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過節采藥
過節,再加上地里的活也都差不離了,所以今天老爺子就發話,說是全都在家歇著.

今天是趙氏做飯了,吳氏就領著文傑文慶兩個去了那片荒林子.他們養的山蠶已經上樹十來天,這時候經過一個眠期之後,山蠶明顯變大了很多.這個時候,就得時刻注意了,那些吃蟲子的鳥兒,對于山蠶的危害非常大.

老大文生並沒有跟著去,因為他被李氏指派了活兒.

顧家在村子里怎麼也有幾戶相處好的人家,像是這樣的日子,就得互相走動走動,送一些粽子雞蛋什麼的東西去走人情.

自從上一次張家來吃飯鬧了一場之後,也有很長時間沒上門了.李氏惦記著自家姐姐還有外甥,就撿了十幾個粽子還有雞蛋,打發文生送過去.文生歲數大,又老實,讓他去,不用擔心東西被偷吃了.

"去你姨奶家,記得跟他們說,明天有空就過來.明天可是你小姑的好日子呢,人多了也好看."李氏特意的囑咐了一句.

接著李氏又拿出一提溜雞蛋粽子來,"文修,你們哥兒幾個,把這個送到你二爺爺家去.告訴他們,明天別忘了來."

李氏跟顧二叔家確實是不對付,要是平常時候,她才舍不得送粽子過去呢.但是今年不一樣,明天秀麗定親啊,老顧家的親戚,總要有些人在場才好看,那樣才顯得老顧家人丁興旺有人緣.這樣的時候,顧二叔是必須出面的,李氏因為這個,也不好不往那邊送東西的.

之所以打發文修,也是因為顧承勇一家跟顧二叔家走得近,比較好說話.另外,當然還是文修哥幾個品性好,不會半路把東西偷偷吃了.要是換成文景,還真是不敢說呢.

文修拎著東西聚往外走,卻被嬌顏給叫住了,"大哥,你等我一會兒,我要去師父那里,咱們一起."

今天是端午節,有很多藥材,像是艾蒿,萹蓄等,據說都是端午這天采的效果最好.嬌顏早就跟紹遠約好了,今天要去采藥,所以剛剛嬌顏就回家換了衣服.

文修也沒說啥,點頭領著嬌顏就往外走.身後,李氏叮囑了一句,"都早點兒回來,今天你大姑二姑她們回娘家."

文修和嬌顏還沒等出了顧家大門呢,就見到紹遠挎著個籃子從外面進來,"文修哥,顏兒,我娘讓我過來,給顧爺爺顧奶奶送些粽子."

苗素問是個十分懂禮數的人,在這些事情上面,想的也很周到.苗家母子如今在村子里也算是安穩了下來,一些該走的人情,都要走到.

正好趕上了端午節,苗素問提前就去了鎮上,買回來糯米粽葉還有各樣包粽子的餡料,昨天苗素問跟如云如月倆包了一下午.今天剛剛吃過早飯,就讓紹遠挨家的送過來.

像是老顧家,顧二叔家,齊長文家,這些人家都得送一些過去,紹遠從近到遠的挨家跑腿兒,老顧家這是最後一家了.

文修一見這樣,自然是不好就這麼扔下紹遠先走的,于是就轉身,領著紹遠進了屋子."爺,奶,紹遠表弟來給咱家送粽子了."

老爺子和老太太倆人聞言都稍微愣了一下,自從苗素問母子搬出去之後,老兩口都快把這母子倆給遺忘了.卻是沒想到,今天過節,苗素問能夠打發孩子送東西過來."哎呦,這可怎麼好?你們母子兩個也是不容易的,包點兒粽子自己吃就好了,何苦的還送過來啊?"李氏嘴上這麼說,手就伸過去把粽子接了過來.

"我娘是按照南面的口味包的粽子,說是爺爺奶奶未必吃過,讓我送過來幾個,給爺爺奶奶嘗嘗新鮮."紹遠笑呵呵的說著.

"你娘就是客氣,好,那爺爺就跟你們沾光,嘗一嘗這南面兒的粽子是個啥味道."老爺子坐在炕上,手里拿著煙袋,笑呵呵的點頭道.

李氏接過粽子就出去了,不多時,又回來,"孩子,這是奶奶家包的,咱家也沒啥稀罕材料,就是將就著吃應應景兒,.跟你娘說,千萬別嫌棄就好."

人情往來,講究的就是往來,苗家送東西過來,顧家也要回贈一份兒.雖然都是粽子,但這也是一份兒心意.苗素問的醫術,在村子里已經出名了,這樣的人,無論如何還是該交好的,這一點,李氏心里明白.

紹遠也不客氣的就接過了籃子,"那就謝謝奶奶了,我家里還有事情,就不在爺爺奶奶這兒耽擱.爺爺奶奶有空,就去我家坐坐."紹遠說著客套話,跟顧家人告辭.

"好,你們娘倆有空,也常過來玩兒.文修,正好你要出去,順道幫爺爺送送紹遠."老爺子坐在炕上擺擺手,示意文修送紹遠出去.

紹遠從顧家出來,然後跟文修還有嬌顏幾個走在路上."我娘說了,讓你們去我家,嘗嘗她包的粽子.你們畢竟是跟大家伙住在一起,要是剛剛再單獨送一份兒,怕是又要惹出麻煩來."紹遠瞧見左右沒有外人了,這才輕聲說道.

"好啊,我可是要吃咱們南面的粽子呢,這邊包的粽子都沒啥好餡料,吃起來沒味道."文平撇撇嘴說道.

"你在家可千萬別那麼說啊,就是這樣的粽子,在顧家那也是好東西.咱們是往年吃慣了好的,所以才覺得沒味道.你看文菲她們,吃的多香啊,一看就知道,就是這樣的,她們也未必能吃到幾個呢."文修扭頭叮囑了弟弟幾句.

嬌顏聽了哥哥的話,不由得點頭,大哥這話說的不假,粽子這東西,在北方基本上就是這麼個吃法.畢竟不是什麼人家都能買得起蜜棗的,有的人家會放大棗,但是大棗煮熟了,會發酸,其實並不好吃,反而不如豆子的,吃起來又香又面.

幾個孩子腿腳都快,不多時就來到了顧二叔的家門外.文修領著文平進去送粽子,嬌顏則是跟紹遠一起,去了苗家,他們要抓緊時間去采藥呢.

來到苗家,紹遠把顧家給的粽子交給了母親放起來,然後就跟嬌顏倆人,背著小背筐,拎著小鎬頭出門了.萹蓄草還有艾蒿,並不是長在林子里的,這些東西一般都長在荒地或是路邊,所以苗素問也不擔心,只叮囑了紹遠要照顧好嬌顏.

村子里有的是荒地,所以他們兩個也不需要走的特別遠,隨便找個地方就可以找到有用的藥材了.嬌顏人小,拿不動鎬頭,所以基本上都是紹遠動手,然後嬌顏把刨出來的藥材摔打掉泥土,再放起來就好.

不管在哪里都會有一些討人嫌的孩子,他們被家里人嬌慣著,啥都不干,就知道成日的撩貓斗狗,惹得村子里雞飛狗跳.今天又正好是過節,這些孩子更是敞開了的淘氣,幾個聚在一起,就能鬧個天翻地覆的.

"咦?那不是苗家的小子麼?今天怎麼還出來挖野菜了?我正想找他找不到呢,沒想到在這碰上了,還真是巧啊.走,咱們過去瞧瞧."這不,就有六七個混小子,看見了這邊的嬌顏和紹遠,就想著來找事兒.

"哎,你們在這挖野菜可是不行啊,這塊地是我家的.你們沒經過我允許,怎麼就能在這上面挖菜呢?"一個年紀在十一二歲的男孩,來到紹遠和嬌顏的面前就大聲的說道.

嬌顏抬頭,看了看對面的幾個人,尤其是剛剛開口說話的那個.只見這孩子身上穿的是綢子的衣裳,頸子上還帶了個銀項圈,下面綴了一塊長命鎖.這男孩長得倒是不錯,白白淨淨的,就是說話的時候,仰臉看天,看人都用眼角,怎麼瞧著都難受的慌.

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霸王呢,嬌顏回到村子的時候短,平時又只是來回于顧家和苗家,還真是不太認識眼前這男孩."這是你家的地?你有什麼憑證麼?"這地看起來就是荒地,不應該是有主人的啊."你是哪家的?"

對面的男孩還是那副趾高氣昂的模樣,"你說我是哪家的?我告訴你,我就是青山村姜家的少爺.姜家知道麼?我家在青山村有幾百畝地,我二伯在外面當官呢.連我都不認識,你還想在這村子里呆著麼?"

嬌顏眼神一閃,姜家她是聽說過的,據說是青山村的大地主,也是為數不多住著青磚大瓦房的人家之一.顧家跟姜家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呢,也難怪這孩子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了.

"不管你是誰家的,你都的能證明這地是你家的才行.你要是沒法證明,就這麼空口白牙的一說,難道我們就要聽你的不成?"嬌顏才不會害怕他們呢,這些熊孩子,分明就是過來搗亂的.

其實孩子們挖野菜,都是哪里有就哪里挖,根本不會注意這地是不是別人家的.都是些荒地,留著也沒用,不挖野菜,也是閑著而已.之前都是文修或是文平他們出來挖菜,都是男孩子,又人多,所以沒人敢來找碴,今天是嬌顏和紹遠一起,這些混小子覺得他們兩個好欺負,這才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