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72章 無恙
顧承勇揚長而去,留下顧家人一個個還在那發愣.李氏坐在地上,就這麼愣愣的看著顧承勇離開,竟然忘了自己要說什麼.好半天,李氏才想起來應該說點兒什麼,"他,他就這麼走了?老頭子,他眼里還有你麼?"

顧家老爺子也是驚訝不已,他還真是沒想到,老二真的就這麼啥都不管,直接離開.老爺子這臉上也有點兒不好看,卻是憋著這口氣沒有在院子當中發作."你快起來吧,這麼鬧騰,也不嫌難看?"說著,就伸手把李氏給拽了起來.

顧承勇走了,李氏再鬧也沒人看,她自己也覺得沒意思,還是起來吧.于是,就這麼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你到底管不管啊?你兒子現在都要騎在你脖子上拉屎了,你個窩囊廢."李氏心里還是有火氣,沒別的地方發,就只能朝著老爺子使勁兒了.

老爺子瞪了妻子一眼,也不說話,悶頭邁步就進了屋子.李氏還有那邊哭的眼睛通紅的顧秀麗,連同顧承仁等,一同跟著進了屋子.

外面那些看熱鬧的人,一見這邊人都進屋了,沒啥熱鬧可看,也都各自散開,回家吃飯去了.

鬧成了這個樣子,眼下根本不可能直接吃飯的.顧承仁暗地里拽了拽老爺子,老爺子會意,便把承忠和承義兩家的人都打發出去,就連徐氏還有孩子,也都攆出屋子了.

屋子里,老兩口加上兩個兒子一個閨女坐在那里,顧承仁直接開口說道,"娘,我昨天跟你說的話,你真的是沒往心里去啊.咱們先不說你能不能壓制住二哥的事情,就說眼前的,秀麗可是馬上就要說親事了.你這麼成天的鬧,萬一蔣家找人來村子里打聽,就你們這麼鬧,蔣家敢要秀麗麼?"

顧承仁一針見血的就指出了事情最關鍵的地方,"蔣秉昊可是難得的好人選,錯過了他,秀麗上哪里去找這麼好的人家去?你們成天的這麼鬧,沒個消停時候,到時候蔣家老太太一打聽,她敢要這樣的媳婦麼?"

"秀麗,不是五哥說你,你這脾氣,已經被爹娘給慣的沒個樣子了.你記住了,蔣秉昊是讀書人,最是講規矩的.你要是真心喜歡他,想要跟他好好過日子,從現在起,就好好的學學規矩.要不然,你就是嫁過去,以後弄不好也沒什麼好果子吃.自己想清楚了,別以為嫁人還跟在自家似的,誰都會讓著你."

顧承仁比秀麗大幾歲,從小也是對妹妹十分疼愛的,他說這些,自然也是為秀麗好.

顧秀麗坐在炕沿上,一手捂著臉,眼中還有淚光呢.滿以為五哥能夠幫她說話,卻不想五哥竟然先是將自己一頓訓誡.秀麗有些不服氣,抬頭道,"那個死丫頭,她敢跟咱娘抬杠,我不揍她,還能讓她反了天不成?"

"嬌顏犯錯,自然有她爹她娘去管教,跟你這個姑姑有什麼關系?還用得著你當姑姑的動手?這事情傳出去,你跑不了落一個欺負小侄女的名頭.一個六歲的娃娃,你跟她動手,你挺有臉麼?"顧承仁瞪了秀麗一眼,厲聲喝道.

顧秀麗在家,別人不怕,就怕這個五哥.此刻見五哥如此聲色俱厲的模樣,不由得就覺得心里委屈,眼淚又要往上湧.

"不許哭,一點兒不順心了你就哭,要哭去你屋子里哭去."顧承仁有點兒不耐煩的呵斥道,"我告訴你,為了你的親事,我可是費了不少的心思,才算是把蔣秉昊請到咱家來,讓他有機會見到你.你要是還不知道珍惜,連這麼好的人都錯過了,有你哭的時候."

秀麗被顧承仁這麼說,當下也不敢再哭,只能憋著.

顧承仁又扭頭叮囑了李氏一番,"娘,我今天再跟你說一回,別去惹二哥一家.二哥不是一般人,當初他十幾歲兩手空空的出門,都能混到那樣的富貴出來.如今他還有那麼些家底兒,即便是就在家里種地,不出三五年,他一樣也能再過好的."

"二哥那是個知恩圖報的漢子,你現在對他好點兒,將來他定然忘不了你的好處.這些年,咱們家要不是二哥,能過到如今的地步?娘怎麼就不想一想,以前咱家動不動就吃不飽飯的時候呢?"

"那是他應該應分的,他過好了,本來就該照顧家里,就該幫襯著兄弟,這個還有什麼好說的?"李氏卻是不服氣,坐在那里嘟囔道.

顧承仁歎了口氣,這個娘啊,真的是跟她沒法交流."算了,我說了這麼多,娘還是這樣想,那我真的沒辦法了.娘當心一點兒,別哪天把二哥給惹急眼了,到時候他一發火,把這房子還有那些地全都收回去.哼,別忘了,那房契地契,都沒在你的手里呢,娘好好想想吧."

顧承仁說完,便一甩袖子,從屋子里出去了.

李氏看見老兒子這麼不向著自己說話,卻是幫著顧承勇說話,心里就轉不過來了.她一心壓制顧承勇和馮氏,還不是向著把他們壓服了,然後好從他們的手里把房契地契都摳出來麼?還有那麼多的好東西呢,她看著就眼饞,總得都弄出來,到時候留給自己的兒女才好啊.

李氏覺得心里委屈,她這麼做,還不是為了這幾個兒女?尤其是老五,又要讀書,又要考試,還要娶媳婦呢,哪一樣不花錢?花的少了都不行呢.不從顧承勇手里往外摳錢,她上哪里弄錢去?

李氏越想就越是委屈,于是坐在炕上也不說話,一個勁兒的掉眼淚.老四顧承信,那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他眼里只有錢財,根本就看不到別的.這時早已經過了午時,顧承信覺得肚子餓的不行,于是便道,"娘,啥時候吃飯啊?肚子早就餓了,再不吃飯,要餓死人啊?"

李氏一聽承信這麼說,當時就氣了個仰倒,她一心為了兒女,費勁了心思.可是兩個兒子卻是沒一個向著她說話的,一個剛剛跟她說了一堆的大道理,另外這個,啥事兒都不管,就知道要吃的要錢.

"我這是做了什麼孽啊,我怎麼就養出來你們這樣的兒子?吃吃吃,你就知道吃,餓死鬼投胎啊你."老太太氣的直拍胸口.

老爺子一見這樣,便伸手在李氏的後背上拍打著."滾出去,別在這惹你娘生氣."

李氏卻是一把拍開了老爺子的手,"你也一邊兒去,你自己的兒子都管不了,就讓他這麼欺負我.你就是個廢物,我命苦,嫁給你這樣兒的,我命苦啊."

老爺子不由得歎氣,"行了,你就消消氣,別再鬧騰了.老二那是屬驢的,你得順著毛摸,你總是跟他戧著來,那不是找著不自在麼?行了行了,鬧騰了一上午,大家伙都該餓了,趕緊吃飯吧."

老爺子說話間,就朝著外面高聲喊了一句,"老大媳婦,老三媳婦,趕緊收拾桌子吃飯."

一場風波,在顧承仁和老爺子的勸說下,總算是暫時平息了.但是李氏個顧秀麗,卻並沒有被說服,反而是更加的恨上了顧承勇,連帶的,也更加的恨嬌顏了.

另外一邊,馮氏把嬌顏抱到了苗素問的住處,一進屋,馮氏就急慌慌的喊道,"表妹,快幫嬌兒看一看."

苗素問這邊,也是正在做中午飯呢.苗素問跟如云如月三個都在廚房里忙活著,卻猛地聽見馮氏焦急慌亂的聲音,就趕緊的從廚房里出來.結果苗素問一眼就看到了嬌顏臉上的紅痕,"這是怎麼了?嬌顏這是讓人給打了?誰打的?"

苗素問的話音還沒落呢,從西屋聚躥出來了紹遠.紹遠如今跟阿喜阿祿一起住在西屋呢,他剛剛跟嬌顏分手回到家里,坐下還沒有多大工夫呢."師娘,顏兒怎麼了?"紹遠兩步就來到了馮氏的面前,見到嬌顏那個樣子,不由得著急的問道.

馮氏也顧不上回答紹遠的話了,只是看著苗素問,"表妹,你快幫嬌兒看看,有沒有傷到哪里?"

苗素問伸手,接過了嬌顏,把她抱到了東屋的炕上,然後仔細的給嬌顏檢查,又詢問了嬌顏一些問題,之後才道,"還好,這丫頭就是嘴里面破了皮,別的倒是沒什麼損傷.這是誰啊?竟然打嬌兒.嬌兒這麼點兒的小丫頭,哪里受得了?萬一給打壞了耳朵,那豈不是要後悔一輩子麼?"

馮氏一聽說嬌顏沒事,當下便松了口氣,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喘了幾口氣之後,馮氏這才把剛剛在家里的事情說了出來."我那個婆婆,就是沒安好心,她是故意找茬而的.嬌兒是個急脾氣,看不得我受氣,就頂了幾句,結果就挨了打."

秦紹遠,還有跟著馮氏一起來到苗家的文韜,這倆人一聽是顧秀麗打了嬌顏,當下便不干了,"走,找她們算賬去,憑什麼欺負嬌兒啊?"文韜轉身就要往外走,紹遠也跟著一起,這兩個人平時不對付,但是此刻,卻是意見完全的一致.

文修兄弟幾個也是不例外,六個男孩,呼啦一下子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