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89章 李氏挨累
顧承義是個老實人,被岳母這麼一說,當下臉上就紅了一大片,站在地中間,期期艾艾的說道,"娘,您別這麼說,我是您女婿,哪里是什麼三爺二爺的?爹,娘,我過來看看你們,這點兒是我的一點兒心意."說話間,就趕緊把帶來的東西放到了炕上.

"哎呀,我們可不敢要老顧家的東西,你們老顧家多能耐啊?欺負媳婦孫女的,把人都給趕出來了.俺家閨女既然回來了,那就跟顧家沒啥牽連,你也就不是俺們老趙家的女婿.這些東西,俺們可沒那個福氣享用,你趕緊拿走吧."

趙家老太太是故意這麼說的,閨女在人家受了氣,她這個當年的要是不敲打幾句,實在是心里不舒坦.不過趙家老太太雖然說話語氣比較尖刻,卻並不像李氏那樣罵人.

顧承義就被趙老太太說的有點兒站不住,他兩只手握在一起,一個勁兒的直搓手,"娘,我啥時候說不要孩子她娘了?當時我不在家,被人叫去幫忙,回到家才知道的."

"昨天晚上就想來的,那時候天太晚了,我這點兒能耐,也不敢大半夜的往這邊走啊.今天一大早,我就急急忙忙的趕過來呢."顧承義很緊張,妻子在自家過得什麼日子,他心里十分清楚,要是換了別人,早就不跟他過了.

"娘,我今天就是來看看.孩子她娘也有些時候沒能回娘家來住了,這回就多住幾天,等著啥時候住夠了再回去.這回回去,我就跟我爹提分家的事情,爹娘放心,我是不會虧待孩子她娘的."顧承義來的時候就想清楚了,這一回也是下了狠心,他不能再讓妻女跟著受氣了.

聽了顧承義這話,趙家老太太的臉上這才松快了些,不過還是不太願意搭理顧承義.倒是那邊趙老爺子朝著顧承義擺擺手,讓他坐到身邊來,"承義啊,來,上爹這邊坐著.別理你娘,她就是那個個炮仗脾氣,也是心疼老閨女了."

顧承義一看老爺子給自己台階下呢,就趕忙笑著坐到了岳父的身邊,然後又趕緊的給岳父裝上一袋煙點著了,"爹,我知道娘的脾氣,娘這也是沒拿我當外人,是把我當兒子一樣訓呢.要是娘真的生我氣了,剛剛還不得輪著大掃把直接把我趕出去啊?"

屋子里一眾人聽了,都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離開顧家那個環境,其實顧承義也不是榆木疙瘩,也有他幽默逗趣的一面.趙氏看著丈夫,心里也是高興得很,瞧著父母沒有再為難丈夫的意思,就跟母親說了一聲嗎,然後去廚房幫忙了.

"跟你大嫂說,殺一只雞,姑爺難得過來,弄點兒好飯好菜的招待."趙家老爺子揚聲說道.

老太太干脆下了地,跟趙氏一同出了屋子,"我去看看吧,你陪著姑爺在這說話.承義啊,這回來了,可不許立馬就走,多住上一些日子.你要是敢今天走,以後就不用上門兒了."老太太扭頭威脅顧承義道.

顧承義趕緊點頭答應了下來,"哎,都聽娘的."其實這個丈母娘真的是不錯,比起自家那個後媽可是好多了.顧承義心里對岳母也十分的敬重,故而老太太說啥,顧承義都一口答應下來.

廚房里老少三輩而的媳婦們都在忙活著,不多時就做出來了好幾桌豐盛的飯菜,于是眾人一起吃了中飯.吃過飯之後,顧承義就跟著趙家的人,一起下地去了.他本來就是個勤快的,也沒把自己當成是客人,所以很自然的就跟著下地去干活.

就這樣,顧承義一家子就在趙家山住了下來,承義夫妻都是勤快人,從來也不會偷懶.正好趙家這邊地里的活不少,正是開始間苗的時候,一家子就留下幫著干活.

文芳姐妹幾個更是不用說,一個個乖巧可愛又有眼力見兒,家里家外的沒少幫著忙活.文茜人小嘴甜,成天的圍著老兩口轉悠,把老兩口哄得暈頭轉向,直說要把文茜留下來當孫女養著.

趙家這邊其樂融融,顧家那頭可就難過了.顧承義一家不在,尤其是趙氏母女不在家,家里可就少了不少幫手呢.吳氏和徐氏倆人輪班做飯,吳氏都是做慣了的,輪到她,屋里屋外都收拾的十分利索.

可是到了徐氏,那就是一團糟,不是餅子蒸不熟,就是煮粥全都飛了.家里的活更是不用說了,快中午了,豬還都沒喂上呢,那豬餓的直拱槽子,氣的李氏就罵徐氏.

這一回吳氏也鐵了心,任憑李氏如何罵,她也絕對不伸手幫忙.除了輪到自己做飯,剩下的時候,就領著文慶去荒林子那邊看著山蠶.

馮氏那邊更是不用說了,他們不在一起吃飯,更是不去看李氏的臉子.不過馮氏也囑咐了孩子們,每天早晨去挖野菜回來留著喂豬喂雞,白天盡量多撿些柴禾什麼的,到時候也給那邊送過去.

文修跟著顧承勇一起下地干活了,文齊和文韜倆人進山去撿柴禾,文平和文治則是負責挖野菜還有喂自家的牲口.每天文平和文治都把野菜挖回來送到東院,之後就不管了.其實按正理,這些活文景和文安也能干的,只是李氏疼著寵著不肯讓他們受累而已.

對于這些事情,孩子們也不太計較,他們只是不在一起吃飯,顧家也不算是正經分家.家里的這些活,他們願意伸手的地方,就幫著干點兒,不願意伸手,那旁人也沒話說.

不過,老顧家的氣氛不太好,尤其是東院,所以孩子們都盡量的避免過去.即便是過去送野菜和柴禾,也是放下東西就走,從來不在東院多停留.

少了趙氏母女干活,徐氏又是那麼個倒三不做兩的,所以李氏也是沒能清閑了,時不時的就要干活.不干還能眼睜睜的瞅著豬和雞餓死不成?難道還能看著一家子吃不上飯?幾天下來,李氏就累的腰酸背疼.

偏偏這時候地里的活也都忙了起來,男人們下地去干活,就連吳氏和徐氏,做完飯了也得下地去間苗.農忙時節,哪里還有閑人?尤其是顧家還有那麼多地呢,要是不趕緊把小苗間開,到時候可是要耽誤莊稼生長的.

這樣一忙起來,李氏和顧秀麗全都沒能跑得掉,家里家外的活,她們全都的伸手幫著.娘倆這時候才想起來趙氏的好處,要是趙氏母女在家,這些活趙氏娘三個輕輕松松的就干完了,也不至于把李氏個顧秀麗給累的半死.

農忙時節,顧家一干人全都要跟著忙活.顧承勇領著文修文齊文韜三個都下地去間苗了,就連馮氏,每天忙完家里活,也會跟著去多少干一些.嬌顏瞧見母親如此辛苦,就自告奮勇的把家里做飯的事情接了過去,有文平文治幫著,每天都把飯菜做的妥妥當當.

嬌顏每天要忙著做飯收拾家,所以去苗素問那里就差了一些.苗素問也清楚農家的忙碌,再者嬌顏學東西很快,于是就給嬌顏留了一些功課,定時的考一下就行了.

忙忙碌碌的日子過得特別快,一轉眼就是四月二十四了,地里的活干了一半兒,顧承義領著妻女從趙家山回來了.本來趙家人還要挽留的,顧承義惦記著家里的活,實在是住不下去了,這才急忙的回來.

李氏一見到顧承義回來,當下就爆發了,"怎麼不都死在外面?還回來干啥?家里都忙成什麼樣子了,你們倒是有閑心在外面住著?喪良心的東西,養不熟的白眼狼啊.你們在外面好吃好喝的閑逛,我們這老天拔地的在家里出力當牲口,你們滾出去,別回來了."

李氏就這麼樣的人,盡管心里巴不得顧承義一家子趕緊回來干活,可是她這些天又累又氣的,這一肚子的火不發出去,憋著難受.所以見到顧承義一家回來,當下便摔了臉子,站在院子當中就罵人.

顧承義抬頭看了看李氏,哼了一聲,"這是我家,憑啥我不回來?要不是孩子娘惦記家里活多要趕緊回來,以我的意思,就直接住上半月二十天的."顧承義甩下這麼一句話,然後就領著妻女直接要回他們的住處了.

李氏一聽這個差點兒氣炸了肺,"啥?還要住半月二十天?你這個喪良心的敗家子啊,你這是要累死我好給你爹找個小的是不是?我告訴你,回來了就趕緊干活,老三媳婦,你這些天沒在家,得把之前那些日子的活都補上."李氏真的是累壞了,她根本就不敢再把趙氏攆出去,但是嘴上卻還是不饒人.今天她得好好立規矩,要不然以後趙氏就真的管不了了.

"哪家媳婦沒有回娘家住幾天的時候?這才幾天得功夫啊,還用把之前得活補上?沒有那一說.從明天開始重新輪班做飯就是了,以後輪到三房,三房就干活,輪不到的時候,別指望著孩子她娘動手.還有文芳她們,哪天她娘做飯,她們就幫忙,剩下的時候,啥都不干."顧承義這回也是發了狠了,進門先立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