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找茬兒
"行了,沒啥大事兒,就是當心一些,不能讓腿亂動,骨頭沒長好之前,千萬不能亂動.藥抓回來之後,一天一副,一副分早晚服用.先吃七日,七日之後,我再另外給換方子.傷筋動骨一百天,回家慢慢養著吧.從明天開始,每天換藥一次,待會兒你們告訴我你家住在哪里.前幾天,我讓嬌娘過去給換藥."

苗素問一邊洗手,一邊囑咐了男孩的家人,然後就擺手讓人家把孩子抬走."對了,等他清醒之後,恐怕會疼的受不了.這里有幾粒藥丸,帶回去,要是他熬不住的話,就吃上一粒.千萬別多吃,這個吃多了,不利于身體的恢複."

"苗郎中,俺謝謝你了,謝謝你救了俺家兒子的命啊."那個一直在哭的女人,這時眼中還有淚水呢,卻是噗通一下子跪在了苗素問的面前,連連的磕頭.

"呀,大嫂你這樣可使不得,孩子就是傷的重了些,倒是不至于丟了命的.我不過是伸伸手的事情,嫂子這樣,我哪里受得起啊?"苗素問閃身躲開,然後伸手攙扶起那個女人.

"嫂子先別說這些,趕緊回去好好伺候孩子要緊.幸虧孩子小,正是長身子的時候,只要看住了,以後不會落下什麼病根兒的.好了,快回去吧,待會兒藥抓回來,趕緊熬了給他喝.頭幾天一定要注意,千萬當心."苗素問又叮囑了幾句.

男孩的父親這時也上前向苗素問行禮,"不知道診費是多少?"人家費心給孩子醫治,當然得給錢的,要不然人家指著什麼生活?

苗素問擺擺手,"先別說錢的事情,等幾日孩子好了,你再來給我診費就行,眼下照料孩子要緊."

男人一見這樣,也不再糾結于這些上面,便同幫忙的人一起,抬著門板往家里走了.嬌顏想了一下,就同剛剛從園子里回來的紹遠一起,跟隨這些人一起走了.她要去給人家換藥,當然得知道他們家住在哪里啊.

嬌顏和紹遠一路跟著,一直來到村子南面的一戶人家,看著眾人將男孩抬進去,嬌顏兩人才轉身回去了.

嬌顏出來也有一上午了,看著天色,已經是中午了呢,嬌顏便直接跟紹遠分手,趕忙回家去.今天可是輪到馮氏做飯了呢,馮氏剛剛回來這幾天,怕是還不習慣.嬌顏有點兒不放心,便急急忙忙的跑回顧家,想要幫一幫母親.

結果,一進顧家的院子,就聽見了李氏的聲音,"敗家的娘們兒,誰家炒菜像你這樣的?你那是燒菜啊,你那是吃油呢.一勺子油就行了,你愣是往里頭倒了兩勺子.敗家玩意兒,你還以為這是在外面呢?你知不知道家里的日子艱難啊."

嬌顏一聽,就知道怕是壞事了,母親向來做飯都不吝惜油的,恐怕今天炒菜放油放的多了些.嬌顏三兩步的就跑進了廚房,就見到李氏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馮氏就在那罵咧咧的.

馮氏低著頭,臉上帶著委屈的神色.可是卻緊閉嘴唇,一聲不出,手里拿著鏟子,依舊在鍋里翻炒著大葉芹.那鍋里,半鍋的大葉芹呢,此時已經炒的都蔫了.馮氏也不說話,拿起鹽罐來,就要往里面放鹽.

李氏卻是二話不說,劈手奪過來了鹽罐,"敗家玩意兒,鹽還用你放?你都費了那些油了,再讓你放鹽,還不知道要往里面放多少呢."說著,李氏自己拿了勺子,從鹽罐里舀出咸鹽來,倒進了鍋里.

李氏一邊放鹽,一邊嘴里還不閑著,"我就是個當奴才的命,老天拔地的,還得伺候你們.你們都是祖宗,我是奴才."

馮氏依舊不言語,只是低頭炒菜.她心里明鏡一般,李氏今天就是故意的.前兩天都是涼拌的大葉芹,今天中午卻忽然說是要炒,可是等馮氏炒菜的時候,卻偏偏就不見李氏來廚房.

馮氏看著這一大盆的野菜,也拿不准應該用多少油,左思右想之下,決定用兩勺.那勺子本來就沒有多大,炒雞蛋用兩勺都不怎麼多呢,更何況是那麼多的菜?馮氏覺得,這樣應該是沒問題了.

可是哪里想到,兩勺油剛剛倒進了鍋里,李氏就進廚房了.她一看到鍋里的油,就開始罵馮氏.說馮氏敗家,眼里沒有她這個婆婆,反正什麼話難聽就說什麼.馮氏這時也明白了,婆婆這是故意的找茬呢.雖然心里憋著一口氣,但是馮氏依舊是忍了下來,干脆啥話都不說,就是悶頭炒菜.

李氏連說帶罵的,可是把嬌顏給氣急眼了,"奶奶,家里也不是過不下去了,十幾口人吃菜,不過是兩勺油,你至于的麼?要是舍不得油,那就開水燙了拌著吃,干啥非得炒?"嬌顏也不管那些,張口就說道.

馮氏一聽嬌顏說話,就知道要壞,婆婆擺明了這是要找後賬,清算昨天文修他們打人的事情呢.本來李氏就對嬌顏不滿意了,今天嬌顏再這麼說,恐怕是要吃虧."嬌兒,還不給我滾出去,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兒麼?"馮氏不等李氏開口,趕忙就訓斥女兒道.

嬌顏被馮氏這麼一說,當下也想明白了事情的關竅,"娘,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麼?"說話間,便跺了跺腳,然後轉身就要往外走.

"死丫崽子,你給我站住.你個死丫頭片子,把你能耐的不輕啊,你敢跟我這麼說話?"李氏這時卻是抓住了機會,不依不饒起來.她今天就是找茬的,可是無論她怎麼罵馮氏,馮氏都不知聲兒,李氏覺得實在是沒意思.

倒是沒想到,那個死丫頭突然冒出來了,小丫頭脾氣挺沖,一下子喊出來,可就讓李氏抓住機會了."哎呀,老天爺啊,你怎麼不打個雷,劈死這些個不敬重長輩的小畜生啊.她個死丫頭片子,賠錢貨,也敢要我的強.我可是她的奶奶啊,這麼大逆不道的畜生,就該好好的收拾你."

李氏拖著大長音的喊著,那聲音整個顧家都能聽見.吳氏還有趙氏今天不用做飯,可是她們也都擔心馮氏,故而就離著廚房不遠,暗地里留意著呢.

剛剛雖然聽見李氏在罵馮氏,但是那個場景她們早就習慣了,故而並沒有出來勸說.看著馮氏還行,挺能沉住氣的,不管別人說啥,就是個不吭聲.對付老太太,就得來這招,她罵著罵著沒人回嘴,就會覺得沒意思不罵了.

吳氏和趙氏聽到老太太在罵嬌顏,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怕是不好辦了.兩個人就邁步要進廚房,勸說李氏.可是還沒等妯娌兩個走進廚房呢,就見到顧秀麗幾步便躥進了廚房,二話不說的上去就給了嬌顏一巴掌.

"小丫崽子,你敢跟我娘叫板?打不死你."顧秀麗惡狠狠的說道.

嬌顏只防備李氏去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顧秀麗忽然沖了出來,這一下子,她挨的可是很結實.顧秀麗的手勁兒不小,嬌顏一下子就跌坐在地,細白的小臉上,登時便腫了起來,幾道紅色的指印鼓起老高.

"嬌兒,嬌兒你怎麼樣?"馮氏一見閨女被打了,哪里還能鎮定,當下便扔了手里的鏟子,一把抱起了嬌顏."嬌兒,你快跟娘說話啊,你沒事吧?"馮氏急的喊道.

嬌顏只覺得眼前有無數的小星星,耳朵里面嗡嗡的響,而且嘴里有股子鐵鏽的味道,應該是哪里出血了.她甩了甩頭,"娘,我沒事,就是臉好疼,耳朵里面有聲音."

馮氏一聽這個,便啥也不顧了,抱著嬌顏就往外跑.正好迎面碰上了下地干活的顧承勇,以及進山撿柴禾的文修幾個.顧承勇一見到妻子眼中含淚的抱著閨女,當下就大吃一驚,"紫玉,這是怎麼了?"

文修幾個也急了,"娘,這到底是咋了?嬌兒咋還挨打了呢?"嬌顏臉上那紅印子,一看就是被打了的.

馮氏哪里還顧得上跟他們解釋什麼,抱著嬌顏急乎乎的就往外跑.她得去找苗素問,讓苗素問給嬌顏看一看.小孩子被打了耳光,要是打的狠,有時候不是歪了嘴,就是聾了耳朵呢.這可不是開玩笑,馮氏哪里能不著急?

文修幾個一看這樣,也都跟在馮氏的身後朝著苗家跑."娘,你等等,別跑那麼快,看著點兒腳下啊."文修一邊跑一邊喊道.

顧承勇當然是也想跟過去看看的,可是還沒等他抬腳要走呢,屋子里就響起了李氏那尖銳的嗓音,"敗家的娘們兒,鍋里的菜還沒盛出來呢,再不往外盛,就全都糊了.你往哪里跑?還不趕緊回來干活."說話間,李氏便從屋子里追了出來.

此時,吳氏和趙氏也忍不住了,連忙上前來,幾步進了廚房,趕忙把鍋里的菜盛了出來.這個時候,要是不幫著把飯菜弄好,待會兒老太太就更有鬧騰的了.

顧承勇轉過身來,冷冷地看著李氏,"剛剛是怎麼回事?嬌兒是誰打的?"