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71章 教訓
正是中午快要吃飯的時候,顧家的人都在呢,這邊鬧騰的這麼大動靜兒,顧家所有人都聽到了.顧承仁本來在屋子里看書,等著吃中飯的,廚房那邊的動靜,開始他還真是沒在意.

自己那個娘是個什麼樣子,沒有人比顧承仁最清楚了.顧承仁一聽,就知道這是母親又在打壓哪個兒媳婦了.這種事情在顧家根本就不新鮮,母親要是哪天不來一出,那才是奇怪呢.所以顧承仁根本就沒有理會,只等著待會兒吃飯就行了.

等到馮氏哭喊著抱嬌顏從廚房跑出來,顧承仁這才知道,二哥家的那個小丫頭被打了.說起來那個小丫頭,顧承仁對她的印象還真是挺深的.那樣一個美麗天真的小女娃,甜美的笑容讓人見了就難以忘記.

顧承仁歎了口氣,扔下手里的書.自己這個娘啊,從來就是圖一時的暢快,根本不會考慮以後的事情.她真的以為,二哥回家來了,就是能夠隨便欺負的麼?二哥對那個小丫頭,那是當眼珠子一般的疼呢,閑著沒事去惹那個丫頭,這不是找著不自在麼?

顧承仁站起來就往外走,他得趕緊出去看看,從中勸說幾句,別把事情鬧得太僵了.顧承仁從屋子里出來的時候,正好就是顧承勇盯著李氏還有秀麗,問出是誰打了嬌顏這句話的時候.

顧秀麗在家,那可是被大家伙捧在手心兒里寵著的.她的脾氣又十分的像李氏,只知道圖一時的痛快,根本就不會在意長遠的影響.當她聽到顧承勇的問話時,便很是理直氣壯的站到顧承勇面前,"是我打的?怎麼的?"

顧承勇眼中浮現一抹狠戾之色,抬手就給了顧秀麗一巴掌."嬌兒就是個小娃娃,就算有再大的錯,你也不能動手打她啊?我的閨女,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打了?"

清脆的聲響,響徹在顧家眾人的耳朵里,大家伙都張口結舌的看著顧承勇,誰也沒想到,顧承勇竟然直接就動手打了秀麗.

顧秀麗也愣住了,她抬手捂住了臉頰,眼中含淚的扭頭就摟住了母親,"娘,二哥打我."臉上這一下子,其實打的並不狠.顧承勇手上還是有數的,他根本就沒用力,要是他用力的話,只怕一巴掌就能拍死秀麗了.

但是顧秀麗從小到大,家里人就沒有一個敢動她一指頭的,沒想到今天竟然被顧承勇當眾打了一巴掌.這樣的屈辱,她如何能夠忍受?臉上的痛楚,比不過心靈上的屈辱,顧秀麗一下子就哭的不行了."娘啊,你可要給我做主啊."

李氏這時也氣的面紅耳赤,指著顧承勇聚開始罵道,"好啊,你翅膀硬了,有能耐了啊,連你親妹妹都敢打了.你要是有能耐,你就打死我,你打死我吧."李氏一邊喊著,一邊就張牙舞爪的朝著顧承勇撲了過來,伸手就要去抓顧承勇.

顧承勇一閃身,直接就躲開了李氏的爪子.李氏這一撲沒挨著顧承勇的邊兒,反而是整個人往前踉蹌了兩步,差點兒摔倒.李氏那是什麼人,那就是潑婦一個,當下便直接坐到了地上,然後雙手拍著大腿,扯著嗓子就開始嚎.

"哎呀,不得了了啊,都來看看吧,顧家老二打人了啊.哎呀我這個苦命啊,給人家當後娘,讓兒子給打了啊."李氏坐在地上不起來,就這麼扯著嗓子喊,"老頭子啊,我都讓你兒子給欺負死了啊,你還不出來說話,你這是要讓我死啊."

顧家老爺子這時候趕緊的走上前來,伸手就去扯李氏,"鬧什麼呢?好好地日子不過,這咋又鬧上了啊?快點兒跟我進屋去,在院子里頭這是鬧得個什麼勁兒."

李氏卻是不起來,指著顧承勇哭喊著,"他們都巴不得我死啊,我死了,他們就順心了.自從我進了老顧家的門,他們天天就盼著我死呢.我命苦啊,好好的嫁了個死婆娘的,給人家當填房,當後娘來了."

"後娘不好當啊,人家都大了,誰能把我當親娘,一個個的都恨不得暗地里弄死我呢.哎呀老頭子啊,你今天可得給我做主,你要是不給我做主,我可是活不下去了啊."李氏根本就不聽老爺子的話,依舊扯著嗓子在那喊.

顧家的確是離著別人家遠一些,但是李氏這樣的嗓門兒,隔著二里地差不多都能聽見了.附近的鄰居聽到了動靜兒,這時都好奇的過來瞧熱鬧.還有那四處跑著玩兒的孩子們,這時也都過來趴在顧家大門口往里看.人越來越多,不多時,顧家大門口可就聚了好多人了.

人越多,李氏就喊得越是大聲兒.她就怕別人不來看呢,來看的人越多,她就哭喊的越是賣力."都來看看啊,顧家的兒子有能耐了,回來欺負後娘和妹妹啊.大家伙都給評評理吧,哪有這麼欺負人的啊."

看見門外這些人,顧家老爺子的臉上可就有些難看了,他伸手去扯妻子,卻是無論如何也扯不起來.別看李氏是個女人,可是這撒潑打滾的勁頭兒,還真是不小."老二,你還不趕緊給你娘賠禮?不管怎麼樣,你是晚輩,就不該這樣對待你娘."

老爺子本來就看重妻子,如今見妻子這樣灰頭土臉,披頭散發的狼狽模樣,這心里自然是難受的.也不管是誰對誰錯了,直接就開口訓斥顧承勇.

顧承勇看著眼前的父親,心中卻是冷清一片,他又想起來當年的事情了.那時候李氏經常的虐待他們兄弟幾個,不給他們吃飽,還經常的打罵他們.那個時候,父親從來都不會為他們兄弟多說一句話,只是任由李氏欺負他們.要不然,自己也不會十四歲就偷偷的從家里跑了,實在是那個日子太難了.

之後他發達了,再回來時,李氏已然不敢再像當初那樣對待他了.老父親,對自己也是親切和藹的模樣.那時自己歲數也大了,性子漸漸沉穩,總覺得當年也是自己不懂事,才會讓父親為難.故而對于老父親,也是歉疚不已,只想著多補償一些.

之後他每一次回來,氣氛都融洽的很,父慈子孝,兄弟和睦的.那樣溫馨的場景,就讓他忘記了過往的不愉快,一心想著家人的好了.要不然,他也不會在出事之後,一心想要回家來.

只是可惜啊,這一次他是落魄了回來,跟以往根本就不同了.這才幾天的工夫啊?自己的閨女就被打了.嬌兒才六歲呢,一個小娃娃而已,不管她犯了什麼樣的錯,都不該挨打吧?只要一想起剛剛女兒臉上那紅色的手印子,顧承勇就覺得心里疼的不行.

顧承勇一言不發的盯著老爺子,半晌才說出一句,"我沒欺負任何人,我也不想欺負哪個.但是,別人要是欺負我的親人,就別想我放過他,不管是誰,都別想欺負我的閨女."

顧家老爺子,被顧承勇盯的心里有些發寒.那樣的目光之下,老爺子就覺得,自己心里那點兒小心思,全都無所遁形了."不管咋說,那是我的妻子,是你的娘,你的長輩.你這麼對待長輩,就是不對,你快點兒給你娘賠個不是,今天這事兒也就揭過去了."

在兒子那樣冷清的目光中,老爺子真的是有點兒不太自在,再者老爺子心里也明白,不能把兒子逼急眼了,不然的話,以後的事情可就不好說了呢."老二,我是你親爹啊,你難道連我的話都不聽了麼?"

顧承勇看著老父,見他臉上帶著為難的神色,心中不由得又是一軟.這個是他的親爹,看著親爹這樣,顧承勇心里也有點兒不太舒服.可是今天他不能服軟,今天他要是就這麼給李氏賠禮了,以後他的妻兒,在顧家還不知道要怎麼受欺負呢.

"二哥,今天這事兒是秀麗的不對,她就是被大家伙給慣壞了,其實她沒壞心的.這樣,我替秀麗給你賠個不是.嬌兒如今怎麼樣了?要不要咱們去看看?"這時顧承仁卻走上前來,卻是根本不提李氏的事情,而是直接就開口向顧承勇賠情.

顧承勇神色一松,他看著面前的五弟,這個家里最小的弟弟,"老五,我這次的確是落魄了,走投無路才回來的,這個都沒錯.可是我回來,不是來受欺負的,更不是讓妻兒受欺負的."

"這顧家,我從來就沒欠什麼,我的妻兒,他們更是不欠顧家什麼.不管是哪個,都別想欺負我的妻兒,誰都不行,你們有事情,可以跟我說,但是想要找我妻兒的麻煩,我顧承勇絕對不答應."

"今天秀麗打了嬌顏,我也打了秀麗,這件事就此結束.從今往後,誰要是還敢動什麼歪念頭,別怪我不客氣."顧承勇說完,扭身就走了,臨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又扭頭對老爺子說道,"對了,家里吃菜太咸了,孩子們都不習慣.從今天晚上起,我們自己做東西自己吃,就不跟大家伙一起了."

顧承勇說完,就邁步出去,朝著苗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