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端午包粽子
端午節的粽子,中秋節的月餅,還有元宵節的元宵,都是莊戶人家眼里的大事情.不管日子過得孬好,到了過節的時候,總要多少的置辦一點兒應景兒.

顧家的日子說起來就是很好的了,即便如此,李氏也不肯全數買糯米包粽子,每次都是摻一部分的大黃米.大黃米也是好東西,那可是莊稼院里待客最好的飯食了呢.顧家每年都會種好些大黃米,除了包粽子燜米飯之外,也要留著冬天包粘火勺粘豆包用.

初四的下午,顧家媳婦們就在一起包粽子了.粽葉是去年夏秋時,趁著葦葉或是柞樹葉長到最大時采摘陰干的,這時拿出來用最好了.干燥的粽葉用熱水泡開,就會變得柔韌,包粽子的時候不會斷裂.

顧家要包兩種米的,糯米的粽子,留著來回走人情用,所以里面會放上蜜棗.這樣的粽子,必須是李氏自己親自動手包才行.別說,李氏其實還真是有一手的好活計,那粽子包出來,一個個規規整整小巧玲瓏的,看著就十分的可愛.

糯米並沒有泡多少,大概也就是四五斤左右,李氏一個人包,顧秀麗拿著馬蘭草的葉子幫忙把粽子捆好.李氏的手很快,沒用多少時候,就把糯米的粽子包好了.

大黃米泡的就多了,大概得有十幾斤的模樣.大黃米的粽子里,是不放蜜棗的,那東西太金貴,一斤蜜棗幾十文錢呢,李氏可舍不得給自家人吃那東西.大黃米里面,放著的是豆子,一般就是秋日里的老豆角,從里面拔出豆子來曬干了,留著冬日里煮粥用.

軟糯的粽子里抱著香噴噴的豆子,吃起來其實也挺不錯的.再者莊戶人家吃粽子,也舍不得蘸糖或是蜂蜜的,最好就是就著菜吃.這種帶豆子的粽子,跟菜也不算沖突,不像蜜棗,甜的咸的弄一起,北方人還真是吃不慣.

吳氏等幾個媳婦就負責包大黃米的粽子,文芳姐妹還有嬌顏,今天下午也都過來幫忙.孩子們小,別的干不了,但是能幫著綁粽子.她們手里拿著馬蘭草的莖葉,見到大人包好一個,就趕忙遞過去,幫著捆好.

馮氏有一手好廚藝,包粽子自然是不在話下的.顧家用的大多都是葦葉,跟南方用的那種箬葉雖然小了些.但是用著也還順手,幾個粽子包下去,馮氏就越來越順手了.

"二弟妹,你這粽子包的可倒是夠漂亮的了.唉,一看就知道,南面人在吃食上精心,這小粽子包的精致,看著都好."吳氏受傷忙著包粽子,嘴里也不閑著.

"手還是有些生,這東西一年就包一回,終歸是差了些."馮氏搖頭笑了笑.

"那也比我們強多了呢."吳氏還是忍不住誇贊.

幾個媳婦在一起干活,這手藝的好壞可就顯出來了.吳氏和趙氏倆人包出來的粽子,規規矩矩,雖然略微大了點兒,但是看上去也很不錯了.馮氏更是不用說,包的小巧,還能變化出花樣來,一個個粽子仿佛不是吃食,倒像是工藝品了.

反而是徐氏,包的那粽子,不是粽葉沒裹住,就是沒系緊,有的都能看見有米露出來.

李氏最近對徐氏很是看不上,一見這樣就來氣了,"老四媳婦,你那是包粽子呢?你還是在禍害糧食呢?就你包出來那東西,下鍋了就是一鍋黏糊粥.去去,這邊不用你,趕緊去收拾點兒柴禾,然後把鍋刷了添上水,待會兒煮粽子."

徐氏有點兒不甘願,"娘,我包的不是也挺好麼?我還是在這包粽子吧,讓三嫂去燒火."燒火又得抱柴禾又得拎水的,自然是沒有坐在這邊包粽子輕省,徐氏懶習慣的人,當然是不願意了.

"你這還叫包的好?你看看,這粽葉都被你窩碎乎了,米都往下漏呢.你這還叫包的好啊?這樣的要是好,那狗都能包了.趕緊去干活,哪來的廢話?快去."

李氏手里拿著一個包好的粽子,看著下面掉出來的大黃米,氣的指著徐氏就罵,"敗家娘們兒,成天不知道干活,就會偷懶.趕緊快去,要不然明天就別吃了."

徐氏見老太太真的生氣了,沒辦法只好站起來,十分不甘願的去燒火拎水了.徐氏一走,李氏就坐到了徐氏剛剛的位置,把徐氏剛才包的那些粽子挨個兒挑揀了一番,然後把不好的都拆開了,"老二媳婦,你把這些重新包了吧.要是這麼下鍋,白費糧食不說,還得粘的滿哪都是."

人多,吳氏等人干活也麻利,倒是沒用多長時間,就把粽子全數的包好了.那邊徐氏還在磨洋工呢,兩個鍋灶只燒了一個.李氏進屋去又是一頓罵,這才把另外一個也燒好了.

顧家包的粽子多,一鍋煮不下,再者還是兩樣而米的,也不能混在一起,所以就得分成兩鍋.李氏在廚房里看著,吳氏和馮氏動手,把粽子挨個兒的撿到了鍋里."對,慢一點兒,手輕點兒,太狠了粽葉會裂開,到時候成了一鍋粥了."

粽子全都撿到了鍋里,李氏親手拿了鍋簾兒壓在上面,又找了乾淨的石板壓好."行了,燒火吧,開鍋兩刻鍾就停火,悶在鍋里一晚上,明早晨起來吃就行."

這時天色也不早了,李氏又吩咐媳婦們趕緊的動手做飯."老大媳婦,今天該你做飯了,晚飯在東廂房做吧,這邊兩個鍋都煮粽子了."

粽子是金貴吃食,煮的時候必須在李氏眼皮子底下,要不然萬一被媳婦偷吃了怎麼辦?留在上房這邊的廚房里,誰也沒那個膽子偷吃的.

吳氏趕忙答應了一聲,然後就去做飯了.馮氏得回去做飯,跟婆婆說了一聲之後就走了,留下趙氏和徐氏倆人,看著煮粽子的鍋燒火.徐氏是那種有一點兒功夫也想偷懶的人,這會兒瞧著李氏進屋了,廚房里只剩下趙氏和自己,徐氏就伸手揉腰.

"三嫂,我剛剛拎水,怕是把要給扭了,你在這看一陣子火,我回屋去趟一會兒."說完,也不等趙氏反對,嗖的一下子就跑了.

趙氏畢竟是老實慣了的,雖說最近性子有了一些改變,終究是憨厚些.見到這樣,除了搖頭歎氣之外,也沒說別的,只是認真的看著灶坑里的火.等到開鍋半個時辰之後,就不再往里面添柴禾了.

馮氏那邊回到自家住的院子,剛一進廚房,就見到嬌顏早就把火燒好了."嬌兒,這些活以後留著娘做就行了,你還小呢,過幾年再幫娘干活也不要緊的."瞧著那小小的人兒在灶前忙活,馮氏總是心里覺得歉疚的慌.

"娘,這些我都能做,沒事兒的.我也該學著做家事啊,要不然,等以後拙手笨腳的,那可怎麼好?像四嬸那樣兒的,豈不是壞事兒?"嬌顏只要一想起來徐氏那一手活兒,就忍不住想笑.

這個年月里,對于女人的評價,無非是炕上一把剪子,鍋台上一把鏟子.女人只要這兩樣都出色就行,其余的什麼才學啊,相貌的,那都是其次.嬌顏雖然不算很贊同,不過對于學廚藝,她還是很有興趣的.畢竟都是要吃飯,不會做飯,以後難道還要餓死不成?再者自己在吃食上比較挑揀,還是自己動手來的很穩妥些.

嬌顏一提起徐氏,馮氏也忍不住笑了,"小丫頭,不許胡說.你四嬸在娘家也是嬌養的,怕是沒學多少茶飯的手藝,來到顧家,前些年有你奶護著,原本的手藝更是都忘的差不離了."馮氏是厚道人,不願意在背後議論別人的是非,"這些話跟娘說一說也就算了,可不許出去說啊."

嬌顏點頭,"嗯,這個我知道呢."老顧家有那麼樣個媳婦,說起來也挺丟人的,嬌顏也不傻,當然不會出去亂說.

母女倆一邊做飯一邊說話,正說笑間,就聽見外面有動靜兒."娘,我去看看,應該是我爹和哥哥們回來了."顧承勇今天一大早就帶著兒子們進山了,這個時候,該回來的.

嬌顏說話間,就從屋子里跑了出去,來到院子里,果然是父親帶著哥哥們回來了."嬌兒,你看,我們弄了個好東西回來."文韜一見到嬌顏,就趕忙抱著個東西興沖沖的朝著嬌顏跑了過來.

來到近前,文韜把懷里的東西放下,嬌顏這才看清了,原來文韜剛剛抱著的,是一只小熊."呀,你們怎麼還弄了個小熊瞎子啊?"嬌顏見那小熊也不過是兩三個月大,身上毛茸茸的,可愛極了.

嬌顏蹲下來,伸手摸了摸小熊身上的毛,"爹,你們是怎麼找到它的啊?"

"今天進山,.一頭母熊直接就沖了過來,差點兒就傷了你大哥呢.帶崽子的熊太凶了,我好不容易才殺了那頭大熊,這家伙就在不遠的地方,文韜瞧著好玩,非得弄回來.嬌兒,你離它遠些,畢竟是野物,別看小,也是危險的.等著過幾天有空了,就拿去賣掉,這東西可不能留在家里."顧承勇在那邊簡單的說了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