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難得平靜
顧家難得的平靜了下來,剛開始大家還有點兒不習慣,漸漸地也就好了.嬌顏也從不習慣到適應,漸漸地對于農家生活越來越感興趣.

每一天,顧承勇都會寅時初就帶著孩子們練功,等到卯時初,文平他們就去挖野菜什麼的,嬌顏則是回去幫母親做飯.早飯出鍋,馮氏就把豬食倒進鍋里馇上,等大家吃過早飯了,正好就可以喂豬.

地里的活多時,顧承勇就帶著文修文齊和文韜三個下地干活,要是活少的時候,就自己去.然後文修他們,或是上山,或是下河的,弄一些野味活魚等回來打牙祭.馮氏手藝好,又有嬌顏幫襯著,每每都能把食物做的很是美味,孩子們吃的自然歡喜.

嬌顏每天上午都去苗素問那邊,跟在苗素問的身邊,瞧著苗素問給人看診治病,從中受益匪淺.苗素問教給嬌顏醫術,也並不是十分的刻板,除了每天必須布置的功課之外,大多數都是活學活用.今天遇上什麼樣的病人,苗素問就會把相關的病症歸納總結,將其中的關鍵處給嬌顏講清楚.

嬌顏前世是醫學世家出身的,耳濡目染,其實對于很多病症都有獨特的見解.雖說後來選擇了外科,到底是接觸過的東西多,所以現在學習的時候,並不費勁兒,還能提出不少特別的看法.

苗素問早就知道這個小徒弟不簡單,每每有些想法,都會讓人有一種撥開云霧見青天的感覺.所以這師徒二人,教的認真,學的仔細,兩人有商有量,時不時的就在一起探討,整個學習過程可以說是其樂無窮.

紹遠對于學醫並不感興趣,不過作為苗素問的兒子,他也不至于一竅不通.他對于采藥炮制藥材什麼的,倒是十分拿手,所以就經常的進山去尋找各類藥材.不過這個季節,很多藥材並非采摘的最佳季節,紹遠也就是找一些四季都能采摘的藥材往回弄.

日子仿佛是一成不變,但細細品味時,又是有不少的改變.至少,文芳文菲姐妹,不用再想以前那樣成天忙個不停了.文芳姐妹幾個,除了趙氏做飯的時候伸手幫忙之外,其余的時候,大多都在馮氏這邊學一些針線女紅.

文芳姐妹幾個是真心的想要學手藝,馮氏也不藏私,將蘇繡的技巧傾囊相授.文芳略微大了些,學這個有點兒晚,文菲性子急,雖然有心,但是總是毛毛躁躁的.反而是文英,雖然才八歲,卻是姐妹三個里學的最快的一個.

文芳姐妹跟馮氏學刺繡的事情,自然是瞞不住顧家人的,沒兩天,就被李氏知道了.李氏心里生氣,自家的閨女還沒能學到那樣的絕技呢,卻偏偏讓幾個死丫頭給學去了.再加上如今文芳姐妹不干那麼多的活,李氏對她們可是十分的不滿.

李氏這種人,她是不可能真正改變的,現在不過是有七太爺的話在那威懾著,還有顧秀麗的親事在眼前,所以才略微收斂而已.但是,明面上李氏不能再那麼打罵文芳幾個,暗地里卻可以動手修理.

從那天七太爺扔下話走了之後,李氏就開始控制飯桌上的伙食.媳婦們做飯的時候,都得是李氏出面量米量面,吃飯的時候,也是李氏一手把著分派飯菜.這樣,做飯的時候,李氏故意拿出來的比往常少,然後吃飯的時候,李氏又特意分給文芳姐妹幾個很少的飯菜.

文芳文菲都是正在長身體的時候,飯量不小,每天都不夠吃的,當然不行.文菲有一次沒忍住就問李氏,為啥不給她們吃飽.

李氏卻是很理直氣壯,說是怕女孩子們吃得多了發胖,以後找不到婆家.以前吃得多,但是干活也多,現在干活少了,就不能再吃那麼多了,不然發胖了可怎麼辦?

李氏這話,明眼人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是顧明誠不發話,旁人也不敢再說什麼.顧家可是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不能再鬧起來.趙氏和顧承信也是沒辦法,只好自己偷偷地省一口出來,留著給孩子們吃.

後來還是嬌顏知道了,就每天給文芳她們留一些飯菜,然後趁著旁人不注意的時候,讓她們姐妹幾個趕緊吃了.

文修他們能打獵能下河的,每天都能弄點兒肉食什麼的回來,所以這邊的伙食就比東院好一些.當然,有好東西的時候,馮氏也會讓孩子們送到東院去一些的,不過那些東西,大部分都到了秀麗和文景文安的嘴里,別人其實也是吃不到的.

文芳幾個本來不好意思在馮氏這邊吃東西的,後來還是嬌顏勸著,這才每天偷摸的填補一些.這邊的飯食不錯,幾個女孩沒用多少日子,臉上就好看了不少.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四月過去,進了五月,端午節就要來了.端午節,也被稱為是女兒節,一般這個時候,出嫁的閨女都會回娘家小住的.正巧顧秀麗要在五月初六定親,所以李氏早早地就讓人捎信兒去顧秀蘭和顧秀云兩家去,讓她們端午節回來住著,等到秀麗定完親再走.

五月初四,顧承仁從鎮上的學堂回來,過節了,學堂也放假的.李氏瞧見老兒子回來,滿臉都是笑,急忙的把兒子送到了屋子里去歇著."老大媳婦,你們幾個趕緊的泡了米,下午就把粽子包出來,今晚煮上,明早吃粽子."李氏吩咐了一句就走了.

吳氏領著馮氏等人,按照李氏的要求,把大黃米還有從鎮上買回來的糯米,分別淘洗然後用水泡上.過節了,李氏難得發話,讓馮氏一起包粽子,到時候大家伙一塊兒吃.

顧秀麗定親成親,蔣家定然會來好些人,蔣秉昊很是看重顧承勇,到時候少不得就得讓顧承勇作陪.另外,接待蔣家來人,也少不得有年輕媳婦,即便是顧秀蘭她們回來,也不能就代表了顧家.

顧家幾個媳婦里面,就數著馮氏最出挑.李氏在心里仔細盤算過了,馮氏人長得好,又見過大世面,說話處事十分妥帖,讓她幫著招待來客最是合適不過.基于這些原因,最近李氏倒是對顧承勇一家很是和顏悅色的.

對于馮氏來說,李氏終歸是婆婆,事情不是鬧到不可開交的地步,她也願意跟李氏和平相處.故而,李氏態度好,馮氏也不會故意拿把,李氏既然說是一起包粽子過節,馮氏就痛快的過來干活.

不管怎麼說,過節就是好事情,大家伙心里都挺開心的.再者顧家也是難得的平和,所以眾人忙忙碌碌的,就顯出來一種家業興旺的景象.

"娘,你看家里這樣多好?一家人笑呵呵的干活,有商有量的,不比成天烏煙瘴氣的強多了?你知道我為啥不願意回家來?就是家里成天的鬧騰,鬧得我都沒法看書."顧承仁坐在炕上,透過敞開的窗戶向外看著,一邊跟母親說話.

李氏微微一愣,然後撇了撇嘴,"這是要過節了,她們一個個的都惦記好吃的呢,要不然,她們還肯干活?"李氏心里還是有氣的,只是各種原因沒法發泄出來罷了,這時便有些委屈."我是婆婆,如今卻要跟她們低聲下氣的,我這是哪輩子沒積德了?"

"娘,咱們不為了別的,就是為了秀麗,也得忍住了.娘等著,等兒子考了秀才中了舉,到時候兒子給娘撐腰,讓娘出氣,行麼?"顧承仁知道李氏心里憋屈,就趕忙的勸道.

一聽兒子這麼說,李氏可就樂了,"哎,那敢情好了,我就等著老兒子出息,到時候,我也能跟著沾光呢."啥話也沒有老兒子這話中聽,李氏頓時就把委屈扔到一旁,笑呵呵的看著顧承仁.

"兒子啊,你也不小了,該是琢磨琢磨親事了呢.這幾年你一直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你都二十一了啊,不能再這麼耽擱下去.娘還等著抱孫子呢,你可不能讓娘等得太久了啊."老兒子老閨女,都是老太太心尖兒上的人,也是她最掛心的事情了.

"娘,這個我曉得呢.這樣,我現在要專心讀書,等我秋天考試回來,娘就給我張羅親事吧.要是我考上了秀才,也能挑一個好人家."顧承仁對自己很是有信心的,故而才想著院試結束之後准備親事.

李氏笑的合不攏嘴,"好,好,娘聽你的,娘托媒人仔細的幫你訪聽著.我兒子相貌人品都是極好的,又是讀書人,這媳婦可得好好找,一定得找個人好家世好的才行呢."

在李氏的心里,自己兒子那就是人中龍鳳,出色的很,沒有幾個女人能配得上.在她的想法里,顧承仁的媳婦,即便不是官家小姐,也該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呢.

"娘,你要是有事情就去忙吧,明天大姐和二姐都要回來呢.家里該預備的都預備齊,後天蔣家還得來人,千萬別在這個時候丟人.酒席什麼的,跟二哥說一聲,讓他進山去弄點什麼獵物,千萬別弄得太寒磣了."顧承仁想起這個來,就叮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