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事情落定
屋子里,七太爺和他的兩個兒子,還有齊長文以及顧明誠兄弟兩個,都上炕坐下.顧承忠兄弟幾個則是坐在了椅子上,李氏這時候也不敢再張狂了,趕忙的去燒水給七太爺等人泡茶.

七太爺坐在炕上,很是嚴肅的看著對面的顧明誠,還有地上的顧家四兄弟."按理來說,你們家的事情,別人不該插嘴.明誠,我好歹的是你的堂爺爺,有些話,今天就跟你好好的說一說."

顧明誠趕緊點頭,"七爺爺,您說,您說就是了,我聽著呢."這是顧家的老祖宗了,誰敢不敬重著?七太爺家里也是人丁興旺的,兒孫滿堂,顧明誠有一句話說的不對了,當心人家兒孫打上門來.

"承忠,你們幾個也聽著.咱們村子,咱們顧家,也都是有規矩的.兄弟姐妹各自安家了,父母提出來分家,這才能分家.如今你們家還有一個弟弟沒娶媳婦,一個妹妹沒有出門子呢.眼下,不能分家."七太爺盯著顧承忠四個,慢慢的說道.

"你們家也是特別了些,你們爹娶了倆媳婦兒,生了你們這八個兒女.兩房的孩子都在一起攪合過日子,再加上那麼個後娘,你們哥三個的日子過得怎麼樣,大家伙也是心知肚明."

"這樣,今天我既然過來了,也就多一回嘴,給你們做一回主.老五這歲數也不小了,明誠也該趕緊的想辦法給孩子說了親事,他秋天不是還要去考秀才麼?這是大事兒,什麼事情也不能耽誤了老五的功名.老五考試之前,誰也不許再提分家的事情."

"等老五考了院試回來,你們該給他張羅親事就趕緊的,等老五成了親,這個家就可以分.另外,沒分家之前,你們家可不能再這麼鬧騰下去了.秀麗眼瞅著出門子,家里成天鬧得沸反盈天的,這叫人家知道了,親事還能成麼?"七太爺精神不錯,人也不糊塗,說起話來有條有理的.

七太爺說到這里,就盯著顧承忠三個,"怎麼樣?我這麼說,你們仨有什麼想法沒有?"

承忠三個連忙搖頭,"沒有,七太爺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原本他們也就沒指望著現在能分家的.

七太爺點點頭,又扭頭看了看顧明誠,"明誠,你跟你那婆娘說,以後家里的事情,幾個媳婦分攤著來.哪有你們這麼欺負人的?也就是老趙家的人好脾氣,要是換了旁人,早就打上門來了.別以為人家好欺負,哪天真的把人家惹急眼了打來,我看你怎麼收場?"

顧明誠也趕緊的點頭答應了下來,"是,是,孫兒知道了,孫兒這就跟她說."

"行,那就把你家婆娘叫來,還有家里這四個媳婦也都叫過來,當著我的面兒,你們定個章程.章程定好了,以後就按照這個來,也省得家里頭動不動就鬧起來了."老爺子今天是鐵了心要管這件事了,所以才要當面就定下.

顧明誠有點兒猶豫,原本他是想著不管啥事先答應下來,等老太爺走了再說.卻是沒想到,這老爺子今天還真是上來犟勁了,顧明誠沒辦法,只得示意兒子們,去把各自的媳婦都找來.

不多時候,李氏還有吳氏等人也都進了屋,眾人趕緊給七太爺等人都見了禮,然後就在一旁站著了.

"明誠媳婦,今天我老頭子就多管閑事一回.你當著我的面兒,就把家里的事情跟幾個媳婦都安排好了.今天怎麼定的,以後就怎麼做.要是以後再這麼成日的鬧騰下去,你當心我開祠堂,哪個鬧事兒,就把哪個弄祠堂里族規處置."

七太爺這話說的可就挺重了,顧家在村子里人口也不算少,自然有自家的祠堂.不過,顧氏的宗祠,可是多少年沒有審訊過顧家媳婦了.這要是哪個媳婦被關進祠堂里,可真是丟人丟到家呢.

李氏這樣的人,最是欺善怕惡的,一聽七太爺這麼說,當下就嚇得腿都哆嗦了."七爺爺放心,孫媳婦一定聽七爺爺的話,七爺爺怎麼說,孫媳婦就怎麼做."

七太爺擺擺手,"那行,你就跟你家這幾個媳婦商議一下,以後家里的事情都該怎麼安排,商議清楚了,就這麼定下來,以後不許再更改了."

李氏沒辦法,只好扭頭去跟幾個媳婦商議.其實這個根本就沒啥商議的,村子里的習俗,各家都差不多.一般家里媳婦多的,都是輪班做飯,輪到哪個,這一天家里喂豬喂雞的活,也要順手全都做了.

顧家唯一特殊一點兒的,就是馮氏.之前顧承勇說,他們吃不慣家里的飯菜,所以自己單獨做飯吃飯.馮氏當然是不想再跟大家一起攪合著吃飯的,于是就自己主動提出來,家里的豬和雞以後就由她來負責了.

李氏覺得馮氏這樣還是太輕省了,心里有些不願意,可是當著大家伙的面兒,也沒法再說別的.于是,就這麼定了下來,顧承勇一家繼續自己單獨做飯吃,但是家里的豬和雞全都交給馮氏去喂.剩下的三個媳婦,輪班做飯.當然了,農忙的時候,各家也都要下地去干活.

當著七太爺的面兒,就這麼定了下來,然後七太爺又叮囑了幾句,無非就是說家和萬事興之類的話語.一場鬧劇,因為七太爺的出面而平靜了下來.事情既然解決,七太爺就讓兒子們扶著他下了地,回自己家去.

顧明誠當然要挽留七太爺還有齊長文等人吃飯的,大家全都拒絕了,只說等著秀麗出門子的時候,他們都過來喝喜酒.顧明誠領著媳婦兒子兒媳們,恭恭敬敬的送走了七太爺,然後眾人重新回了屋子.

"這回你們都滿意了吧?一群黑心爛肺的狗東西,養不熟的白眼狼.哼,我就不信了,我和你爹還都活著呢,你們就能反了天去?"七太爺一走,李氏當時便滿血複活,沉著臉子張嘴又來.

"行了吧,你少在這惹事兒了,你當心七爺爺真的開了祠堂,要是你進了祠堂,我可救不出來你."顧明誠很是惱火,拿起大煙袋來,在炕沿上使勁兒的磕了幾下.

"就這麼樣兒吧,既然今天定了章程,以後就照著章程來辦.行了,這都啥時辰了?還不趕緊吃飯?吃完飯還得下地干活呢,這個時候,有那些閑工夫不如多干點活兒了."顧明誠大聲的說道.

于是,顧家眾人各自忙活著吃飯,顧承勇夫妻從東院離開,回到了西院."紫玉,以後你怕是不得清閑了,喂豬喂雞的,都得你干呢."顧承勇覺得有些歉疚,于是吃飯的時候,就這麼說了一句.

馮氏笑笑,"這算啥?家里不過四頭豬,十來只雞而已,每日弄些野菜馇豬食就行,也不算費事的.不要緊,你別擔心."馮氏的心態一直都很好,這些她早就預想到的,如今這樣的生活也算是不容易了,她根本不在乎那點兒活.

"爹,你放心吧,我們都會幫著娘的.早晨我和四哥去挖菜,這些日子我們不是也都這麼干的麼?"文平把嘴里的飯咽下去,然後才說道.

顧承勇伸手摸了摸兒子的頭,"好,我們家老四老五都能干著呢,你們都是好孩子,爹爹很高興."說完,顧承勇又看了看其余的兒女們,"你們幾個都懂事又貼心的,爹娘真的很高興,干活多少的,咱們也別計較太多,一家人,還是和和睦睦的比較重要."

孩子們都趕緊點頭,"嗯,爹放心吧,我們都曉得呢."

就這樣,顧家的風波暫時止息了,李氏盡管是心里還不舒坦,可是也不敢再鬧了.一來是七太爺的話還比較有威懾力,另外也是顧秀麗定親的日子離著也來越近了.家里要辦喜事了,也的確是不能再吵吵鬧鬧的,不像樣子.

尤其是顧承仁沐休時回來,聽說了家里的事情,又把李氏找去,好好地跟李氏叮囑了一回.這樣,顧家總算是平靜了下來.

一場鬧劇的最終得益者,應該算是顧承義一家子了.趙氏終于不用成天被人呼來喝去,當牛做馬的悶頭干活.文芳姐妹也算是略微的清閑了一些,只需要在母親做飯的時候幫忙就好,平日里有了更多的時間學習針線女紅.

要說吃虧的,也有.那就是徐氏,徐氏以前可是很少干活的,輪到她的時候,她就會想方設法的偷懶.徐氏以為那個什麼章程的,不過是嚇唬人的東西,輪到她做飯的時候,還是故意偷懶不起.結果吳氏和趙氏根本就不上當了,愣是沒人做飯.結果當然是徐氏被李氏一頓臭罵,然後才七手八腳的做了飯.

李氏現在也回過味兒來了,不再那麼偏著徐氏.要知道,顧家早晚要分家,分家以後,老兩口肯定是要跟老四老五他們一起過的.到時候就徐氏這樣的,還不得把老兩口給餓死啊?所以李氏倒是盯上了徐氏,成日的敲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