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85章 趙氏的反抗
掌櫃的擺擺手,"都跟你說了,我這邊實在是賣不動這種,留下就是壓在手里.你們看看這個,這是齊家嬸子送來的,你們要是有這樣的布匹,送來多少我都要."

掌櫃指著櫃台上還沒有收起的布匹給那些婦人們看,那些布料很顯然要比這幾個婦人送來的薄了不少,但是卻很細密."你們看看這個,織的多好啊,我們這邊現在都收這種布了呢."

幾個婦人瞧見了那櫃台上的布,一個個都有些喪氣,"掌櫃的,俺們哪里有這個手藝啊?"話說完,幾個婦人就無精打采的從布莊里出去了.

馮氏看著眼前這一幕,腦子里忽然閃過了一個念頭.馮氏笑笑,倒是並沒有著急的說什麼,只是領著一眾人從布莊里出去了."走吧,咱們回家去."

今天來縣城的目的就算是全部達到了,再逛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于是眾人就要往回走.孩子們難得出來一會,都有點兒舍不得,可是縣城離著村子還有一段路的,太晚回去也不行.

"好了,以後有空,爹爹還會帶你們來的.咱們得趕緊往回走了,待會兒給你們買點兒好吃得,路上吃了墊墊肚子."顧承勇看出孩子們的心思,于是就哄他們.

孩子們聽說可以有好吃的嗎,這才高興了.然後顧承勇就帶著他們去買了好多的包子,又買了些點心糖果瓜子花生之類的東西.孩子們見到有這些好吃的,一個個都高興了起來,大家坐在車上,一邊走一邊啃包子,就這麼往回走了.

眾人回到家的時候,正好是未時初,村子里家家戶戶差不多都吃過了中飯,正是都歇晌的時候呢.這個時候,天氣已然很暖和了,所以不少人吃過中飯,就在門外坐著,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說話.

見到顧承勇一行從外面回來,不少人都熱情的沖著他們打招呼,"大勇啊,你們這是去趕廟會了?"有那歲數大的老太太,就會順口問上一句.

"是啊,孫大娘,今兒不是四月十八麼,帶著孩子們出去逛逛.他們成日的在村子里,也憋得慌."顧承勇笑呵呵的回道.

"到底是你疼孩子,這麼大老遠的帶他們去玩兒."老太太感慨了一句,然後一轉頭就見到了趙氏,"呦,還有承信媳婦呢?承信媳婦啊,你是去拜送子娘娘了?好,這個好,早就該去拜拜的呢,說不准今天去拜了娘娘,以後就能懷上個胖小子."

趙氏今天搶到了泥娃娃,心情也是特別好,這時聽到孫大娘如此說,興奮的神情更是掩飾不住了,"借大娘的吉言了,要是真的能像大娘說的那樣,我這輩子也就知足了."

趙氏在人前,從來都是低頭彎腰,從來不敢抬頭看人的.今天這樣神采奕奕的模樣,大家伙還真是沒見過,一時間,孫大娘還有幾個老婦人都呆了一下子,"承信媳婦,你以後就這樣,這樣好.哎呀,這人啊,就是活了個精氣神兒呢.你這樣看著多精神啊,也顯得氣色好多了."

"對,對,就是該這樣,挺胸抬頭的說話做事,比你那麼總低著頭可是強多了,這樣好."另外的老太太也都這麼勸著.

有了這些老太太的話,趙氏的心情就更好了,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斷過.

顧承勇趕著馬車一路回到了老顧家,還沒等走到大門口呢,就聽到顧家的院子里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死丫頭片子,不就是讓你們幫著洗幾件衣裳麼?成日的吃那麼多飯,干點活兒怎麼了?趕緊去洗,再不去,打死你們."那是徐氏的聲音.

趙氏坐在車上,一聽這動靜,就知道准是徐氏在為難自家的閨女了.趙氏也顧不得馬車還沒有停下了,一下子就從馬車上跳了下去,急匆匆的跑進了院子.只見院子里,徐氏手里拿著一根大手指粗細的棍子,正在朝文菲和文芳的身上打呢.

文菲和文芳兩個抱著頭可哪的躲避著,但是總有幾下躲不過的,頭上手上,就有幾道紅印子了.

趙氏一見這樣,幾步就來到了徐氏的面前,伸手將棍子奪了過去."老四媳婦,你這是干啥呢?為啥平白無故的打俺家大丫二丫?"趙氏因為搶到了泥娃娃心情比較好,再加上這些日子馮氏等人向她灌輸了一些要護著閨女的觀念,所以這時倒是十分勇敢的站到了閨女們的面前,將兩個閨女護在了身後.

文菲和文芳倆人被母親保護住了,一種被母親疼愛的幸福,讓她們都有點兒暈乎乎的不敢置信.這些年,她們姐妹挨了不知道多少打,可是趙氏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直接沖過來攔住了.這樣突如其來的幸福,讓姐妹兩個一下子就掉了眼淚.

趙氏突如其來的舉動,不光是文菲姐妹吃驚,就連對面的徐氏也十分的驚訝.趙氏什麼時候有這個膽子了?竟然敢從自己的手里奪走棍子?徐氏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老四媳婦,俺家閨女又哪里惹到你了,用得著你這麼滿院子的打她們?"趙氏卻根本不管對面人如何驚訝,她一只手向後護住了兩個閨女,另一只手緊緊握住了手里的棍子,瞪著眼睛看著對面的徐氏.

"兩個死丫頭就知道成日的懶不干活,我就是指使他們去洗衣服,她們就推三阻四的不願意.不打她們還留著,難道還要慣著不成?"徐氏的驚訝只是一瞬間,馬上就回過神來,理直氣壯的朝著趙氏說道.

其實徐氏就是借著機會想要收拾文菲姐妹罷了,文菲潑辣,昨天為了趙氏出門的事情,頂撞了徐氏.徐氏那種小心眼的人哪里肯就這麼放過?于是今天中午就故意的找毛病.

徐氏的兩個兒子文景和文安都調皮的很,成天弄得滿身泥,徐氏又是個懶的,最是不矮干活,所以就攢下了好多的衣服沒洗.吃過中午飯之後,徐氏故意說讓文菲文芳她們去把那些衣服給洗了.

文菲和文芳這一天根本就沒得閑,頂著名說是今天徐氏做飯,可是徐氏早晨根本叫不起,李氏就在院子里一頓罵.結果沒辦法,吳氏領著文菲和文芳做了早飯.吃過早飯,吳氏說要回娘家一趟,收拾收拾東西就走了,結果徐氏也出去竄門子,到了中午還沒回來做飯.

文芳姐妹倆一頭午又是喂豬喂雞,又是里外收拾的,還沒等歇一歇,就被李氏罵著去做了中午飯.吃過中午飯,沒想到徐氏竟然又指使她們去洗衣服.文菲真的是忍不住了,就跟徐氏頂了起來,結果被徐氏拿了棍子攆著打.

這種事情,顧家人都習以為常了,根本就沒人出來管.偏偏顧承信還被人拉著出去了,不在家,所以文芳姐妹就吃了虧.幸好趙氏回來了,要不然,這兩姐妹還不知道要挨多少打呢.

"娘,我們倆一天沒得閑,好不容易吃過中飯要歇一會兒了,四嬸就讓我們去洗衣服.文景文安的衣服,我們洗了也就罷了,你看看,那里面還有我四叔的衣裳呢,還是里面的衣服,這個我們哪里好去洗啊?"文菲躲在母親的背後,掉著眼淚說道.

趙氏一聽這個,臉色可就更是不好了,"老四媳婦,你這是要干啥?你自己男人的衣服你不去洗,咋還能讓侄女去洗呢?這是你不要臉啊,還是老四不要臉啊?"

這是趙氏生了文茜之後,說的最重的一句話了,之前趙氏可是從來不敢這麼說的.她如今也是看明白了,要是一味的那麼忍讓下去,人家只會更加的變本加厲,根本不會體諒她們母女的難處.與其如此,倒是不如硬氣一點兒,還能少受氣.

村子里面的規矩,各家男人的衣裳,都是媳婦們自己去洗的,這個可是沒有交給別人去做的理兒.尤其是還有里面貼身的衣裳,更是不可能讓侄女去幫著洗,這要是傳了出去,可是不好聽的.

趙氏這話,讓徐氏的臉色也變了,她就是隨手把家里攢下的衣裳一股腦兒的拿了出來,還真是沒注意都有誰的.這時正經看了一眼,才發現里面果真還有丈夫的貼身衣服,徐氏知道自己理虧,一時也不知道該說點兒什麼了.

"死丫頭,你剛剛為啥不說?我讓你去洗衣服,你就說你累了,不想動彈.懶丫頭,你要懶死了,我打你這一身的懶肉."徐氏理虧,嘴上卻是不肯承認,瞪著文菲說道.

"就是累了,今天是四嬸做飯,可是早晨中午,你就一頓飯沒做.我們姐妹倆從早晨起來就沒閑著,家里外頭的都是我們,好不容易吃過飯歇一會兒了,你憑啥指使我們啊?就是不干,你能怎麼樣?"有了母親撐腰,文菲更是有底氣了.

徐氏被文菲這麼搶白一頓,臉色更加的難看,"三嫂,你這也聽見了吧?這就是你家的好閨女.兩個死丫頭片子,也敢跟長輩這麼說話,就該打死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