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刁難,該有的禮節就得有
"段祺陵?那不是一介商人之子麼?" "是."暗衛垂首,不敢去看上位者的臉色. "去查查他的身份,趁早除掉."他決不允許夏侯璟身邊還有這麼厲害的人物存在. "是,皇上,屬下告退." "慢著,傳令下去,一定不能讓那個百里丫頭活著回來!"皇帝眼底掠過一抹殺意,他聽聞百里苼去給夏侯璟尋找解藥去了,他決不能讓夏侯璟恢複! 他煩躁的捏了捏眉心,似乎頭更疼了. "蘇德,叫太醫!" —— 傍晚,沐清歌剛用了晚膳,冰畫就走過來,有些委屈道:"王妃,奴婢沒用,沒有打來洗澡水." 一旁伺候的冰音聞言,不由得皺眉,"這一點小事你怎麼也辦不好?" "冰音姐姐,是左盈姐她……" 聽到這里,沐清歌頓時了然,這是左盈為了早晨的事情故意刁難她呢! 若是別的事情,沐清歌或許就忍了,可是如今是初夏,天氣炎熱,今天又入宮折騰了一天,身上難受壞了,她不沐浴,根本無法入睡. "罷了,我自己去看一看."沐清歌擺擺手,就當做是飯後消食了. 因為左管家這兩年腿腳不好,就讓左盈協助他打理王府的大小事宜.左盈雖然年紀不大,但辦事穩妥,心思周全,把王府打理的有條不紊,故而如今在王府頗有地位,他們父女在王府也有一處單獨的院落. 沐清歌立在院前,對冰音道:"去讓左管家來見我." 她來這里不是為了和左盈爭辯的,左盈畢竟年輕,有脾氣,可是她相信左管家一定是個識大體的,不然也不會成為凌王府的管家. 過了片刻,左盈高傲的走了出來,稍稍福了福身,不等沐清歌吩咐徑自起身,睥著她道:"王妃過來找我爹何事?我爹他腿腳不便,你有什麼事就直接吩咐我吧." 她是王妃又如何,在王府內沒地位,她就是給她穿小鞋又會有誰為她出頭? "本王妃飯後消食,無意走到了這里,聽聞左管家腿腳不好,便想瞧一瞧." 沐清歌話音剛落,左盈便鄙夷的掃了她一眼,她爹的腿,百里姐姐看過多次了,可是始終沒有什麼對策,難不成沐清歌這個草包有辦法? 她分明就是想跟她爹告她的狀! 她才不會怕一個無權無勢的掛名王妃! "我爹是多年的毛病,就不勞王妃大駕了."左盈說著便想走. 就在這時,一位四五十歲的老者步路蹣跚的走了出來,看見沐清歌,鞠了一躬道:"老奴參見王妃,王妃若是有事只需招呼一聲便是,何必親自走一趟." 雖然這位新王妃在王府沒地位,也沒人承認,可是她一天占著王妃之名,該有的禮節就得有. 這位左管家剛出來,醫生系統就開始發出"滴滴"的警報,沐清歌不動聲色的掃了眼左管家的膝蓋,對他抬手道:"左管家不必多禮." 左盈忙扶起左管家道:"爹,你腿腳不好,怎麼出來了?" "盈兒,你先下去." "爹,王妃有什麼吩咐我自然滿足,您就不要費心了."她總覺得沐清歌把她爹叫出來會耍什麼花招—— 題外話——謝謝大家的咖啡,喜歡文文的親耐滴們記得加入收藏呦(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