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單獨開伙
"二哥,紹遠哥,你們回來."就在兩個男孩氣呼呼的要往外走時,嬌顏卻忽然開口,叫住了他們."大哥,你別跟著添亂,快點兒把他們拉住了."

嬌顏急急忙忙的坐起來,鞋也顧不得穿,就下地去追趕哥哥們,"都快點兒回來.大哥,你們別再鬧了,再鬧下去,咱們家可能就得搬出來了."

今天的事情,是她太沖動了,當時一聽見母親被李氏責罵就忍不住,上前去頂撞了李氏.現在想一想,恐怕李氏盼著的就是這個呢.不管是嬌顏還是文修他們,不論是哪個,聽見母親被如此的責罵,都會忍不住這口氣要跟李氏吵起來.到時候,李氏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收拾他們了.

他們才從外面回來,這個時候,安定下來才是最重要的,不能鬧大了.否則的話,他們就真的在村子里沒法立足.這些年父親心心念念的就是回家鄉來,他們好不容易回來了,不能再鬧出什麼岔子了.

"顏兒,你回去穿上鞋,地上涼,當心涼壞了."紹遠一回頭正好看見嬌顏只穿著襪子就下地了,趕忙開口道.

"大哥二哥,紹遠哥,你們都回來,今天這事到此為止.那邊還有爹爹在呢,哪里還用你們出頭?快回來."嬌顏也不管那些,只是快步的追上了文修他們,扯著文修和文韜就往回走.

正好這時,顧承勇也來到了苗家,見到兒女們正在院子里拉扯著,便開口道,"這是干啥呢?嬌兒,你咋樣了?文修,嬌兒剛剛挨了打,你們就不能讓著點兒?"說話間,顧承勇直接就彎腰抱起了嬌顏,然後邁步進了屋子.文修等人一看這樣,也都跟著顧承勇進屋了.

馮氏見到丈夫過來,便趕忙問那邊是個什麼情形.顧承勇就把自己給了秀麗一巴掌的事情按說了."行了,啥也不用想,有我在呢,斷然不會讓你們受欺負就是."

"從晚上開始,咱們自己做飯,不用跟他們一起攪合了.文修幾個,下午去撿一些柴禾,我去買點兒米面的,咱們暫時先這麼將就著.以後,你也不用去幫著做飯了,咱們啥東西都不用那邊的,也不用幫他們干什麼活."顧承勇又把自己的決定向妻兒們說了.

馮氏聽了顧承勇的話,不由得搖頭歎氣,"你之前不是還勸我們忍耐一些的麼?怎麼倒是你自己先忍不住了?咱們才回來,這樣好麼?會不會人家說你回來欺負後娘繼妹啊?"

顧承勇搖頭,"別人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吧,我不在乎.他們吃我的用我的,結果我帶著家人回來,卻還要受她們的白眼,這口氣我咽不下去.暫時先這樣,等一陣子看看,實在不行,就干脆分家.沒有人能夠欺負你們,誰都不行."

事到如今,也只能是這樣了,其實對于顧承勇這樣的處理,馮氏還是很高興的.顧承勇是真心的維護她們母女,要不然也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想來顧承勇也是擔心,生怕以後李氏再找茬.這樣也好,不在一起吃飯,也就不用總是看李氏的臉子了.

再說,顧家的飯食,真的是讓人接受不了.不在于飯菜的好壞,而是太咸,他們根本就接受不了的.自己單獨做飯,孩子們吃的也能熨帖一些."行了,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吧,你是咱家的天,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馮氏柔聲道.

文修紹遠等人,此時也弄懂了顧承勇的意思,當下紹遠和文韜也不說是要去找顧秀麗了.畢竟顧秀麗已經被修理了,他們要是再去鬧,可就沒理了呢."師父,中午在我家吃吧.這個樣子,你們也不能再回去吃飯了."紹遠當下便說道.

顧承勇點點頭,"也好,那就在這邊吃吧.吃過中午飯,咱們一起去預備些東西,也省得自己做飯各樣的東西不順手."

如云和如月這時也在屋里,聽到顧承勇說是要留下吃飯,便趕緊的去張羅做飯了.原本做的飯菜,只夠他們幾個人吃的,這時還得再多做一些.兩個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做點兒面條.如云和如月都是一手的好活,沒用多少時間,就煮好了一鍋面條.

這頓飯自然是晚了一些的,但是大家伙吃的都很香.面條留給孩子們吃,大人則是吃原本預備的高粱米飯.白面條上面還打了雞蛋花,另外還切了些韭菜末,味道鮮美的很,孩子們也是好長時間沒能吃面條,這一頓吃的十分香甜.

中飯過後,顧承勇便領著文平和文治去鎮上買東西了.他們要自己開火,最起碼要買油鹽調料的,另外碗盤等家什,也得多少添置兩個.再加上原本路上帶回來的,倒是也夠用了.

文修幾個,則是進山去撿柴禾了,他們要自己開火,總得有柴禾燒火吧?阿喜和阿祿也跟著一起進山了,不能光指著文修幾個孩子,他們一起動手,也能快一些."咱們盡量找那些已經干枯了的樹,那樣直接劈了就能燒火."阿喜叮囑了兩句.

等到顧承勇回來,馮氏領著兒女,眾人一同回到了顧家.吳氏和趙氏見到顧承勇一家回來,都有心上前來跟他們說說話,可李氏那邊陰沉著臉,妯娌兩個就沒敢上前.

倒是文菲,她才不管那些呢,直接就來到嬌顏的前面,伸手摸了摸嬌顏的臉頰,"嬌娘,臉上還疼麼?"文菲自己臉上的青紫也還沒消呢,這兩個女孩也算是同病相憐了.

嬌顏笑笑,"沒事,我師父已經給抹了藥了,師父說,明天就會好的."嬌顏皮膚細白嬌嫩,猶如瓷娃娃一般,所以也特別容易留傷痕.

文菲笑笑,"走吧,咱們去你家玩兒去."說話間,文菲就一手扯著嬌顏,另外一手扯著文茜,幾個丫頭笑呵呵的朝嬌顏的住處走去.對于身後李氏那陰測測的目光,她們根本就不去理會.

顧承勇也只是朝著老爺子點點頭,"對了,西邊院子的小門,以後留著我們走."說完,就領著兒子們把今天買回來的東西全都搬到她們的住處去了.

李氏氣的不行,卻又不敢再發作.老五的話,別的她沒聽進去,但是關于顧秀麗的,她還是記在了心里.閨女的事情,比什麼都重要,為了老閨女,她也得忍著."看什麼看,還不趕緊的干活去?老三媳婦,晚上你做飯."她不能找馮氏的麻煩,那就只能拿趙氏出氣了.

趙氏卻是習以為常了,本來家里的事情,也是她和吳氏做得多,不過是一頓飯而已,也不算什麼.

就這樣,顧家總算是平靜的到了晚上.等到吃過了晚飯,顧承忠和顧承義就全都來到了顧承勇的屋子.顧承忠有點兒羨慕的看著弟弟,"還是你厲害,這才回來幾天,就可以自己做飯了."

"大哥,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啊?我也想著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一起吃飯,熱熱鬧鬧的多好?可是你看看,這個家有消停的時候麼?"顧承勇無奈的說道.

"昨天老三家的文菲挨打,今天我家的嬌兒挨打,閨女怎麼了?閨女也是咱的孩子,憑啥就能隨便打咱的閨女?老三,不是我這個當哥的說你,有你這樣當爹的麼?閨女也是你的親骨肉,哪里還能隨便就讓人欺負?"顧承勇扭頭就去訓弟弟.

"你家四個閨女又如何?我看著倒是挺好呢.別說弟媳婦還年輕,說不定以後還能有孩子,就是真的沒有,不管這四個丫頭哪一個招贅個女婿回來,不是一樣傳承香火麼?還用得著你成日唉聲歎氣,就跟過不下去似的?你自己都抬不起頭來,還能怪別人瞧不起你麼?"

顧承義被哥哥訓了,卻是也不抬頭,只是低頭的不出聲.顧承勇瞧見弟弟這個模樣,知道他這是有了心病,不是一天兩天能夠改變的."以後對閨女好點兒,你家那幾個丫頭都是好樣兒的,將來都不會太差的.到時候,一樣少不了照看你們夫妻倆."他也只能說道這兒了.

兄弟三個坐在一起,說著說著,就說到了分家的事情上頭.一提起這個話頭來,老大就是一肚子的話要說,"你說這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兒啊?我家老大都十八了,眼看著就該說親.可是家里還有個姑姑沒出門子,小叔叔沒娶媳婦,這不是生生的把俺家文生給耽誤了麼?"

"唉,你在外面你是不知道啊.這個家里,我和老三這兩家,那就是給他們當奴才呢.地里的活大多數是俺倆去干,現在還得加上文生文傑.家里的活就是你大嫂和老三媳婦,現在還有文芳和文菲.家里家外都是俺們,可是有好東西,卻半點兒沒有俺們的份兒."

"說實話,這日子俺們真的是過夠了.可是咱爹就死咬著不分家,俺是真的沒辦法啊.就這麼一年一年的盼著等著,就等著那一天咱爹發話,讓咱們分家.哪怕是分給俺的東西少一些,俺也不挑撿,俺只求自己家踏踏實實的過日子就好啊."顧承忠也是憋得狠了,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就想著好好的傾訴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