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很髒,很惡心
第2章【2】很髒,很惡心

在所有人看來,她都是活該.

可是她已經不是原來的葉安琪了.

葉安琪緊咬嘴唇,顫抖的站起身體,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去——

手腕卻被抓住.

"想打我?"

"你該死!"葉安琪滿眼憤恨,"死一萬次也不足惜!"

夜釋天保持優雅的冷笑,"這不是你期待的?"

"我期待?"

"引~誘我到這里來,房間里還點了催~情香.我以為你的目的是你妹妹,原來你是想自己來."

葉安琪對原主十分唾棄.

嫉恨女主,也用不著用這種方式毀了她啊.

這下好了,出事的人變成她自己.

而且這麼明顯的計謀,很容易就被拆穿好嗎?

總之原主就是個笨蛋.

"無話可說了?"夜釋天一把丟開她的手.

結果力道太大,加上葉安琪渾身虛弱,她跌倒在床上.

"知道算計我的下場會是什麼?"夜釋天垂眸看她,冰寒的問.

葉安琪的心底打了一個寒顫.

她當然知道.

兩天後,他就會為了救女主,拿她去擋子彈.

就算他不救女主,也會要她的命.

因為沒人可以算計他.

不過葉安琪不想求饒,"對,是我做的.我算計了你,你也要了我的身體,我們扯平."

"呵——"夜釋天冷笑,"這麼容易就想扯平?"

"那你想怎麼樣?"

夜釋天捏住她的下巴,"說,算計我的目的是什麼?"

"我只是想給葉如夢一點教訓."

"說實話."

"我說的就是實話.只是我沒想到藥效那麼強烈,所以才沖進來救她,我只是想給她一點教訓."葉安琪努力降低她和女主之間的恩怨.

夜釋天眯眼,他看不穿她的偽裝.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敢算計我,就要有死亡的覺悟."

葉安琪挑眉:"好啊,你要殺就殺了吧."

"你不怕死?"夜釋天玩味勾唇.

"當然怕.但是你要殺我,我也沒有辦法."

夜釋天看著她美豔的臉,邪魅一笑:"殺你太簡單了,留著你還有其他用處."

"……"

"夜先生,發生什麼事了?!"就在這時,葉安琪和葉如夢的父親葉文山突然出現.

他驚愕的看著房間里的一切,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夜釋天站直身體,他沒有回答,目光只在葉安琪和葉如夢之間徘徊.

接著,他揚唇一笑:"葉文山,你的女兒不錯,我都要了."

葉文山露出為難的神色,"兩個都要?"

"放心,虧待不了你."夜釋天口氣冷淡,神色不容人拒絕.

葉文山討好笑道:"夜少看上她們,是她們的福氣,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夜釋天露出滿意的神色.

他噙著淡笑,意味深長的看一眼葉安琪,然後大步離開.

他一走,葉文山立刻吩咐傭人進來帶走葉安琪,搶救葉如夢.

**********

奢華的浴室,葉安琪把身體狠狠搓洗了三遍.

她還是感覺很髒,很惡心.

"大小姐,你洗好了嗎?老爺要見你."外面響起傭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