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82章 閑談發現
四月十八寅時初,顧承勇一家就全都起來了.村子離娘娘廟可是還有七八十里路呢,即便是有馬車,也需要走一陣子的.再者,趕廟會趕廟會的,就在一個趕字上,要早點去,爭取燒頭柱香,那樣才顯得心誠.

嬌顏他們平日里也是這個時辰起來練功的,所以早起根本不算什麼,一個個都精神飽滿的從屋子里出來,坐在了顧承勇趕著的馬車上.

趙氏更是不用說了,老早的就等著呢.顧承勇跟文修倆人各自趕著馬車,從顧家出來,又去接了苗素問等人.之後,一行人就朝著縣城的方向行去.

阿喜和阿祿兩個,自從離開顧家之後,就在鎮上的碼頭找了事情做.這個季節,碼頭上可是有很多活呢.倆人每天都能掙不少錢回來,日常的吃喝之外,還能剩下不少.日積月累的,總能積攢下一些,也好為將來做打算.

對于這個,顧承勇倒是也挺贊成的.阿喜他們歲數也不小,總是要成家娶媳婦的,現在多出力掙點兒錢,也算是為將來做打算了.也是正因為如此,所以今天的趕廟會,阿喜和阿祿都沒有去,他們要去掙錢呢.

東北日出比較早些,寅時初,東方已然發白,所以並不耽誤趕路.嬌顏跟哥哥們坐在一輛車上,身邊是紹遠,對面是文韜.顧家一行走的不慢,很快就來到了鎮上,出了鎮子,又奔著縣城走去.

路過別的村子時,遠遠地就見到路邊有幾個人站在那里,見到顧家的馬車,都趕忙的招手.這些人看樣子也是要去縣城的,估計把顧家的馬車當成拉腳的了.等到馬車離得近便了,這些人瞧見顧家的馬車那樣氣派,知道這不是普通拉腳的車,幾個人就趕忙的退後.

顧承勇卻是停了下來,"不知道你們是要去哪里?我們要去娘娘廟,要是順路的話,就捎你們一段路吧."顧承勇心好,再說這都是一個地方的人,保不准哪個還是跟青山村有親戚呢,能幫一把就幫,也不算多大的事情.他們今天趕了兩輛馬車出來,車上還有地方,捎帶手的事情,顧承勇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路邊的幾個婦人一聽,都高興了起來,"哎呀,那敢情好了,我們也是要去娘娘廟的,正好順路呢."鄉下人家,其實都實在的很,不會什麼虛頭巴腦的.一聽說可以順路坐車,幾個婦人就一邊笑著,一邊上了馬車,正好跟馮氏和趙氏坐一輛車.

馮氏見到有一老一少兩個女人都抱著好大一捆的布匹,就覺得有些奇怪,"嬸子,你抱著這麼些布匹去干啥?"

還沒等那老婦回答,旁邊的人就笑道,"齊家嬸子那是要去縣城里賣布呢,你是不曉得,齊家嬸子可會織布了,她織出來的布,又薄又細,比起咱們各家織的布要好多了.齊家嬸子就是靠著這個手藝,成年的往縣城布莊送布匹呢,一年能有好多進項兒."

那女子的話音里,帶著濃濃的欣羨,懷遠縣這邊,一般的人家都會種一些棉花,到時候紡線織布,用作家里人穿衣之用.

也有一些人家里棉花多,剩余的布匹就會送到縣里賣掉.畢竟,縣城里的人也是要穿衣服的,不是每個人都有閑錢去買那些精美的布匹.農家土布雖然看起來不好看,又粗又厚的,但是耐穿耐磨,那些成日出大力的,也是願意買些回去.

馮氏多少聽說過一些的,但是卻並沒有見到這邊織出來的布匹到底如何,這時來了好奇心,就想看看哪齊家婆子織出的布匹如何."嬸子,能讓我看看你手里的布麼?"

姓齊的婆子倒是沒猶豫,直接就打開了布匹外面包著的粗布,然後讓馮氏看里面的布匹.齊婆子很有自信,自己織出來這布,在懷遠縣城也算是數得著的了.雖然跟南面來的布匹沒法比,但是跟當地的布,那可是要好很多呢.

馮氏用手摸了摸那布匹,又用手指撚了一下,心里就做出了判斷.這布,比起南面的布匹來說,還是要厚不少的.不過瞧著那齊婆子有些得意的神色,馮氏也明白,能織出這樣的布,可能在這邊就是很厲害了.

馮氏心下有了些計較,便問道,"嬸子常年以織布為生,怕不是自家有那麼多的棉花吧?可是從布莊里拿回來的棉花放線織的?"馮氏出身曹家,曹家是金陵織造世家,經手各類織物,所以對于這些,馮氏可是一清二楚呢.

齊婆子一聽馮氏的話,立時就瞪大了眼睛,"呀,夫人竟是也懂這些的麼?"說話間,齊婆子一拍手,"哎呦,可不是麼?夫人說話,還帶著南面的口音呢,定然是曉得這些的.老婆子今天倒是遇上行家了,夫人,老婆子這手藝,糊弄糊弄北面的人倒是還行,遇到行家,就只有丟人的份兒了."

那婆子這樣說著,原本得意的神色就不見了,而是帶了幾許的恭敬,"唉,這邊的織機,跟南面的不一樣,用起來真的是不太便利.老婆子又不懂這個,也只能將就著用,織出來的布匹,總是差了好多呢."

馮氏點點頭,"嬸子能織出這樣的布,已經很不容易了.嬸子這布,一尺能賣多少錢?一天能織出來多少呢?"

馮氏雖然身上穿的布衣,頭上也沒戴什麼首飾,但是她面容姣好,氣度嫻雅從容,說話時面帶微笑.無論怎麼看,都覺得她不是一個普通的農婦.

那齊婆子當然不敢小看了馮氏,聽見馮氏這樣說,便趕緊回道."縣城布莊里,普通的家織粗布只賣四五文一尺,我這個布比平常的要好些,能賣到十二文左右.在家里,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一天大概能織半匹布左右."

這個時候,都是三十尺算作一匹,半匹,就是十五尺.馮氏心里算計了一下,然後點點頭,"嬸子這手藝倒是不錯,織的也挺快呢.這麼算來,一天倒是能有不少的進項兒了,真好."

齊婆子聽見馮氏誇獎她,不由得又高興起來,"唉,沒辦法啊,家里地少,孩子又多,光是指著地里出來那點兒東西,實在是不夠過日子的.老婆子我織布掙了錢,給三個兒子都說了媳婦,也算是功德圓滿了."

"就是可惜,家里三個媳婦都是笨的,沒能學會我這手藝,倒是閨女手巧,學了個差不多.這不?今天就是領著閨女去縣里送布匹呢."齊婆子說話間,扭頭看著身邊那個年輕的婦人,眼中淨是慈愛之色.

在場的眾人也都明白,未必是齊婆子的媳婦笨,學不會,只怕是齊婆子根本就不肯教.但凡各樣手藝,都有一定的規矩,很顯然,齊婆子只打算把手藝傳給閨女了.這個也是常情,眾人都沒說什麼.

馮氏跟齊婆子說了一陣子的話,也就不再繼續問什麼了.再問,人家也未必肯說,沒必要去討那個不自在.一時間,車上聚沒人說話了,氣氛有些沉悶.

倒是另外一輛車上,孩子們一路歡聲笑語的,很是熱鬧.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北方的廟會是個什麼樣子,心中都難免有些期待.一路上嘰嘰喳喳的,個個都很高興.

"待會兒要是你看見什麼好東西,就跟我說,我買了給你."紹遠在嬌顏耳邊輕聲說道."我娘給我帶了不少銀錢呢,待會兒領你去吃好吃的."

嬌顏笑嘻嘻的點頭,"好啊,那我可不客氣了."她從來就沒有把紹遠當成外人,所以並沒有覺得讓紹遠花錢有什麼不好.再說了,她小小的人兒,就是吃東西也吃不上多少,紹遠能花的錢,很是有限的.

嬌顏的不見外,讓紹遠十分開心,但是對面的文韜可就不高興了."嬌兒,我之前教給你的東西,你都忘了是不是?隨隨便便的,哪里能要別人的東西?紹遠雖然是你的師兄,可終究不是親人.你都六歲了,以後也該多注意些."

文韜板著臉訓嬌顏,但是目光卻朝著紹遠飄過去.最是瞧不慣這個秦紹遠了,從他們相見之初,就一直纏著嬌顏,真是討厭.

紹遠抬頭看了看文韜,扯起嘴角笑了,"文韜兄,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吧?我娘是顏兒的師父,顏兒的爹爹是我的師父,而我娘和顏兒的母親,彼此以姐妹相稱.我可不是什麼外人呢,嬌顏收我的東西,那是合情合理."

雖然不曉得文韜為啥總是針對自己,不過紹遠也不是好惹的,故而紹遠毫不客氣的就反擊了回去."文韜兄,你也可以給嬌顏買東西啊,你是嬌顏的義兄,愛護妹妹,那是應該的."

文韜被紹遠的話氣的夠嗆,他就是看不慣這個小子,成日的只知道糾纏嬌顏,也不知道讀書識字的.這樣的人,以後能有什麼出息?真是搞不懂,為啥爹爹和嬌顏都對他那麼好,那麼看重他.文韜很是氣悶的想著,也不去回答紹遠的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