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81章 求子心切
且不說嬌顏這邊與苗素問等人商議明天逛廟會的事情,只說另一邊,趙氏在聽了文菲的話之後,也是心里有些激動.

往年的娘娘廟舉行廟會,她並沒有去過.一來是李氏把家里的活都吩咐給趙氏和吳氏,她們根本就騰不出工夫去逛什麼廟會.另外一方面,趙氏那時已經對懷孕生子絕望了,她不覺得去廟會就能懷上孩子.

可是如今不一樣了,她吃了二十多天的藥,很明顯的感覺自己的身體在好轉.原本已經破滅的希望,如今又重新燃起,或許,這一次去祭拜一下,說不定真的有用呢.

基于這樣的想法,趙氏這心里也是有些毛毛的坐不住,"那我去跟你奶商議一下,明天正好不是娘做飯,出去一天,倒是也不礙多少事."趙氏這話,其實就是自己安慰自己.但是為了心中的念想,她也必須說服自己,努力爭取出門的權利.

"娘,我跟你一起去."文菲連忙說著就站起來,跟在趙氏的身後,朝著東院上房走去.

來到了老太太住的屋子,趙氏也沒敢直接就邁步進去,只是探了半個身子向屋里看了一眼.就見到老太太領著顧秀麗還有徐氏在整理秀麗的嫁妝呢,那炕上,擺了好多的衣裳布料,以及好多小物件兒.每一樣看起來,都眼熟不已,大多數,都是當初顧承勇送回來,給顧家眾人的節禮.

"娘,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情."趙氏沒敢往里走,就在門外說道.

屋子里的三個人一聽是趙氏的聲音,就趕忙把炕上的東西全都劃拉在一起,尤其是那些小物件兒,全都歸攏到了一個小箱子里頭去了.衣裳布料的,也都趕忙的包了起來.

等到東西全都收拾好了,李氏才朝著外屋喊道,"啥事?"

趙氏這時才從外間走了進來,"娘,明天是四月十八有廟會呢,我想去娘娘廟拜一拜.都說娘娘廟靈驗,我想去試試."趙氏進屋,低著頭也不敢抬頭看婆婆,低聲的說道.

"三嫂,你說啥?你明天要出去逛廟會?不行,你走了,家里的活誰干啊?"還沒等老太太說話呢,徐氏倒是率先開口,尖著嗓子說道.

"三嫂,你就是想偷懶不干活,什麼去拜娘娘廟啊,都是你的借口.你也不想想,咱們家現在要准備秀麗出門子,家里家外的多忙啊,你還要出門?你走了,那家里這一攤子的活誰干?再說了,去廟會,那得多少銀錢啊?咱們家可沒有那些錢給你亂鋪費去."

文菲是跟在趙氏的身後進屋的,她那個火爆脾氣,聽到了徐氏這麼說,哪里能不火?"四嬸你說啥呢?明天本來就不是我娘輪班做飯,憑啥我娘不能出去?明天該輪到四嬸了,跟我娘有啥關系?"

"我娘一心想要給我們生個弟弟,聽說娘娘廟靈驗,就想要去拜一拜,這難道還有錯了?怎麼的?四嬸不想我娘去拜娘娘廟,是想我們三房一輩子沒兒子繼承香火麼?四嬸,我爹和四叔可是親兄弟呢,四嬸不是這麼惡毒的人吧?"文菲就是個小辣椒,嘴皮子厲害的很,噼里啪啦的一番話,就像爆豆子一般的往外冒.

徐氏被文菲這一頓爆豆子一般的話給弄懵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三嫂,你是怎麼教閨女的?大人說話,她一個小孩子插什麼嘴?這還有沒有點兒規矩了,傳出去,人家還不得說咱們顧家沒家教啊?這麼點兒的孩子,就敢頂撞嬸子了,真是欠揍."

對于文菲的問題,徐氏一個也不能回答.她當然不想趙氏出門的,明天可就沒人幫徐氏干活了呢.家里這三個嫂子,馮氏根本就不跟這邊沾邊兒,吳氏有兒子撐腰,多少的也硬氣一些,根本不聽徐氏的指使.只有趙氏,家里哪一個都能指使她.

徐氏每一回輪到自己做飯,都是磨磨蹭蹭的不干活,然後老太太看了生氣,就會喊趙氏趕緊把活干了.如果明天徐氏不在家,家里家外的這些事情,絕對夠徐氏頭疼的.

但是如果徐氏承認了自己不想讓趙氏出門,那就等于坐實了徐氏心思惡毒,想要讓三房斷後呢.這樣的罪名,徐氏一樣也是擔待不起的,不管什麼時候,子嗣都是大事.所以,徐氏只能避開文菲的話嗎,只拿文菲沒規矩來說事兒了.

"三嫂,你家文芳文菲也都不小了,過不了幾年可都是要說親的.要是傳揚出去,說她們姐妹目無長輩,隨便的就頂撞長輩,那以後這親事可不好辦呢."徐氏咬住這個理由不松口,威脅趙氏.

趙氏原本就是個怯懦的,今天能過來說出門的事情,已經是鼓足了勇氣.眼下被徐氏這麼一攪合,她原本的那點兒勇氣,可就全都沒了."二丫頭,你別說了."趙氏連忙扯了扯文菲.

文菲卻是不理母親,她看著徐氏笑道,"難得四嬸還能為我們姐妹打算呢,呵呵,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唄,還能多留在家里干幾年活呢.賠錢貨嘛,嫁出去豈不是還得要嫁妝?干脆留在家里干活好了,還省得便宜了別人家."

"四嬸,我不想跟你說這些沒用的,我們姐妹能不能嫁出去的事情,也不用現在說."文菲似笑非笑的看著徐氏,把徐氏說的啞口無言.

"奶奶,我娘明天沒有什麼活,能出門去娘娘廟麼?"文菲這時不再搭理徐氏,扭頭問老太太.

李氏陰沉著一張臉,惡狠狠的盯著文菲,卻是不說話.她心里當然是不想讓趙氏出去,這個三媳婦一直是家里最任勞任怨干活的,有她在,家里家外的,根本不用操心,就能干的十分利索了.要是讓徐氏做,明明一上午的活,她就能磨蹭一天,到時候連飯都好吃不上了.

可是不讓趙氏出門,那豈不是等于承認了自己也心思惡毒?她是後娘,阻礙三方子嗣的名頭,她也是承擔不住的.想到此處,老太太這才咳嗽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出門可以,文芳和文菲不許去,家里的活,她們都不許耽誤了.這一家子里里外外的,也不能全都指著老四媳婦."

沒等趙氏回答,文菲便搶先開口道,"奶奶放心吧,我們不跟著,我們留在家里干活."文菲本來也沒指望著能跟著一起去,只要趙氏能出門就好了.至于干活,一年三百六十天,哪一天她們姐妹不用干活的?這個在文菲眼里,根本就不是問題.

顧秀麗坐在炕上,一直都沒吱聲兒,最近一段時間,她一直被顧承仁約束著學東西.顧承仁把女戒女則什麼的都找出來教秀麗,秀麗似懂非懂的,倒是比以往沉靜了些許.再說這些事情有母親就搞定,她也實在是沒必要開口.

既然文菲一口答應下來了,李氏自然是沒有別的話可說,"那好,那就讓你去吧.不過,家里可沒那個閑錢給你揮霍,自己想辦法來回,這個我可不管."李氏以為,這樣說不定還能為難一下趙氏.

趙氏卻在聽了李氏的話之後,連忙就點頭答應了,"哎,媳婦曉得呢,娘放心吧,不用娘給銀錢的."趙氏手里,多少的還有些銀錢,不多,但是去廟上添個香油錢的還夠了.至于去娘娘廟,那就不用擔心了,有顧承勇一家呢,怎麼也有她的位置,來回的都不成問題.

趙氏這邊得了老太太的准話,立馬轉身就走,她生怕一轉眼老太太再反悔了.文菲跟在母親的身後,也急急忙忙的走了.

屋子里,老太太和徐氏婆媳兩個面面相覷,"娘,你看看她剛剛那個得意的模樣?真以為去拜一次娘娘廟,就能懷上不成?"徐氏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說道.

"行了,你少說幾句,明天輪到你做飯了,早晨早點兒起來,別耽誤了爺們兒吃飯.這時候地里的小苗都出來了,還得下地間苗呢."李氏沒有接徐氏的話茬,只是叮囑了徐氏兩句.

老太太不接話茬,徐氏也覺得沒意思.正好文景領著文安從外頭進來,哥兩個弄得一身泥,氣的徐氏趕緊扯著兒子回去換衣裳了.

出門的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吃晚飯的時候,吳氏也知道了趙氏要出去的事情,倒是也沒說什麼.廟會什麼的,吳氏雖然有些心里惦記著,可是卻也並不是非去不可.吳氏不像趙氏,她又不用去拜送子娘娘.

出門總是要花錢的,顧家老太太肯定不能給錢,吳氏手里的那幾個錢,還想留著贊起來,以後給兒子說媳婦用呢,哪里舍得胡亂的花了?所以,吳氏對于廟會也就沒啥心思了.

而即將要出門的嬌顏等人,這一晚卻是興奮不已,文韜看書的時候就總是走神而,"嬌娘,你說這邊的廟會好玩兒麼?"文韜低聲的問嬌顏.

"二哥,不管廟會好不好玩,明天就能看到了.你要是再不專心,當心大哥收拾你,還有爹爹呢,你不是想挨收拾吧?當心爹爹罰你蹲馬步多一個時辰."嬌顏挑眉,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