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91章 提出分家
這世上,偏心的父母多得是.顧家老爺子只是個鄉下的老農,大字不識一個,更是沒有多少見識.更可況李氏跟他這麼些年了,枕邊風可是比啥都好用呢,顧家老爺子的心里,早就偏到李氏生的幾個孩子身上去了.

老話說,有後娘,就有後爹,這話一點兒都不假.男人對孩子,本來感情就淺,再加上媳婦成日的挑唆,對前房留下的孩子,能夠養大了成家,就已經很不錯了.顧老爺子還算是忠厚的,雖然心里向著李氏向著李氏的兒女,但是還沒算虐待顧承忠哥三個.當然了,李氏對于顧承忠他們三人的打罵,會被老爺子看成是管教.

如今原配的兒子們都大了,各自成家立業,而李氏的孩子還有兩個沒著落呢.老爺子那麼心疼李氏和孩子們,是萬萬不肯在這個時候同意分家的."都別說了,我不許分家,以後誰要是再說分家的事情,那就滾出去."

顧承勇兄弟三個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心里也明白,今天是不可能分家的.但是這話,今天必須的說出來,也該讓老爺子和李氏都有點兒准備了.別以為他們兄弟都是傻子,成日的給別人出力任勞任怨到最後還落不到好.

"分家是早晚的事情,早一天晚一天,既然今天提出來了,不如就一起辦了.分家也就是不在一起攪合過日子,以後我們兄弟還是照樣孝順您老的.爹,分了吧,咱們家成天這麼鬧哄哄的,這日子沒法過."顧承勇故意咬住了不松口.

"不行,絕對不能分家,咱家老五和秀麗都還沒有著落呢,不能分.你們要是再提這事兒,就是不想讓我活了.老二,你才從外面回來一個月呢,就要逼著老爹去死麼?"老爺子瞪著眼睛看著顧承勇,厲聲問道.

"爹,我可沒那個意思.樹大分枝,分家是一定的了,只是早晚.尤其是咱家,這前一房後一窩的,遲早都得分開,不如趁早說清楚了好.爹,你要是今天不想分,那就給大家伙個准話,啥時候分?也讓大哥和老三有個盼頭兒.這兩家成年在家當牛做馬的,孝順您二老算是應該,總不能也要孝順弟弟妹妹吧?"顧承勇十分平靜的看著老爺子,語帶諷刺的說道.

"對啊,爹,你給個准信兒吧,你說啥時候分.俺們兩家成天起早貪黑的忙活,給全家人當奴才,也沒落個好處.俺們現在不想這樣過日子了,就想知道,這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兒?"顧承忠這時也開口說道.

"還有俺,爹啊,你就可憐可憐俺們一家吧,這些年孩子她娘,還有文芳文菲都是過的啥日子?爹啊,你長著眼睛呢,不是看不到,俺們一家,比那賣身的奴才還不如呢."顧承義說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顧家五兄弟,在場的有四個,其中三個是同一個母親生的,也是同樣從小受李氏的打罵長大的.三兄弟齊心,就這麼站在院子里,質問到底啥時候能分家.三兄弟的對面,只有顧承信一個,很明顯的勢單力孤.

顧秀麗這時從屋子里走了出來,"這是要干啥?大哥二哥三哥,你們這是要逼死爹娘麼?爹娘說了不分家,就是不分家.你們是爹娘的兒子,就該聽爹娘的.你們弄出來這個樣子,是要干啥?要不要去衙門,跟官老爺說說你們忤逆不孝啊?"

顧秀麗被顧承仁逼著學了一些東西,這時覺得自己有點兒本事了,就想著上前來訓誡哥哥們一番.

"老顧家什麼時候成了姑奶奶當家了?顧家的事情,跟你個要出門子的閨女有什麼關系?你馬上就是蔣家的人,不是老顧家的人,老顧家的事情,用你在這指手畫腳的?"顧承勇瞪了顧秀麗一樣,冷哼道.

顧秀麗是顧家的老閨女,家里人都讓著她,哥哥們疼愛小妹,對她十分的呵護.這讓顧秀麗覺得,大家伙都怕了她,所以剛剛才跑出來說了那些話.沒想到此刻被顧承勇幾句搶白,頓時就覺得臉上掛不住了.

"爹,娘,你們看看啊,這還沒怎麼樣呢,二哥他們就這麼欺負我啊."顧秀麗指著對面的三位哥哥哭道.

"老二,你今天是打定主意跟我對著干了是吧?老丫頭哪里得罪你了?你這麼說她?她都要出門子了,你讓她這臉往哪里擱啊?"老爺子對顧承勇的態度也是不滿,當下便不高興的質問道.

"臉是自己長的,不是別人給的.她自己看不清楚形勢,跑來找著沒臉,還想別人怎麼給她臉?"顧承勇卻是干脆不管這個,"秀麗要是眼睛里面有我們這些哥哥,就不該出來說話,她站出來說話,那就是自己找的.好了,別說這些,爹只說啥時候分家就行了."

顧承勇對老爺子今天的表現實在是有點兒失望,如果李氏最開始罵人的時候,老爺子出來說兩句,把李氏壓制住了,他們這些人絕對不會提出分家的.可惜老爺子一心向著妻子,根本就對李氏的所作所為不管不問,任由李氏那樣出言侮辱顧承信一家.如今話趕話的趕到了分家上頭,那就別怪他們了.

"分什麼家,不分,就是不分.你們要想分家,那就把我掐死了.我死了,你們愛怎麼樣我都看不見."老爺子的犟脾氣也上來了,梗著脖子,臉上憋得通紅,朝著顧承勇他們喊道.

"這都是咋了,好好地咋還說上死不死的事情了?顧大哥,你這歲數也不小了,火氣還這麼大呢.行了行了,都消消氣兒,啥事情不能好好說,還非得鬧得要死要活的?"這時,大門外卻忽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接著有人邁步就進了院子.

來的不是旁人,正是齊長文還有顧二叔,另外還有一個歲數大概有八十多,頭發已然全白的老爺子.老爺子身旁,還有兩個歲數也在六十上下的男子,小心翼翼的扶著那老爺子從外面進來.

"明誠啊,這是干啥呢?怎麼還鬧得這麼邪乎?過日子啊,安安穩穩的最重要,你說你家這成天的雞飛狗跳,誰家像你們這麼過日子的?"那老爺子一進院子,就朝著顧家老爺子顧明誠一頓說.

這老頭,就是現在顧家輩分最高的人,人家都叫他七太爺,是顧明誠和顧明達的堂爺爺.老爺子當年排行最小,也是那一輩兒唯一還在的人了.他身旁的兩個,是他的兒子,也是顧明誠和顧明達兩人的堂叔.

老顧家在青山村人口也不算少,但是彼此的血緣已經沒有那麼近了,所以走動的就略微差了點兒.尤其是顧明誠娶了李氏之後,李氏那個小氣的,更是不肯跟親戚多走動,于是也就越發的疏遠.

剛剛顧承勇吩咐孩子們去請人,不過是嘴上那麼一說.可是文芳文菲早就盼著分家了,如今好不容易有這麼個機會,那還不趕緊的?于是倆人就趁著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了,真的去把顧家老祖宗給請了來.

顧明誠一見堂爺爺到了,這時哪里還敢再瞪眼睛?連忙上前來,朝著七太爺行禮,"七爺爺,您怎麼來了?您這麼大歲數了,身子骨兒也不好,怎麼敢勞動您啊?"

七太爺瞪了顧明誠一眼,"我要是再不來,你們家還不得鬧的整個村子都聽見了?你也不去外面聽聽,別人都是怎麼說你的?你這糊塗蛋,就成天的護著那個敗家娘們兒吧.鬧得旁人都不跟你來往了,日子過得死門子,你還在這美呢."

七太爺雖然歲數大了些,可是精神頭很足,嗓門而也挺大.他手里拄著一根不知道什麼木頭的拐杖,那拐杖一看就是有年頭了,被磨得油亮油亮的.老爺子氣的使勁兒用拐杖砸地,顧家院子是石板的,那石板就被砸的當當響.

"七太爺,本來是不想麻煩您老人家的,實在是家里頭這些日子鬧得太過,沒個消停時候了.老三家的媳婦和閨女被攆回來趙家,好不容易老三去接了回來,家里就又鬧起來了.我們也實在是過夠了這樣的日子,這才喊著要分家.七太爺,您屋里坐吧,您歲數大了,可千萬別氣壞了身子."顧承忠嘴里一邊解釋著,就上前扶住了七太爺,小心翼翼的護著老爺子進屋.

七太爺進屋了,後面的顧明達還有齊長文也都跟著進屋,顧明誠和李氏一件這樣,連忙的就跟了進去.顧承勇兄弟幾個,當然也是跟著進屋了.剩下各家的媳婦孩子們,這時卻都沒敢跟進去,一個個的都在院子里站著,小心的朝著窗戶里面張望著.

顧秀麗當然也沒有跟進去,她瞪了一眼趙氏,"黑心肝的婆娘,要不是你挑唆著,我就不信我三哥敢這麼說話?你生不出兒子來,斷了我三哥的後,還敢這麼囂張?你等著,早晚有你好過的時候."

文菲此時也在院子里,一聽顧秀麗這樣說話,就氣呼呼的說道,"這人啊,就怕嘴欠,當心成天說別人,到最後還不如人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