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稱呼,還有什麼面子可言
"沐清歌,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威脅我,你不過是沐家的草包,我打了你又怎樣!"沐姝穎氣急,沐清歌竟然還用凌王妃的身份威脅她!

她從小鞭打她的次數還少麼,她屁都不敢放一個,如今嫁入了凌王府,有能耐了不成?

"本王妃的名諱不是你能叫的,冰音,將她帶走!"沐清歌的聲音有些冷意.

她以前是草包又能如何,是草包難道就要忍受她們一個個的欺辱麼?

"沐清歌,你敢……"

"啪——"

沐姝穎的話還沒有說完,冰音就直接走過去扇了她一巴掌.

"王妃的名字可不是你叫的!"冰音在沐姝穎還未反應之際,就直接拖著她往外走.

"你,你竟然敢打我?"沐姝穎半晌才反應了過來,捂著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冰音.

從小到大,從未有人打過她,今日她竟然被沐清歌的丫鬟給打了,這要是傳出去,要讓她的臉面往哪放?

"你給我去死,你們都該死!"她說著含恨的看了眼沐清歌,然後撿起地上的鞭子,這個草包竟然敢欺負到她頭上來!

"住手,快住手!"

這時,突然傳來一聲急切地女聲,緊接著一抹英紅的身影急急忙忙出了垂花門.

是她的庶母姚氏.

"清歌,快快住手,你五妹妹年紀小,不懂事,冒犯了你,你大人大量別和她一般計較."姚氏陪著笑,而笑意不達眼底,看向沐清歌的目光多了絲刻薄.

"她傷了王妃是事實."冰畫冷聲道.

她現在已經將沐清歌當做了王府的女主人,自然看不得她被人欺負.

"誤會,這都是誤會,穎兒,還不趕緊向你二姐姐賠罪!"

"我不要!"沐姝穎怒道.

"誤會?"沐清歌輕笑,"姨娘,你怕是搞錯了,五小姐剛才要謀害本王妃,讓本王妃去死呢!"

沐清歌的話音剛落,姚氏身側的小丫鬟就得意的看著她道:"我家夫人現在已經是相爺的正室夫人了."

原來是被抬做了夫人,那沐妤月和沐姝穎如今也算是嫡小姐了,怪不得她今日這麼跋扈,膽敢在壽宴上撒野!

姚氏不好意思的垂下眸光,而嘴畔卻盡是得意,"清歌,你就看在母親的面子上,別和穎兒計較了好不好."

沐清歌在心中冷哼一聲,難不成姚氏還指望著讓她喊她一聲母親吧!

更何況,姚氏她以前可沒少打壓過原主,如今她在她這里還有什麼面子可言?

"夫人,我娘早死了."輕飄飄一句話,頓時讓姚氏臉色一白.

"清歌,我……"

"沐夫人,你還是稱呼直接稱呼王妃吧,王妃的閨名可是我們王爺叫的."冰畫說的毫不客氣.

她的言下之意為姚氏還不夠格稱呼沐清歌的閨名!

的確,沐清歌如今是凌王妃,而姚氏即便是丞相夫人,不過是她的庶母而已,她又沒有誥命在身,于情于理,稱呼沐清歌為王妃也是應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