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77章 河邊爭吵
四月初,各家各戶的都種完了地,莊稼還沒有長出來,這個時候,多少能夠閑一些.各家各戶的女人,正好趁著這個時候,就把冬天的棉衣拆洗了,省得到秋天的時候忙不過來.所以,這小河邊可是有不少的女人呢.

顧家今天中午來了客人,村子里不少人也是都知道的,這會兒工夫,就有幾個女人閑著沒事向吳氏等人打聽了起來."那時候我瞧見了,來了好幾個人呢,其中有一個穿紅掛綠的,一看就是媒婆.承忠家的,是不是來給你們家小姑子提親的啊?那車上有個小伙子,穿著長衫戴著方巾,長得也是一表人才的,就是給他提的親事吧?"

吳氏笑笑,"可不是麼?就是給我家小姑子提親呢.人家是縣城那邊的,蔣公子還是童生呢,今年秋天去考試,說不得就能考了秀才回來.婚期都定了,到時候大家伙可要去喝喜酒啊."

顧秀麗的這門親事,的確是不錯.鄉下習俗,像是這樣的喜事,都會通知親朋好友,到時候一起熱鬧一回.吳氏也並不是有心炫耀,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河邊的一眾女人們聽了,臉上都露出欣羨的神色來,"哎呀,我那個表妹啊,就是有福氣.前幾年姨母就說,不能太早給她說親,要多留兩年.你瞧,這回怎麼樣?果真是找了一門好親事吧?"

說話的,正是張家的大兒媳黃氏,這黃氏手里的衣服快要洗完了,正在那擰衣裳呢.張家的二兒媳王氏也在,妯娌兩個一起把衣裳擰干.

"大表嫂,二表嫂,秀麗可是顧家最小的閨女了,她要出門子,你們當嫂子的,都送點兒啥啊?說出來讓我們也聽聽唄."黃氏一邊擰衣服,一邊故意這樣問著."二表嫂,你可是當過官太太的有錢人,不會這個時候小小氣氣的不肯往外拿東西吧?"

黃氏這是還記恨著文修他們打了自家兒子的仇呢,故意當著大家伙這麼說."哎呀,誰不知道二表哥有本事啊,回來家才幾天啊,就自己單獨過日子呢.這可真是啊,有能耐不對著外人使,倒是窩里橫呢,欺負自己家人算什麼本事啊?"

"哼,還當官呢,就這個樣兒的,活該在外面混不下去了.連家里的老人都不敬重著,丟了官那是活該."張家的二媳婦這時也跟著附和道.

張家的兩個媳婦朝著馮氏一頓冷嘲熱諷,周圍那些洗衣服的女人聽見了,都各自支著耳朵仔細聆聽.一群女人在一起,除了東家長西家短之外,還能有啥別的娛樂?這樣的事情,正是大家伙最願意聽的呢.

馮氏聽了張家倆媳婦的話,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面色平靜的端了衣裳找地方清洗.趙氏本來就是個不敢說話出頭的,這時雖然心里不平,卻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倒是吳氏,多少的比趙氏還強一些,"永慶媳婦,你少在這滿嘴胡吣亂說話.我們家的事情,跟你沒關系,用不著你多嘴多舌的."

"哎呦,大表嫂,你這話說的真是不虧心啊.那可是我們的親姨,怎麼就跟我們沒關系了?合著你們一個個的欺負我家小姨,還不許我們張嘴說話了?有這個道理麼?"黃氏尖著嗓子高聲道.

"都是晚輩的孝順長輩,誰聽說過晚輩反倒是要欺負長輩的?我姨命苦,當了後娘,就得被你們這些繼子媳婦給欺負,天底下還有這樣的道理麼?老天爺真是不開眼呢."王氏也在一旁幫腔道.

吳氏本來就是個老實的,剛剛能站出來幫著馮氏說話,就已經是很不錯了,此時面對黃氏和王氏兩人,哪里還是她們的對手?吳氏氣的臉上通紅,渾身都發抖,"胡說八道,這些年一個村子里住著,長眼睛的人都知道,我們才沒欺負誰呢."

嬌顏和文英文茜是跟在馮氏等人後面來到河邊的,此時聽到了河邊的爭吵,嬌顏就有點兒來氣.這些人真是睜眼說瞎話呢,他們家啥時候欺負老太太了?就憑李氏的戰斗力,早就把顧家人都牢牢踩在腳底下了,誰敢欺負她啊?

嬌顏本來是想要反駁的,可是她忽然想起來上次的事情,上一次,就是她太沖動了,到最後還被打了一巴掌,這一回,還是先看看再說.正巧馮氏朝著嬌顏看過來,搖頭示意嬌顏不要隨便說話,嬌顏點點頭,扯著文茜,蹲在水邊.

這時馮氏抬頭盯著黃氏和王氏,正色道,"大嫂,咱們沒必要跟旁人爭辯這些.這些年顧家的日子是怎麼起來的,大嫂和三弟妹在顧家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村子里的人都清楚.只有那些一心占便宜,如今撈不到好處的人,才會在這胡說八道.跟這樣的人一般見識,不過是氣自己而已."

"咱們做咱們該做的事情,別人愛說啥就說去.公道在人心,不是她說了,別人就信,也不是她說了,那就是事實.咱們行的正坐得端,不怕別人說."馮氏挺直了身子,目光在黃氏和王氏的臉上掃了兩圈,冷冷的說道.

嬌顏在一旁聽著,心中暗暗叫好,娘親說的對,跟這些人爭講,簡直是浪費時間.有這個工夫,干點正經事多好啊.

馮氏這樣云淡風輕的模樣,讓黃氏妯娌兩個卻是十分下不來台,黃氏依舊扯著嗓子尖聲道,"哼,你那是不占理,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吧?進了顧家門十幾年,從來沒在公婆跟前兒盡過孝心.這才回來幾天啊,就自己單獨過日子,連做頓飯給公婆吃都沒有.你這樣的媳婦,要是擱旁人家,早不知道要挨幾回打了呢."

黃氏這樣不依不饒的,可是惹禍了一遍看熱鬧的人,"張家大媳婦,你少在這胡亂嚼舌頭,誰不知道你那點兒小心思啊?這幾年你們家從顧家得了多少好處?那些東西,都是人家大勇兩口子送回家的,你們占了便宜不說人家一點兒好處,現在倒是在這冷嘲熱諷的."

"你們這是看著以後沒有便宜可占了吧?也是啊,大勇差事沒了,不能像以前那樣又是銀錢又是好東西的往家里送了,你們也跟著撈不到好處,可不是急眼怎麼?一群白眼狼,這些年,老顧家的東西,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說話的,正是顧二叔家的大媳婦段氏.這段氏的脾氣,跟顧二嬸很像,都是那種干脆利落,潑辣爽利的.顧二叔家的人,最是厭煩李氏.連帶的,對李氏的姐姐一家,也是討厭至極.剛剛段氏還一直在忍著呢,這會兒可是真的忍不住了,于是就站出來幫馮氏說話.

段氏的話,正好說中了黃氏妯娌的心事,當下妯娌兩個臉色都很是難看."你算那份兒的,這里有你什麼事兒啊,用你在這亂吵吵?"

"我算那份兒的?我是正經的顧家人.我還要問你呢,你算那份兒的?老顧家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個姓張的來指手畫腳?我們老顧家有自己的宗族,老顧家的族長還在呢,他老人家都沒說什麼,用得著你在這瞎咋呼?"段氏才不怕呢,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黃氏的鼻子,張嘴就來.

"咸吃蘿蔔淡操心,有那個心思管閑事,不如好好回家過你們自己家的日子去.哼,還問別人拿什麼賀禮呢,這些年你們從顧家拿了那麼多好東西,我倒是要看看,秀麗成親,你們張家能拿出來什麼賀禮?你們可是正經親戚的,太寒酸了,你拿得出手麼?"

段氏那個潑辣勁兒,可是一般人招架不住的.黃氏和王氏這時已然沒有話可說了,自家人知自家事,她們家那一對公婆的摳門兒勁兒,顧秀麗成親,准定是拿不出什麼好東西來的.被人問到了這個問題,妯娌兩個當時就有些下不來台.正好衣服也全都擰干了,二人低頭把所有的衣服都裝到木盆里,端著木盆就走了.

"不跟你們爭講這些,沒意思."黃氏扔下了這麼一句話,然後就跟王氏倆人,灰溜溜的走了.

段氏瞧著那二人的背影,不由得笑著對馮氏說道,"二表嫂,以後見到這樣的人,就不用跟她們客氣,你給她們留了臉,她們還覺得你怕了呢.這些人,吃著你們的,用著你們的,反過來還想著咬你們一口,真是連畜生都不如."

小河邊的眾人聽見段氏這話,當時就有不少人哈哈笑了起來,"承家媳婦,你這一張嘴啊,比那刀子還要快當幾分呢,好家伙,我今天可真是見識了."河邊一個歲數略微大些的婦人笑的不行.

"大勇媳婦,你不用聽張家那兩個媳婦胡說八道的,他們家是個什麼樣子,咱們村里就沒有不知道的.一家子都愛占便宜,如今沒了好處,當然是心里不痛快了.那樣的人,不用搭理她們."

一時間,河邊的女人們,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說起了張家人的事情來.

"二堂嫂,你和堂哥這麼做就對了,不用害怕.那天我爹還說來著,就該這麼治一治你那個婆婆.哼,等著顧家分了家,我看你那個婆婆還能像現在這麼自在?"段氏在馮氏的身邊悄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