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98章 上門鬧事
顧承勇抱著嬌顏,文齊和文平扶著紹遠,幾個人趕忙朝著苗家走.文修回頭,看向那邊的齊雪梅,還有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那是齊雪梅的弟弟,剛剛就是他跑去顧家報信兒的.

"齊姑娘,正陽弟弟,今天謝謝你們了.改天嬌兒好些了,我們在上門拜謝."要不是齊雪梅上前攔阻,又讓齊正陽去顧家報信兒,今天嬌顏和紹遠怕是要吃大虧呢,文修是真心誠意的向他們道謝.

齊雪梅毫不在意的擺擺手,"好了,別在這跟我們客氣,趕緊去看看你家妹妹吧.還有,姜家在村子里勢力不小,姜開宇是姜家這一輩兒唯一的男丁,姜家上下拿他當眼珠子一般的看待.你們打了他,還是趕緊商議商議,怎麼解決這個事情吧."

文修朝著齊雪梅拱拱手,"多些姑娘提醒,那我先走了."說完,就一溜小跑的朝著苗素問家跑去.

苗素問正在家里曬藥材,如云如月都在屋子里做繡活,這時顧承勇帶著孩子們急匆匆的就從外面進來,"表妹,你快給孩子們看看,嬌兒和紹遠被人給打了."顧承勇也管不了那麼多的,進院子就喊道.

苗素問這時趕忙就來到了顧承勇的面前,見到顧承勇懷里抱著嬌顏,小丫頭臉上紅了好大一片.另外那邊,自家的兒子更慘,臉上青青紫紫的,身上也全都是泥印子,一看就是被人踢的.

苗素問心里有氣,但是卻並沒有在這個時候發作,"快,把孩子抱屋里去,我給看看."

說話間,眾人就進了東屋,如云和如月這時也把繡花的東西都收拾起來,"叔,這是咋回事?嬌娘咋會被人給打了呢?"如云著急的問道.

"先別問了,幫我去端些溫水過來,還有乾淨的白布."苗素問擺手,示意如云先幫她干活.

如云點點頭,跟如月一起出去,打來水,又找了白布,然後苗素問開始給孩子們檢查身上的傷勢.嬌顏這次有點兒嚴重,關鍵那個男孩力氣不小,又是被嬌顏咬傷了憤怒之下出手的,這一下子打的就挺狠.

"姐夫,待會兒我給嬌兒開一些藥,她需要吃一陣子藥好好養著,.孩子現在有點兒頭暈惡心,養不好,以後就會留下病根兒的."苗素問歎口氣道.

嬌顏自己心里清楚,剛剛被打那一下子,應該是有點兒輕微的腦震蕩了.都怪自己這個身子太小了,六歲的小娃,真的是太脆弱了."師父,我沒事兒,你還是給紹遠哥看看吧,他被那些人踹了好多下呢,別再傷了筋骨."嬌顏勉強開口說道.

苗素問點點頭,讓嬌顏平躺在炕上不要亂動,然後就去看自家的兒子.紹遠的確是很狼狽,頭上身上,無數的青紫紅腫,都是被那些孩子給打的.不過幸運的是,紹遠受的都是皮肉傷,筋骨沒有損傷.

"紹遠沒事兒,待會兒抹些藥酒,養幾天就差不多好了."苗素問說出這話時,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氣."兒子,你跟娘說,今天到底是咋回事兒?"苗素問這時才開始詢問事情的經過.

對于自家兒子,苗素問很是放心,紹遠就不是那種會惹事的.不過,總得問清楚了事情的緣由,才好做下一步的判斷.

紹遠就把剛剛在荒地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我們根本就沒惹他們啊,他們上來就把背筐給踢翻了,還動手打我,我氣不過,就還手打了那個姓姜的."

苗素問點點頭,"好了,娘知道了,這事兒不怨你.不過,下一次再遇上相同的情形,你就直接躲避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看看現在,你自己受傷了不說,連嬌兒也傷的不輕呢."苗素問沒有責怪紹遠,只是叮囑紹遠,以後不要太莽撞.

紹遠也明白母親這是擔心他,所以趕忙點頭答應了下來,"娘,我知道了,下次我一定記住."

"表妹,兩個孩子就在你這先好好養著,我去姜家找人.我倒是要看看,這個姜家是怎麼管教孩子的?小小年紀就橫行霸道,這還有沒有王法了?"顧承勇聽完了紹遠的敘述,又見到兩個孩子都還算安穩,就起身要往外走.

苗素問也沒攔著,今天這事兒,必須得有個說法.嬌顏和紹遠不能就這麼白白得讓人給欺負了,要是他們做家長的不去找姜家那些人理論,他們還不得以為自家害怕了?那以後苗家和顧家的孩子再出去,豈不是更要受欺負麼?

"姐夫,這件事就拜托你了,我一個女人家,也不好去跟人爭講這些."苗素問忙說了這麼一句.

顧承勇點點頭,邁步就往外走,還沒等他走到院子當中呢,就見到文生氣喘籲籲的跑來,"二叔,快回家去.姜家來了好多人呢,說是要找二叔算賬."

顧承勇挑眉,"好啊,我還沒去他家呢,他竟然敢上門來找事兒?走,回去看看."顧承勇心里這火氣可就上來了.這些人,真當他顧承勇如今是虎落平陽,就可以隨意的欺負了是麼?

苗素問在屋子里也聽說了,當下氣不過,便從屋子里追出來,"等等,我也過去.紹遠,你跟著我們一起,我倒是要看看,這姜家到底要干啥?"

于是,顧承勇領著幾個兒子,還有苗素問母子就朝著顧家走.半路上正好路過顧二叔家門口,就見到顧二叔帶著三個兒子,還有孫子們從院子里出來."大勇,原來你在這兒啊,走,二叔陪你過去看看.老姜家真以為咱們家沒人了?還敢帶人找上門,她娘的欠揍."

顧承勇一見顧二叔如此,心下有些感動,二叔對待自己,真是無話可說."二叔,謝謝你了,也謝謝幾位兄弟."顧承勇朝著顧承家三人點頭.

此時並不是閑聊的時候,于是眾人腳步匆匆,一路便回到了老顧家.還沒等進院子呢,就聽見老顧家的院子里,有人在高聲的叫罵道,"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連我們老姜家的人也敢打?今天你們要是不給個說法,你看我不砸了你們老顧家呢."那是一個老婆子的聲音.

"哎呀,姜家大妹子,這肯定是哪里鬧出誤會來了.姜家在村子里那是財大勢大,還有人在外面做官呢.我們家就是平頭老百姓,哪里敢打你們家的小少爺啊."這是李氏的聲音.

顧承勇眉頭一皺,這個繼母,真是白搭.不管姜家有多厲害,也不能這樣就先服軟了啊?以後,還想顧家人在村子里抬起頭麼?"老姜家的孩子囂張跋扈,隨便就欺負旁人,你們不說是教訓自家的孩子,反而還跑到別人家耀武揚威,老姜家可真是好家教啊?"顧承勇冷聲喝道.

老顧家院子里,站了十幾個壯年的男子,一個個手里都拿著棍棒呢,看樣子,真的打算一言不合就要動手.另外一邊,顧承勇的爹娘和兄弟們,都有些面色發白.

顧承勇帶著人從外面進來,然後就站到了姜家人的對面,"你們哪個是那孩子的爹娘?我倒是要問問,你們就是這麼教養孩子的?才十來歲的年紀,就這麼橫行霸道,囂張跋扈,那以後還要變成什麼樣?將來長大了,欺男霸女魚肉鄉里不成?"

"你們姜家有人做官就牛了啊?就憑你們這個做派,純粹就是給當官的親人招禍.他日有人上報朝廷,只說姜家親眷,橫行鄉里,魚肉百姓,我看朝廷會不會治你們家的罪?"顧承勇可是不管什麼權勢富貴的,他見過無數的官員,可不會因為對方家里有個官兒就害怕畏懼了.

對面,姜家眾人里,有一個年紀在三十六七歲的男子,這時聽了顧承勇的話,不由得眼神一閃.他邁步來到顧承勇的面前,"早就聽說,顧家老二在外面闖蕩多年,十分有本事有見識,今日一見,果然是不同凡響."

"我家開宇,的確是調皮了些,成日的惹禍,那也該是我們自己家教訓,還輪不到旁人來動手.你們隨隨便便的就打了我的兒子,這件事,必須有個說法."那男人很明顯還是護著自家兒子的.

"笑話,只許你家兒子出來打人,就不許旁人還手麼?你家兒子難道就比別人家的金貴?你家的是孩子,別人家的就不是?同樣是人,他們打人了,就得要有被打的准備.憑什麼別人就只能挨揍不能還手?你們家是誰?皇帝麼?"顧承勇卻是根本不害怕,語氣嘲諷的說道.

"老二,你別胡說八道的,這可是姜家,姜家是咱們村最大的地主呢.我可告訴你,村子里好多人家都是姜家的佃戶,你要是再亂說,當心惹禍."李氏這時卻跑到了顧承勇的身邊,警告顧承勇道.

"大哥,把你家媳婦弄一邊兒去,老爺們兒說正事兒呢,哪有老娘們兒說話的份兒."那邊,顧二叔很是不高興,張嘴就訓斥了李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