有記錄過這幾種藥材,但是卻可以根本這個世界對這些藥材的認識而智能識別,然後將它們的藥性記載下來,做成備份.這一點無疑令沐清歌欣喜若狂,這系統,也太智能了!

"怎麼,這藥有問題?"皇後見沐清歌一直拿著小瓷瓶,微微蹙眉.

"這藥是沒問題的,可是這藥膏若是和三夏草一同使用的話,則會產生劇毒.而且,毒性很小時,根本難以察覺,然而,一旦毒發,就是要命的!皇後娘娘若是不信,可以去請太醫院的首席太醫親自來驗."

沐清歌說完,皇後的臉色陡然一變,然後很快恢複常色,對身側道:"去,去將明太醫請來."

"母後,你別聽她瞎說,我根本就是用的她留下的藥膏."長樂死死咬住這一點,她的孩子因為沐清歌而死,她絕不會放過她!

而沐清歌嘴角卻含了抹淺笑,"長樂,等首席太醫驗過了再下決斷也不遲."

長樂依舊嘴硬,"就是明太醫來了,本公主也不怕,反正我用的是你的藥膏!"

沐清歌看著一臉篤定的長樂,不再開口,而是將目光淡淡落在了孫醫女的臉上,"不知道私自給長樂公主改變脈象又是什麼罪名呢?"

她輕飄飄的一句話,讓孫醫女的身子顫得更厲害了,尤其是在皇後利眸注視下,差點昏死過去.

不過片刻,首席太醫明太醫便邁著步子進了偏殿,上前行禮道:"微臣見過皇後娘娘."

他停了片刻,這才對沐清歌微微頷首道:"見過凌王妃."

皇後斂眸對明太醫道:"明太醫,你是太醫院的首席太醫,醫術是最高明的,你過來看一看這兩個小瓷瓶的藥膏的主要成分是什麼?"

沐清歌唇畔不動聲色的劃過一抹譏笑,這個皇後,根本就是不相信她的.

而明太醫聞言,臉上有些不自然,誰不知道他當年曾預斷凌王活不過二十歲,然而凌王不僅活過了二十歲,如今二十五了依舊健在.

皇帝因為這件事冷落了明太醫不少,甚至有些懷疑他的醫術,明太醫這些年十分卑謙,一

tang直兢兢戰戰.

這會,聽到皇後的誇贊,頓時緊張了幾分,他接過小瓷瓶仔細查看了一番,然後放下鼻子下面輕輕嗅了嗅,半晌才說出了兩個藥膏中的主要成分.

這一點,令沐清歌自愧不如,她若不是有醫生系統的幫助,根本不能很快的辨出里面的藥材成分.

這位首席太醫,果然是有幾分本事的!

看來,她必須要多加學習,一直依賴醫生系統,好雖好,但是卻有些被動了.

皇後點點頭,冷冽的眸光掃向孫醫女道:"還不將你給長樂用的方子取來!"

孫醫女受不住皇後的威壓,身子顫的厲害,急急忙忙步出偏殿.

"孫醫女,你最好拿出正確的藥方,在明太醫的眼皮子底下使小動作的話,可沒有好下場."

沐清歌話成功的讓孫醫女的腳步一滯,這個孫醫女膽子小,她擔心有人為了置她于死地,對孫醫女威逼利誘,取了假方子!

然而,半個時辰都過去了,孫醫女卻沒有回來,沐清歌心中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

皇後不耐煩的微微皺眉,開口依舊威嚴而平和,"去尋一下,孫醫女怎麼還沒有過來!"

過了片刻,小宮女急急忙忙進了偏殿道:"皇後娘娘,不好了,不好了,孫醫女懸梁自盡了!"

"什麼?"皇後眸光微變,她仿佛感覺有什麼脫離了她的掌控一般.

果然,有人想讓她死!

沐清歌微微抿了抿唇,為了讓她死,不惜逼死孫醫女,她不禁認識到暗算她的人心狠毒辣,在他們眼中,人命根本賤如草芥.

"沐清歌,你又將本公主的貼身女醫逼死了,這下你開心了吧!"長樂怒斥道,因為情緒激動的原因,她臉上帶著的紗絹微微揚起,露出了一小片皮膚.

明太醫不經意間瞧見,遲疑道:"微臣唐突,公主可否讓微臣看一看你的臉."

長樂聞言,雙眸變得陰鷙,怒道:"你確實唐突,本公主的臉你有什麼資格看?"

明太醫被長樂訓斥了一番,臉上有些掛不住,皇後瞪了眼長樂道:"立即跟明太醫賠禮!"

長樂這才不情願的輕哼了一聲,明太醫知道長樂的脾氣,也不敢奢望她會賠禮,對皇後道:"無妨無妨."

"明太醫,孫醫女開了藥方,太醫院應該會有備案吧."沐清歌悠悠開了口.

"是,只要是在太醫院抓了藥,太醫院自然會有備案."明太醫頓時明白了沐清歌的意思,忙道,"微臣這就派人去查備案."

而然,這一次再次令沐清歌失望了,小醫僮過來稟告,孫醫女抓藥的方子被人撕去了.

線索再次斷了,也就是說,這一次是死無對證!

沐清歌黛眉輕輕挽起,一直跟在她身邊不發一言的冰畫有些擔心的看了她一眼.

她小聲道:"王妃,要不要奴婢立即將事情告訴王爺,也許王爺……"

沐清歌輕輕搖了搖頭,夏侯璟那個男人是絕不會多管她的事情的,更別說她現在的情況如此棘手,他不嫌她惹事就不錯了.

"沐清歌,你別再狡辯了,就是你謀害本公主,本公主命你立即交出解藥,不然……"長樂的眸子一時間毒辣無比.

沐清歌不理會長樂,她知道長樂根本不在乎到底是誰在害她,她只知道是她害死了她腹中的胎兒,她要讓她死!——題外話——謝謝h.5s7ihzk4r的三張月票,麼麼噠!

大家看到這兩天的劇情估計是有些疲勞了,是我考慮欠缺,本來這一塊的內容打算和好基友討論討論的,可是這兩天出了點事情,對我影響很大,而且青酒感冒了,還有4門考試,不能再掛科了,好像事情都堆在了一起.還請大家多些耐心,等青酒把後面的情節全部修改一遍.我知道我不能讓所有人滿意,可是我會盡量讓大家喜歡.謝謝大家的支持,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