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 親事成
馮氏不是那種斤斤計較,小肚雞腸的女人.顧秀麗的親事,是顧家的大事情,馮氏更不會在這個時候甩臉子使絆子.所以文景過來一說,馮氏就很痛快的答應了.

正好文景剛走,顧承勇就領著文修從山里回來.一聽說是蔣秉昊帶人來提親,顧承勇就換了衣裳,扛著一只剛剛獵回來的狍子,同馮氏一起去了東院.

而此時的東院里,顧家老兩口都滿臉笑容的同對面蔣家的人說話呢.蔣家今天來了好幾個人,有蔣秉昊的母親袁氏,有蔣秉昊的姑姑,嬸子,另外還有蔣家請來的媒人.

蔣秉昊回到家里,就跟母親說了秀麗的事情,開始袁氏是不同意的.自家兒子不管相貌人品,那都算是出類拔萃,縣城里不少人家,也都有意想跟蔣家結親.不少人家只等著蔣秉昊秋日院試,只要蔣秉昊中了秀才,什麼樣的親事,都由著他挑.

基于這個理由,袁氏當然不肯讓兒子娶一個鄉下的女孩當媳婦.可是架不住蔣秉昊已然對秀麗著了魔,成日的想著秀麗,茶不思飯不想的.袁氏就這麼一個兒子,心肝肉一般的疼著,見到兒子這般,袁氏也是無奈,只好同親人商議了一下.

蔣秉昊的姑姑是個有心計的,就讓人偷偷地來青山村打聽了一下.

雖然李氏在青山村的人緣一般,但是顧老爺子還有幾個兒子的青山村的名聲都不錯.偏巧來人打聽的,又是跟顧家相處挺好的人家.這樣打聽的結果,當然都是顧家的好處.袁氏聽了人家的敘述,覺得顧家也是不錯,這才同意了親事.母子商議之下,決定請媒人前來提親.

又因為縣城離著青山村不算很近,來來回回的耽誤事.袁氏干脆就請了弟媳婦和小姑子一起過來,要是女方真的不錯,干脆就當場定下親事也好.反正蔣秉昊已經是立誓非秀麗不娶了,袁氏也沒別的辦法,早晚都得答應.

等到袁氏他們來到青山村,見到了顧家這一大片的房屋時,當下心中就有了幾分歡喜.能夠有這樣一大片房屋,足以證明,顧家的日子還是很不錯的.

再見到顧家院子里規規整整,收拾的十分利落,顧家人也是十分的熱情客氣時,袁氏原本心里的那點兒不高興也就散去了.這時坐在屋子里,喝著上好的茶葉,袁氏的心里,只剩下歡喜了.

剛剛他們一進來,顧家的那個小閨女就躲到了西屋去,不過匆匆一面,袁氏也看出來,那個女孩果真是長得不錯.而且那一身衣服,也絕對不是本地能有的布料,很顯然是南面的東西.

蔣家人是突然上門的,之前可是沒有跟顧家通過消息.可見,顧秀麗平日在家,就是這樣的穿戴.這也足以證明,顧家的日子,可是很好的了.再加上顧家還有顧承仁這樣一個童生,跟蔣家也算得上是門當戶對了,倒真是一門不錯的親事.

袁氏這樣想了,臉上自然就笑的很開心,同李氏等人,歡聲笑語的說個不停.

另外一邊,蔣秉昊也跟顧承仁兩個在一起聊天,"怎麼沒見二哥呢?"蔣秉昊對顧承勇十分的看重,今天來,沒見到顧承勇,就好奇的問了句.

"二哥進山去了,他一身的好功夫,時常進山打獵.說不定一會兒就回來."顧承仁解釋道.

正說話間,顧承勇夫妻都換了衣服過來,顧承勇還送過來一只狍子,扔在了院子里頭."爹,我今天進山弄了一只狍子,待會兒收拾了,做給客人吃."顧承勇揚聲道.

屋子里的顧老爺子立時就笑了起來,這個老二,還真是給他長臉呢."老二,快進來,蔣公子還有老夫人來了,快進來見一見."老爺子笑呵呵的說道.

顧承勇夫妻從外面進來,在顧承仁的引見下,同蔣秉昊的幾位長輩見禮.

袁氏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這一對夫妻,心下也是驚歎不已.顧承勇高大威武就不用說了,只說馮氏,眉目秀麗清雅,溫婉端方,大氣從容的樣子,根本就跟這鄉下女人完全不同.這樣的女人,讓人看了就不由得心生好感.

袁氏暗暗點頭,據說這對夫妻是從蘇州回來的,如今看來,果真不假."老哥哥老嫂子好福氣呢,竟然有這麼出色的兒子和媳婦.你家這兒媳婦猛地一看,就像是那仕女圖上走下來的一般,真俊."

袁氏誇贊馮氏,那頭老太太的臉上可就有點兒不自在了.馮氏再好,也不是老太太的親兒媳,跟她有什麼關系?更不用說,如今兩下鬧的,也就是住在一個大院子里,其余的幾乎就是互不干涉了.她這個婆婆,在馮氏的面前,一點兒威嚴都沒有,老太太心里早就憋屈死了.

可是,袁氏這樣誇獎,老太太要是不回答,就太失禮了.于是,老太太也只能皮笑肉不笑的點頭答應了一句,然後就扭頭對馮氏道,"今天家里來貴客,廚房人手不夠忙不開,你也去幫幫忙吧."

馮氏點點頭,然後就轉身去廚房幫忙了.總歸都是顧家的事情,馮氏不會在這個時候找別扭的.

蔣秉昊和顧秀麗的親事,本來也就算是差不多了,今天就算是走個過程而已.再加上顧家人十分隆重的招待,蔣家一行人都很是滿意,當下雙方就直接定下了親事.

蔣秉昊的母親同李氏商議之下,決定在五月定親,六月成親.之所以這麼著急,自然是秀麗和蔣秉昊的歲數都不小了,還是早點兒成親算了.另外一個,也是蔣秉昊秋日要去考試,先讓他成了親,也能踏踏實實的考試去了.

李氏也著急啊,萬一蔣秉昊考中了秀才,再被別人家看中可怎麼辦?還是早點兒成了親,大家伙都放心了.于是,就這樣定了婚期.

正好飯菜全部預備妥當,李氏就留蔣家人在這吃中飯.按正理說,提親是不用留飯的,但是蔣家離著遠,總不能讓人家空肚子就回去,那可就不用做親家了.顧家很是滿意這門親事,又哪里會吝惜一頓飯?

就這樣,蔣家人在顧家的盛情款待下,吃了一頓十分豐盛的午飯,吃過中飯後,蔣家人又坐了一會兒就告辭了.顧承勇趕著馬車,同顧承仁一起,把蔣家人送到了鎮上,看著蔣家人坐上了回縣城的馬車,這才返回村子.

顧秀麗的親事說定,李氏這一直懸著的心也就放下了.這十來天可是把李氏給憋壞了,如今,總算不用這麼提著心了."老四媳婦,把你那幾個嫂子都叫過來,就說我有事情跟她們說."

廚房里剛剛收拾完東西的吳氏幾個,這時便全都來到了東屋,"娘,你有事找我們啊?"吳氏輕聲的問道.

"今天秀麗的親事就算是定下來了,五月初六定親,六月初六成親.日子有點兒趕,怕是不少東西都來不及預備.這些日子,你們幾個就多忙活一些,趕緊的幫著把嫁妝都預備出來.還有,老丫頭是咱們家最小的一個,也是你們最小的妹子了,她的親事,一定要好好操辦,嫁妝也不能少了."

"你們幾家看看,都給我拿出些銀錢來,幫著預備嫁妝.老二媳婦,你們家最富裕,好東西也多,這可是你們的嫡親妹子,你要是再小氣,可別說我跟你沒完."李氏直接就沖著馮氏說道.

其實顧秀麗的嫁妝,老兩口早就給預備好了.這些年顧承勇往回送的東西,李氏都挑了最好的留下,准備給老兒子老閨女成親用.說起來,顧秀麗的嫁妝,可能是比起城里大戶人家的都要強很多了.

可李氏就是這麼一個目光短淺的人,她最大的樂趣,就是拿捏兒媳婦,從兒媳婦手里摳東西.如今有了這麼好的借口,她哪里肯放過?當然是要借著這個機會,好從馮氏的手里多弄出些東西銀錢來.

李氏這番話,其實主要就是沖著馮氏去的,自家的兒媳婦她如何不清楚?吳氏和趙氏那里,真的沒什麼好東西,就是硬逼著讓她們往外拿,也實在是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來.但是馮氏不同,馮氏手里,肯定有不少好東西呢,李氏一想到這個,就覺得心里像貓抓的一樣.

"老二媳婦,你咋不說話了?不是舍不得好東西吧?"李氏一見馮氏不知聲兒,當下就拔高了聲音,尖聲道.

"你這個黑心的婆娘,這些年沒在公婆跟前盡孝,我們也沒說你什麼.回到家這才幾天啊,就挑唆著老二非得自己單獨另過.如今不過是讓你拿出些東西和銀錢來,你瞅瞅你這個德行,你不說話是啥意思?"李氏多少年的習慣了,當下便又開始罵罵咧咧的.

馮氏抬頭看了看李氏,面色平靜的說道,"娘,這件事還是等大勇回來,跟大勇商議吧.家里不管有什麼,也都是大勇拼著命掙來的,都該由大勇做主才是,媳婦說的不算."

李氏一聽就炸毛兒了,她就是趁著顧承勇不在家的工夫才提這個事兒呢,沒有顧承勇撐腰,看馮氏還有什麼本事敢跟婆婆叫板?"誰不知道,大勇什麼事情都是聽你的?你少在這跟我裝蒜,趕緊說,你們拿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