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他在緊張她?
第47章【47】他在緊張她?

"你這嘴巴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他又咬她一口,"不過還是恨多一點.剛才你對我說什麼,讓我跪下?"

葉安琪:"……"

"恩?"夜釋天似笑非笑的盯著她,氣息危險.

葉安琪眨了眨眼睛:"跪下?你聽錯了吧?我是叫你貴下,貴下就是閣下的意思."

"你接著編."

"對你這種尊貴的人,稱閣下太寒磣了,我認為貴下很好."

"編的不錯."

葉安琪舉起手,臉色嚴肅:"我指天發誓,我說的是gui下,你一定聽錯了."

夜釋天看向周圍的傭人,"你們聽到的是什麼?"

"跪下."幾個傭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葉安琪神色自然,"看吧,他們都說的是gui下.不過Z國的同音字太多,是我沒說清楚,我說的是尊貴的貴."

夜釋天明知道她在狡辯,卻無法生氣.

他低低一笑,"但是我就是理解為了下跪."

"是我的錯,是我沒說清楚."葉安琪認錯態度很好.

夜釋天勾唇:"既然有錯,就該罰."

"……罰什麼,事先說好,我已經沒力氣了."

夜釋天故意吊她的胃口:"就罰你……"

"阿嚏——"葉安琪狠狠打了一個噴嚏,"阿嚏,阿嚏——"

夜釋天避開她噴出的口水,微微皺眉.

葉安琪以為他是潔癖,"抱歉,我不受控制."

下一秒,她的身體被男人輕易橫打起來.

夜釋天沉聲吩咐傭人:"叫醫生."

"是."

他抱著葉安琪大步朝房子里走去.

葉安琪詫異的看他一眼,他在緊張她?

她估計是病糊塗了……

……

醫生很快趕來.

葉安琪的感冒本來都要好了,結果折騰了一下午,又病了.

不過這次沒發燒.

她穿著純白絲綢睡衣和睡褲,靠著床頭.

"阿嚏……"抽出紙巾,她擦了擦紅彤彤的鼻子.

醫生安慰她:"你這感冒有點嚴重,估計要兩三天才好.不過記得不要再受風寒."

"咳咳."葉安琪不但打噴嚏,還咳嗽了.

夜釋天眸色不悅,"不能更快康複?"

醫生恭敬的說:"有是有,就是太難受."

"什麼方法?"

"吃一副清熱排毒的藥,然後捂著被子發汗一晚上,應該就能痊愈."

葉安琪一聽,淡淡道:"給我開藥吧."

醫生差異的看她一眼:"這樣很難受."

更何況現在是夏天,捂著被子誰都痛苦.

葉安琪輕松的笑:"我一直感冒才叫難受.沒關系,就是難受一晚上,忍一忍就過去了."

夜釋天的眼底閃著異樣的光芒.

女人在他的眼中都是嬌氣,脆弱的.

但是葉安琪不是那樣……

他忍不住揚唇:"就這麼做."

醫生不敢違抗他的命令,"是."

晚上吃了藥,葉安琪就打算發汗了.

夜釋天站在床邊,動作不緊不慢的挽著袖子,露出他結實的手臂,"你應該換衣服."

"……"葉安琪眨眼不解.

夜釋天不回答,轉身拉開衣櫃,給她找了一套純棉的睡衣丟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